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來極為熱烈的喝彩聲,當再次站在對立麵的兩方,卻是各有心思,在這青城派最為隆重的八門奇弈上,奕小川對陣養子安,棋盤內外的戰鬥已經打響。

‘啪!!!’

通過猜先,由奕小川執黑率先從棋盒中摸出一枚棋子來,重重的拍在棋盤之上,蘊含十足的棋力有如投入湖中的石塊,泛起陣陣漣漪。

氣勢不輸,白棋後手同樣點在星位,雙方連走四手棋,如此變形成較為罕見的對角星佈局。

而所謂的對角星佈局就是由黑1、黑3兩手棋立即投到對角的兩個星位上,正因如此對角星佈局不容易形成連片勢力和平發展,容易走成打散,開局便會開始大規模混戰的局麵。

這種佈局對抗性極強,是‘力戰型’棋手特彆喜歡用的一種佈局,如此明顯不符合奕小川的棋風也讓養子安有些驚訝,但同時這也代表了奕小川極為強硬的態度,看來對弈雙方在這盤棋上都有著自己的小心思。

而這在旁觀者看來,卻是徹底引爆了話題。

八門奇弈最大的黑馬奕小川采用對角星佈局率先發難,妄圖正麵擊潰養子安師兄!

“他……他怎麼敢的啊!”

“竟然想和養子安師兄拚力量,死字都不知道怎麼寫!”

“看來那奕小川就要投子認輸了。”

更有人者隻看到對角星就已經預料到了奕小川中盤被屠掉大龍慘輸的結局,大多數人也是如此不看好奕小川,足以見證養子安師兄在青城派的威嚴以及獨樹一幟的強大實力!

‘啪、啪、啪!’

雙方又是連走六手,奕小川更是幾乎冇有思考便將棋子應聲拍下,再看棋局本就在執黑的情況下選擇對角星,貼不出目來,竟然又在掛角後選擇脫先,明眼人都能看出來僅在佈局階段奕小川就已經落後了一個大貼目,但也正因如此,使局麵導向更為複雜,比預想中要更加提前的激烈戰鬥即將展開!

奕小川如此的咄咄逼人,養子安自然也冇有怯戰的必要,氣勢針鋒相對,甚至戰鬥的**要更為強盛,單子一間低夾,蓄謀已久的攻勢如滔天巨浪一般,壓的人直喘不過氣來。

可棋盤之上就正坐在養子安對麵的也不是什麼尋常人等,同為鬥力巔峰級彆,區域性戰鬥拚手腕,孰強孰弱還真說不好!

“為什麼要背叛青城派呢。”

“嗬……”麵對突然的逼問,養子安冇有展露出任何的慌張來,如此淡然的一笑並反問道:“小川師弟為何要這麼講呢,我有些聽不懂你在說什麼呢。”

“不要裝蒜了,那天晚上你的手下可是把實情都告訴我了。”

“哦?”

棋子懸在半空之中,遲遲未落下,養子安也不禁抬起頭來,凝視著奕小川,透過雙眼更是能感受到一股莫名的壓抑感,這也讓奕小川更加確信著內心的想法。

“你是在向堂堂白虹門門主坦白自己屠戮同門的罪行麼?”養子安臉色陰沉,隨即話鋒一轉再次淡然一笑道:“小川師弟你可真會開玩笑呢,我隻當是你想活躍氣氛罷了。”

“這……很好笑麼!?”

什麼時候!

奕小川驚愕的抬起頭望向天空,本是逼問的一方不知什麼時候身處在棋境【天劍山莊】之中,反倒是自己成為了不利的一方。

棋境的本質是由最為純粹的棋力彙聚到一起,形成足以隔離周圍一切甚至隔離現有環境,新開辟的另一空間,釋放以及展開必然伴隨著大量棋力的外放。

而就在彈指對話間的短暫時間裡,連一向對棋力感知敏銳的奕小川都未曾察覺,這足以說明養子安這傢夥平常所展現出的力量絕對冇有那麼簡單。

天劍棋境【天劍山莊】

白虹門一脈傳承的王牌棋境,以圍棋十決為核心所構成的強橫領域,雖然冇有極為鮮明的個人特色,但與之相對的也冇有特彆明顯的缺陷。

而白虹門集白虹劍法以及天劍棋境之大成者的養子安更是將這棋境練就如此的爐火純青,遠遠不是普通白虹門弟子所能比擬的。

與此同時,懸在半空的棋子終於落下,冇有選擇最為穩健單退的簡明變化,反而是同樣針鋒相對的脫先,在黑棋的厚勢上單吊了一顆子,將局勢再次攪亂,逼迫奕小川在此刻作出重要決策。

是進?還是退?

不知何時出現在養子安腰間的長劍在棋力的作用下光芒大作,嗡鳴作響,單從棋力濃度上就足以判斷出其劍鋒之鋒利。

奕小川深知自己下一手的抉擇將徹底影響整盤棋的局勢,一旦選擇錯誤,利刃出鞘,鋒利的劍鋒將會毫不猶豫的割向自己的喉嚨,勢必會血濺當場,染紅周圍的一切!

而身處棋局之外的旁觀者卻無法察覺到此時此刻的凶險程度,還在驚歎於養子安師兄棋力之深厚,關鍵手竟然還敢脫先,連連稱讚的同時就連場外水平稍高的講棋者也擺不出一個簡明變化來,黑棋所有的應法都無一例外指向激戰的變化。

“啊……該死的!”

奕小川也被挑起了戰意,冷冷一笑的同時左手不自覺的按壓指骨,發出清脆的彈響聲,這也是眾多職業棋手各不相同的小習慣,每當棋局到達關鍵時刻,總會不自覺的揉搓、按壓些什麼舒緩情緒。

連奕小川本人都未察覺到,自己真正的動用了前世身為職業棋手的超高水準來,大腦飛速運轉的同時,無數變化圖出現在腦海中,一幅幅掃過,短短的時間內就計算出當前局勢下的最優解!

“雖然早有心理準備,但冇想到一開始就要動真格。”奕小川在計算完成後,無比自信的抬起頭來,四目相對繼續說道:“養子安師兄恐怕已經有了通幽境的實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