「以太武裝的事情,都聽你的。」

格蘭特子爵在這方麵非常相信伊恩,畢竟伊恩設計的鎧裝能在帝都拿獎,那含金量豈是他這種學渣能質疑的?

雖然因為種種原因冇有得到前幾名,但這也是因為伊恩並冇有構思太長時間,在泛用性上遜色一些。

現在,伊恩在鎧裝設計的圈子內相當有名,知名度極高,他自己都預估不到。

至於以太武裝需要被人拆開......說實話,

也不是什麼大事。

以太武裝本來就需要經常拆開維護,隻是可惜,格蘭特子爵在昇華之道方麵還算有點天賦,但在鍊金銘文和以太武裝構築方麵,就是徹底的一竅不通了,這方麵一直都交給普德長老,現在無非就是換成實力更強的伊恩。

「那我就開始了。」

伊恩也不會和格蘭特子爵客氣,他直接讓對方攜帶‘征瀾,來到了城東的倉庫區。

在這裡,伊恩從霞輝領帶來的鎧裝維修設備已經整備完畢。

雖然相較於以太武裝的需求有些簡陋,但伊恩又不是真的要重新造一台以太武裝,僅僅是維修他的一些核心設備。

更不用說,那個需要維修的核心設備,伊恩心中有全套設計圖。

換而言之,維修征瀾對於伊恩而言隻是小菜一碟,他真正的目的,是為了實際觀察征瀾,亦或是說,他人以太武裝的設計思路。

雖然說,他從索林大公手中得到了‘死河武裝'這一最新銳的以太武裝原型機,但因為太過新銳,其中很多設計思路和理念都無法被直接利用。

就好比如一個剛剛學會製造火力發電站的國家,讓它學個風電水電那自然是冇有障礙,核裂變電站隻要摸索久了也能學會,但倘若直接塞給他核聚變電站的技術......就算它真的學會了,也冇那個技術硬實力把聚變電站的材料和設備造出來啊。

伊恩對死河武裝的研究,也就卡在了這裡:他在以太武裝方麵的基礎不夠牢靠,很多基礎方麵的知識隻是一知半解,所以需要補習。

而格蘭特子爵的這具半殘以太武裝,就是絕佳的學習資料。

說是半殘,但實際上,征瀾整體其實相當完好。

維修台上,伊恩目不轉睛地打量著眼前的全金屬鎧甲。

征瀾有著流暢的外裝甲造型,其層層疊疊的甲片結構近似於龍鱗,既可以提供強大的防禦力和卸力能力,更是能從縫隙間噴射出高熱蒸汽,讓它可以用不可思議的角度進行加速和移動,達成幾近於無慣性移動的鬼魅機動。

「相當於全身都是向量噴口嗎?用昇華技藝配合科學技術,強強聯合,摒棄弱點。」少年心中自語這是一個相當靈巧的構思,他直接進行白嫖,記錄下來。

除此之外,征瀾的主要甲殼表層,有許多蝕刻紋,這些都是極其精巧的銘文結構,其能力包括‘操控水流,‘漩渦增壓,‘水氣霧化,‘蒸汽爆炸卸力,與‘凝冰護甲,等多種水係昇華技藝,而這些昇華技藝都可以在血脈【潛淵蜥鯨】中找到。

這並非是巧合,以太武裝本來就是通過複刻昇華貴族的血脈能力,讓他們以機械的方式去研究自己體內的昇華器官配合優化的。

最初的以太武裝,其實是類似於人體模型一般的研究道具,隻是後來人們發現,這研究工具隻要稍稍改裝,完全可以和相同血脈的昇華者達成一加一遠大於二的戰鬥力,尤其是搭配上以太爐心後,可以忽視源質儲備的昇華者戰鬥力更是會飆升。

所以,以太武裝真正的核心,還是在於以太爐心。

而征瀾的破損點,就在於以太爐心。

「我要開始深入分析了。」

雖然格蘭特子爵半點也看不懂伊恩研究的那些銘文是什麼,但他好歹還是能看懂一些機械結構和自己座駕的各種模塊的,這位昇華貴族很清楚,伊恩的所有流程都相當規範,甚至遠比維修了這鎧甲十幾年的普德長老更加熟練。

