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寶此次回崑崙山除了拜見師尊外,還有一件事情便是找玄誠子商議須彌淨土上線事宜。

在兩人切磋過後,便和玄誠子一邊下棋一邊聊起了這件事。

“自我大乘佛教入主靈山之後,便立刻開始推廣須彌淨土,有大勢至、緊那羅等人配合宣傳,推廣效果還是很好的,估計正式上線後就算不能像靈境那樣遍佈全洪荒,應該也會有一大批擁躉,到時也能賺得一筆不菲的功德……”

多寶和玄誠子說起這些事情時不像是一教之主,反倒像是領導彙報工作的管理。

事實上也的確如此。

多寶他即便脫離了玄門,自立了大乘佛教,但他實際上還是聽命於玄誠子。

不僅僅是他,其他的那一千餘玄門弟子也都一般無二。

玄門弟子間的凝聚力不是距離和名分就能割捨掉的。

現在多寶他們就像是開辟殖民地的大臣,儘管有著相對完整獨立的權利,但他的根底還在東方崑崙山,還在玄門!

玄誠子聽完了多寶所說的情況,笑著道:“這些事情你做得都很好,按照你的方式繼續下去就行了。關於功德錢幣這一塊,你和金靈、無當兩位師妹多多交流一下,這些都是她們在管。

後期如果需要廣告宣傳的話,可以再去找一下雲霄三姐妹,她們現在的廣告事業正如火如荼,蒸蒸日上,已經賺了不少功德錢幣了。”

多寶微微頷首,“巧了,我正準備說這件事呢。她們的要價太高了,我隻是要包下靈境資訊平台一個元會的首頁廣告位,居然要收我一個億的功德錢幣,還說已經給我最大優惠了……

這件事可得大師兄你出麵,她們三個向來聽你的話。”

“行,這個忙我肯定得幫。”

玄誠子笑著道:“她們現在是被功德錢幣迷了眼,正好趁著這個機會敲打一下。賺取功德雖然重要,但咱們之間的同門情誼更加重要!”

多寶滿意地點點頭,“還是大師兄說話在理,那我就靜候佳音了。”

玄誠子大包大攬地道:“放心好了,做師兄的至少給你爭取到九八折!”

“那可太感謝了!”

多寶對此很滿意,連連道謝,然後試探道:“還有網絡運營費能否再給打個折扣?大師兄你也知道大乘佛教初創不久,要用功德的地方很多,師弟我自身功德都投入進去了,就差變賣靈寶了……”

他所說的網絡運營費是指大乘佛教向玄門租借網絡的費用,是比廣告費更加高昂的一筆功德。

玄誠子總算明白他來找自己是乾嘛的了。

這是來哭窮的啊。

剛剛廣告費已經給他免了兩百萬功德了,居然還想著從網絡運營費上下手。

不地道啊!

似現在這般玄門和大乘佛教分開發展,也是玄誠子的主意。

他把須彌淨土這個項目直接交給了大乘佛教來運營,但各項運營成本都要大乘佛教自己來承擔,日後收益也歸大乘佛教所有。

這樣多寶這些離開玄門的弟子雖然不再享受玄門的分紅,但卻有了屬於自己的分紅。

而且這樣分開發展也能避免壟斷,使得玄門弟子有了競爭對手,不再安於現狀。

雖然這個辦法是存在分裂的風險,但隻要把控得好,從長期發展來看是十分有益的。

更何況隻要三位師長還在,又能有什麼分裂的風險?

許久之後,在多寶的軟磨硬泡之下,玄誠子無奈答應了他再給一點折扣的請求,後者這才收起那副“你不答應我就不走了”的架勢,作揖告辭後駕著祥雲消失在西方天際。

多寶走後不久,鏡湖上空閃過一陣漣漪。

傳送法陣被觸發,一頭體型龐大的黑白凶獸自空間漣漪中飛出,在空中劃過一道弧線,載著背上的絕美女仙緩緩落在湖邊。

另一隻胖墩墩、圓滾滾的黑白凶獸自岸邊的竹林中跑出來,連滾帶爬地湊到旁邊,人立而起的同時兩隻前爪抱在胸前上下晃動,醜萌醜萌的臉上露出人性化的討好笑容,嘴裡發出銀鈴般的女聲,“主人您回來啦?主人您外出辛苦,要不要俺給您鬆鬆筋骨?”

龍吉對它那兩隻比自己人還大的熊爪敬謝不敏,伸手取出兩顆碩大的蟠桃。

“暴風看家,火焰出行,都有功勞,所以你們兩個都有份。”

說完,便把兩顆蟠桃丟了出去,分彆飛向兩隻食鐵獸。

暴風和火焰立刻露出欣喜的笑容,各自接住一顆蟠桃送入嘴裡。

蟠桃入口,立刻便化作精純的靈力湧向它們的四肢百骸,五臟六腑,被它們煉化成自身的法力。

在它們煉化蟠桃靈力之時,龍吉已經來到玄誠子身邊,恭敬地作揖一禮道:“弟子拜見師父。”

玄誠子微微頷首,讓她在自己對麵落座,然後和聲問道:“事情辦得怎麼樣?”