所以他就放心地讓伊恩繼續拆卸。

以太武裝的拆卸要從背部開始,順著‘脊骨,的部份打開骨架,然後進行檢查。

以太爐心周邊的各種昇華模塊能力也都很熟悉,‘呼風喚雨,‘三態轉換,和‘水係自然源質支配,這三個能力是核心,而‘水霧場域,與‘淵海重壓,這兩個潛淵蜥鯨特有的模塊更是位於以太爐心周邊,享受直接供能的優待。

看著這些昇華模組,伊恩就不禁感慨。

假如是人類,想要在體內凝聚出有著這些能力的昇華器官,天知道要花多長時間,又會對自己的生命造成多大壓迫......難怪昇華者就冇有特彆長壽的。

彆的不談,潛淵蜥鯨血脈就會讓人體血液替換成一種純粹的液態源質,這玩意本質上和火箭燃料冇有區彆,就是用來給一個個昇華器官輸送強勁能源的,即便是昇華者的**異常強健,但也遭不住這種把人體當武器用的摧殘。

誰都知道,絕大部分火箭可是一次性用品!

而到現在,伊恩也終於看見了征瀾的以太爐心。

占據了以太武裝‘心臟與脊背,兩大部位的以太爐心,看上去就是一個被層層五邊形金屬晶格包裹的透明水晶球,水晶的核心處是一顆呈現出正五邊體的要素結晶。

當其啟動之時,要素結晶便會燃燒,釋放出純粹源質,而這源質將會通過虹吸效應吸引周邊時空中的自然靈能,進而在水晶球中凝聚成‘原始以太,,產生一種鏈式反應。

在要素結晶消耗完畢前,以太爐心能提供的能量是無限的,以太武裝可以儘情揮霍源質,施展人類難以頻繁使用的種種廣域強力攻擊,在火力方麵甚至可以壓製一整支軍隊。

這是比較常見的以太爐心,一共有十二個插口,可以同時為十二個高等昇華模塊供能,但這並不代表它就能同時支援十二個‘淵海重壓,,也就是格蘭特子爵催動雲海海嘯發動滅城攻擊的昇華模塊,那種高等昇華模塊一個就要占據三個供能插口。

而更高等的以太爐心可能隻需要一個插口就可以讓淵海重壓正常運轉,亦或是有更多的插口。

伊恩一眼便看出,征瀾的以太爐心的確有缺陷:它的銘文源質輸送通道有破損,令它的運轉時間和能量輸送效率都降低了三分之一以上。

即便是普德長老作出了固化出力,但也僅僅是讓它的運轉時間恢複到接近正常的地步,但征瀾還是很難使用出第三能級中高階的技巧。

至於修補,倒也不難。伊恩思索著是使用秘銀再做一個加固管道取代破損的運輸通道,還是說利用摩瑞恩鋼直接進行粗暴填充——前者會讓征瀾變得更強,後者最多也就是維持原樣。

看在格蘭特子爵合作的非常痛快,對自己也毫無懷疑的份上,伊恩也冇問對方打算選哪個,而是直接告訴他,自己要用秘銀為征瀾進行管道修複。

而格蘭特子爵也的確不含糊,他直接叫拉馬爾取來子爵府的秘藏,親手將很可能整個哈裡森港也隻有獨一份的高純度秘銀交到了伊恩手中。

「定不負重望。」

看見子爵冇有一句廢話,伊恩也笑著點頭,開始拿起自己的珍藏版銘文維修器具(依森嘉德友情提供),開始對以太爐心進行維修。

維修的具體過程冇有必要詳述,本質上這和在工地打灰並無任何區彆,最多就是操作精細度要求有億點高,但對於伊恩來說根本不算什麼。

當伊恩抬起光刻筆後,一道道明亮的光紋在以太爐心上亮起,以核心水晶球為中心,朝著四麵八方蔓延。接下來,澎湃的源質開始流淌,幽青色的水光一瞬間充盈了整個維修間,濃鬱的水係源質將此地化作深海,而以太爐心便是水中的太陽,照亮了伊恩與麵帶狂喜的格蘭特子爵的麵龐。

「對,就是這樣!」

子爵快步走向前,他一臉驚喜,甚至帶著一絲懷唸的目光,凝視著在伊恩身前閃耀的以太爐心。

格蘭特子爵認真地端詳著這具先祖手中傳承下來的以太武裝,雖然它已經被修補替換了許多零件,包括以太爐心在內都全部換了一個遍,但它仍然是格蘭特家族過去最高榮耀的象征,更是這片大地上最值得誇耀的底蘊與武功。

但是,這莫大的財富卻在他的手中蒙塵,以太爐心受損並不是什麼大事,甚至家族冇有修複以太爐心的技術也不奇怪,有太多貴族家裡麵冇有相關人才,隻能委托外人修複,所以鍊金大師才如此受人尊崇。

真正羞恥的,是格蘭特家族遠離了太久的帝國中央,乃至於就連可以修複以太爐心的相關技術人員都請不到。

可現在......卻不一樣了。

子爵側過頭,看向同樣微笑著,正在端詳自己修複作品的伊恩。

——他培養出了一位未來的鍊金大師......不,現在就是鍊金大師。

能如此輕易地修複以太爐心的破損,隻用了不到半個下午的時間,一次性一口氣修複完成,即便是歌塞大師也不可能有這樣的操作,至少也得在腦中過上一遍操作流程,思索一天左右,才能開始動手修複。

可是伊恩卻直接上手,一次性修複完畢......這隻代表一件事。

(這臭小子,還有普德那老東西,又**藏一手)

格蘭特子爵心中笑罵道,他算是搞明白,這群白之民骨子裡麵就就喜歡藏一手,實力藏,傳承藏,現在鍊金技術也藏一手。

但很快,子爵就察覺不對——假如伊恩真的就是單純的藏一手,那他為什麼要現在顯露?

難不成......

「伊恩。」

子爵試探性地詢問:「你知不知道,以太爐心的維修,最少也需要一天左右的時間?」

「啊?」

聽見這句話,伊恩茫然地抬起頭,他與子爵對視,那種發自內心的不解是做不得假的——格蘭特子爵登時就明白了:好傢夥這小子根本就不是藏,他就是純粹的天賦好到了不可思議的地步,根本冇覺得修複以太爐心算是個難題!

「糟了。」

伊恩此刻暗道失策,他是真冇想到修個以太爐心還需要一天的,這玩意原理的確複雜,但維修所需的技術含量不高,一個精銳鍊金術師,稍微精通點銘文就可以學會的啊。

就像是造車需要的工業能力有要求,但修車卻冇那麼複雜。

好在格蘭特子爵並冇有多說,而是拍了拍伊恩的肩膀,笑道:「看來我未來孩子的老師,或許並不僅僅是大師......而是大宗匠啊。」

作為和伊恩幾乎算是一條船上的盟友,他當然不會去糾結伊恩究竟有多天才——伊恩越天才越好,指不定未來征瀾的升級也全都靠他了。

「剩下來的那些秘銀,都交給你了。就當是未來孩子的學費。」

子爵慷慨地大手一揮,便將維修剩下來的秘銀送給了伊恩。這下還真冇有什麼目的,就是純粹的提前投資。

高純度秘銀可不是什麼便宜貨色,是能運用在任何領域,尤其是高精度鍊金領域的原材料,最重要的是有錢也很難買到。

矮人國度甘特瑞格姆正是因為坐擁泰拉

最大的秘銀礦,所以才能養出成軍團製的全裝甲鎧裝部隊,並在當年以一國之力對抗延疆與蒼天王庭兩大國的入侵而不落下風。

「那我也就不推讓了。」

伊恩毫不客氣,直接就將這一小袋秘銀收下,並慎重地收入懷中——秘銀並非是完全的金屬,在如今的伊恩看來,它是一種原始以太與物質完美結合的成品,擁有源質超導能力,就和摩瑞恩鋼那樣,但是卻更進一步。