“一切都已經辦妥了。”

龍吉正色道:“雲中子師叔按照您的設想作出了建造方案,我父皇和金靈師叔也給出了不少建議。”

說著,她取出一枚玉簡遞了過來,口中道:“這是最終的設計方案,如果師父您覺得冇有問題的話,天庭那邊立刻便可以著手籌備了。”

玄誠子放出神念探入玉簡之中,一幅恢弘雄偉的藍圖立刻呈現在他腦海中。

隻見茫茫混沌中,三千座雄偉的要塞緊密相連,形成一道巨大的防禦網,將天圓地方的洪荒世界包裹中間。

這是一個無比宏大的工程,他們要以三千大世界為基石,以四象伏魔大陣和虛空挪移大陣為紐帶構建出來的洪荒外圍防禦長城。

簡單來說,便是用無數座四象伏魔大陣和虛空挪移大陣把三千大世界連成一線,形成一道將洪荒世界包裹在內的防線,用於抵擋來自洪荒之外的一切危險。

要做到這一點,首先便是在三千大世界中佈下四象伏魔大陣,將三千大世界改造為防禦要塞,再於混沌中佈下虛空挪移大陣,使得各個要塞之間能夠緊密聯絡。

同時也讓三千座四象伏魔大陣能夠彼此呼應,形成包裹洪荒的防禦網。

這樣的工程量自然不是他一個人能夠做到的。

即便是聖人,想要做到這一切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這是要去混沌中搞基建!

不同於在洪荒世界內佈陣,在混沌中佈陣必須要有大羅金仙坐鎮,不然根本冇可能在混沌中活動。

這是一個大難題。

畢竟大羅金仙放在任何一方勢力都是絕對的核心人物。

即便是玄門弟子中,大羅金仙的數量目前也冇有突破兩位數大關。

還得再加上大乘佛教才行。

所以這件事必須要動用天庭的力量,還有那些北俱蘆洲的那些妖族大能也得調用起來。

說不定之後還得藉助人族的力量。

與其讓人族在內鬥中消耗力量,還不如為了洪荒世界的安寧穩定,把這份力量貢獻到生產建設中去。

對,這就麼辦。

不能再讓他們繼續爭鬥下去了。

腐朽的大夏王朝該毀滅就毀滅吧,人族也是時候誕生新的王朝了。

這般想著,玄誠子望著龍吉道:“這份藍圖為師要拿去向你師公請教,你若有暇的話就去一趟南贍部洲,從那些諸侯中選一位合格的人王,助他推翻大夏王朝,儘快建立新的秩序。”

《重生之金融巨頭》

龍吉以手扶額,無奈地道:“怎麼弟子纔剛回來,師父就又趕我走啊?”

玄誠子笑道:“你也可以先歇息一些時日,我讓袁洪去也行。”

龍吉連忙道:“袁洪師弟正在衝擊金仙道果,還是讓他好好閉關修行吧,這事交給弟子去辦就行。”

玄誠子微微頷首:“嗯,你去我也比較放心。”

龍吉眼中閃過一抹喜意,恭敬地作揖一禮,“弟子這就去了。”

“嗯。”

玄誠子點了點頭,“你孔宣師叔最近一直在南贍部洲,八成也是看到人族自相殘殺於心不忍。他對人族也有很深的瞭解,你挑選新的人王時可以詢問一下他的意見。”

“弟子明白。”

龍吉也知曉孔宣師叔與人族之間的因果,對玄誠子的話頗為讚同。

“等弟子到了南贍部洲,便先去尋孔宣師叔,請他和弟子一起去挑選新的人王。”

“嗯,如此最好。”

玄誠子放心地點了點頭,“去吧,等你忙完了這件事回來,為師好好犒賞一下你。你也可以提前想好要些什麼,想好了便告訴為師,為師也好提前準備。”

“嗯?”

龍吉瞪大了眼睛,清澈的眼眸中好似有閃亮的星辰劃過。

她驚喜地望著玄誠子,“弟子想要什麼都行?”

玄誠子看著她眼中一閃即逝的精光,冇來由地升起一股不好的預感,連忙道:“隻要彆太過分就行。”

龍吉點點頭,喜滋滋地笑道:“那咱們就說定了!等弟子完成了這次的任務,師父您可得答應我一個要求!”

“是犒賞。”

玄誠子在努力找補回來。

龍吉笑著道:“對,是犒賞,由我自己來選擇獎勵的犒賞。”

玄誠子:“……”

失誤啊。

這小丫頭片子是跟誰學的,怎麼變得這麼精明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