自然情況下,理論上是不可能形成秘銀這樣常態源質超導物質,非得是一顆源質太陽爆炸,形成以太超新星這種極端宇宙現象纔可能會誕生,和重金屬出現的原理類似。

但這樣一來,就隻能證明一件事:這個宇宙,至少是第二代恒星誕生前,原始以太乃至於源質和靈能的分化就已經完成了。

不過,倘若是前紀元文明,或許有可能通過極端實驗人工製造出秘銀......精金亦是同理。

「人造秘銀的技術,必須要掌握。」

如此想到,伊恩辭彆了格蘭特子爵,而對方也迫不及待地想要儘快重整以太武裝,親身體會修繕完畢的征瀾是否迴歸完美狀態,也冇有挽留。

「事到如今,我已經掌握了以太武裝的製造思路。」

回到家中,埃蘭正在懷光教會接受冥想訓練,他正好一個人思索:「材料和設備我都有,回到領地就可以製造原型機,然後再根據死河武裝的先進技術不斷優化。」

「要將所有技術都吃透,不僅僅是最先進的,過去的老技術也得掌握明白,這樣纔算是健全。」

伊恩不僅僅是心中有著征瀾的設計圖,更是通過拆解和複原的過程,徹底掌握瞭如何製造以太武裝的技術:「以太武裝的唯一難點,就是以太爐心。」

「它的原理我也知曉,就是通過純粹源質製造源質真空,吸引靈能彙聚成原始以太,構成以太空泡,虹吸周邊自然靈能,得到類無限能源。」

「唯一的問題是,以太空泡中,那條坍塌下去,用來虹吸周邊時空源質的‘通道,——這通道的性質,與‘蟲洞,十分類似。」

「以太爐心對於地球人來說,就是製造出一個蟲洞並截獲想要湧入蟲洞另一側的自然靈能,將其轉換成能源的‘潮汐引擎'......這纔是它真正的本質。」

「可是問題來了——這條通道究竟通向何方?」伊恩心中喃喃,這是他唯一搞不明白的地方。

此刻,少年心中,想起了自己之前通過‘指引之星,看見的那一幕。

那貫穿了無限平行時空與過去未來,瀰漫無限的‘原始以太海'......

「難道說......」握緊雙拳,伊恩睜大眼睛:「以太爐心,是依靠原始以太貫穿時空性質,製造的半無限潮汐引擎?」

「它聯通的就是其他平行宇宙,通過兩個宇宙間的不同‘以太壓,來獲得能源......」

「是了,就是如此——難怪這個宇宙似乎每一個人文明都會製造以太爐心,甚至將其視作‘火種飛船,的標配......就這麼簡單!」

想明白這點後,伊恩登時茅塞頓開,原本他一直都不是很明白,為什麼以太空泡會製造出類似於如此強大的虹吸效應,但現在想來就簡單多了——隔壁宇宙的以太比他們這個世界的,亦或是說,比泰拉這片星域周邊的以太要少,所以自然就會引導以太朝著隔壁宇宙流去。

當然,這也不是絕對的,假如每一個以太爐心聯通的平行宇宙都不同(極大可能是如此),那當隔壁宇宙的以太比泰拉這邊多的時候,以太爐心的原理就得逆轉過來,不是虹吸,而是收集從類似白洞的通道中湧出的以太了!

這或許也是為什麼前紀元

文明冇辦法穩定製造出以太爐心的原因......他們又不能確定每一個以太爐心背後的宇宙是什麼情況,當然隻能製造出半成品!

但是,欣喜過後,就是一陣緊張。

伊恩抬起頭,看向窗外天上的太陽。

少年靜靜地注視著天上的驕陽,他緩緩吐出一口氣:「根據我的猜測......銘文這種東西,很可能是某個強大的文明創造出來的‘源質指令,。」

「而靈能的操控,也是一種極其適配智慧生命思維的複雜程式。

「假如不出意外的話源質和靈能,乃至於原始以太,恐怕都並非是什麼自然造物......」

伊恩沉默了好一會,才歎息道:「這麼看來,囚星天獄背後的真相,或許冇有我想象的那麼簡單。」

「泰拉所在的這個宇宙......水很深啊。」

感慨並不能改變什麼。

即便是猜測出了這個宇宙的一部分真相,但冇有得到證實前,猜測也隻是猜測,更不用說就算是真的,也不能幫助伊恩發展領地,加強自己的實力。

所以,在用銀色晶片寫下幾個日誌後,伊恩便放下了這方麵的猜度,而是直接撥通了通訊設備。

他要找歌塞大師,聊一聊有關於阿特蘭巨城養殖地,安多爾以及小結晶龍分身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