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贍部洲北部,有大河橫貫東西,寬足有一千二百裡,幾乎將整個部洲一分為二。

這條大河便是四瀆之一的黃河。

商丘便是建立在黃河中下遊的一座雄城。

城牆高足有百丈,城廓長約十萬丈,整個商丘城從外圍看起來就像是一座雄偉的堡壘。

但城內卻林立著數不儘的樓閣亭台,街道寬廣整潔,行人如潮,一派繁華盛世之景。

在城池上方還有著一座座宮殿式建築懸浮於白雲之上,看起來好似人間仙境一般。

“冇想到一元會冇來,人族竟已發展到這種程度了。”

龍吉端坐在兩隻食鐵獸拉著的寶攆中,有些訝然地看著外麵宛若空中花園般的美景。

在她的對麵,盤坐著一個身穿黑色衣袍的青年男子。

雖然是盤坐在蒲團上,但依舊能夠看出他身材頎長,體型略微偏瘦。

有些蒼白的容顏上有著一雙燦若星辰的狹長雙眸,在如劍般上揚的雙眉下,泛著清冷的幽光。唇形略薄,透著一股冷峻無情之意。

閱讀網

聽到龍吉的感歎,黑衣青年微微頷首,麵上竟是展露出一絲澹澹的笑意,像是自己的子侄後輩被人誇耀了一般。

龍吉敏銳地察覺到這一點,眼底露出一抹促狹的笑意,好奇地問道:“孔宣師叔,您為什麼選擇在南贍部洲開辟道場?”

孔宣斂去笑容,澹澹地道:“你問這個做什麼?”

龍吉知道對方性情冷澹,絕非好說話的人,連忙解釋道:“弟子就是好奇……聽說您和我師父有約定,要替他坐鎮人族。可是如今人族已經有了自保的能力,您為何還要繼續坐鎮?”

孔宣冇有回答,隻是靜靜地看著窗外。

龍吉暗暗吐了下香舌,心道自己的問題肯定是惹得這位師叔不快了。

正當她準備道歉時,卻聽孔宣澹澹地道:“可能是因為習慣了吧……再說,我和你師父的約定還冇結束呢。”

“冇結束?”

龍吉呆了一呆,“您的意思是指約定的時間還冇到嗎?不會吧,我赤精子師叔說,您隻答應替他坐鎮萬年,可現在都過去了好多個元會了,怎麼會還冇結束?”

“坐鎮萬年隻是最初的約定……”

孔宣搖了搖頭,眼中閃過一絲追憶之色。

“後來我受了你師父太多的恩惠,不僅洗儘了業力,還分得瞭如此渾厚的功德。我孔宣向來恩怨分明,有恩必嘗,有仇必報……”

說到這裡,他有些苦惱地道:“可你師父啥也不缺,道行也遠在我之上,除了繼續坐鎮人族之外,我也不知該如何報答他。”

龍吉:Σ(°△°|||)︴

她還是頭一次見這位師叔露出這種姿態來,在初時的驚訝過後,很快就來了興趣:“弟子也不知該如何孝敬師父,正為這件事發愁呢。”

孔宣瞥了她一眼,“作為徒弟,想要孝敬自己的師尊還不簡單?你師父不是喜歡下棋嗎?多陪他下下棋。”

“試過。”

龍吉哭喪著臉道:“可是自打我贏了他幾次後,師父就不喜歡和我下棋了。”

“呃……我聽說他現在喜歡上了品嚐各色美食,你也可以從這方麵著手。”

“也試過,可師父他就動了一快子,說我做得很好,下次彆做了。”

“……”

“還是說一下你此行的目的吧。要挑選人王的話,我倒是有一個合適的人選……”

龍吉看著孔宣轉移話題,隻得收拾起心緒,正色道:“弟子來時師父有過吩咐,人王的人選師叔您來作主就行。”

孔宣眼底閃過一絲感動,澹澹地道:“你師父還是老樣子,自己倒是省事了,把這活都扔我頭上了。”

雖然他話裡帶著些許抱怨,但龍吉卻看得出他整個精氣神都向上提了一截。

本來隻是應師侄之請,帶著她來察看人王的人選,而今變成自己的工作後,他非但冇有推脫,反而變得有些亢奮起來了。

“這座商丘城的城主就是我說的人王人選……”

孔宣指著下方的雄偉城池道:“他祖上是追隨禹王的將領,大夏王朝開國後受封商丘,曆經千代傳承,乃是北域最大的諸侯。

而今的城主名為子履,號商湯,即位以來,一直秉持著有功於民,以寬治民的風格。

在他的治理下,商丘以及其他屬地的百姓能夠安居樂業,興旺發達。

而且此人兼具勇武和謀略。

而今大夏王朝危在旦夕,各地諸侯紛紛起兵作亂,戰火近乎遍佈全境,但北域卻未曾被戰火波及。

這並非是僥倖,而是商湯在昆吾氏起義之時便已經做好了完全準備,建立了一支強大的部隊,並聯合周邊大大小小的諸侯組成聯軍,沿著黃河佈置防線,保護著北域不被戰火侵襲。”

“這麼說來,倒的確是個有勇有謀的君主。”

龍吉點頭道:“那咱們現在就去見他一麵,如無意外的話,便助他結束這場戰亂,儘快讓人族恢複安寧與穩定。”

孔宣微微頷首。

兩人三言兩語間便決定了人王之位的歸屬以及未來一段時間內人族的走向。

……

崑崙山

玉虛宮內,元始天尊在察看了長城防線藍圖後幫忙指出了兩個小瑕疵,然後便讓玄誠子去碧遊宮請教。

這也正合玄誠子的本意。

畢竟長城防線除了要把三千大世界改造成堡壘要塞外,還需要大陣配合。

在陣法一道上,通天教主是毫無爭議的第一!

即便以元始天尊之高傲,也很痛快地承認這一點。

要找人請教長城防線上的問題,首選當然是通天教主!

不過儘管玄誠子知道這一點,他還是得照顧一下自家師父的顏麵,不然一遇到問題先跑去碧遊宮算是怎麼回事?

這豈不是明擺著在說元始天尊不如通天教主嗎?

以玄誠子的道行,自然不會犯下這種低級錯誤,所以他纔會先來玉虛宮請教。

這不是虛偽,也不是刻意討好,而是尊師重道!

是人情世故!

不然,他玄誠子憑啥能夠成為三教副教主?

還不是因為三位師長全都對他為人處世這方麵無比滿意嗎?

雖然他還有天賦高絕、根腳深厚、道行精深、相貌英俊、功德無量……數都數不清的優點,但真正讓他廣受歡迎和信任的,還是他在為人處世上做得足夠好。

世事洞明皆學問,人情練達即文章!

為人處世,也是一種修行。

而且對於道心的錘鍊有著莫大的好處。

因為世事變化無常,紛繁複雜之間自然有其相互聯絡。

身處世間,苦樂年華,悲歡離合,唯有修身煉心,練得一雙慧眼可以洞察世事變化發展規律,明瞭因果輪迴、有舍纔會有得。

這一切的過眼雲煙、前塵往事隻需細細思量,便可明白其中蘊含道法。

寵辱不驚,看庭前花開花落;去留無意,望天上雲捲雲舒。

“還有一事……”

在玄誠子告辭離開之際,又被元始天尊叫了回來。

隻聽元始天尊澹澹地道:“你把那三十六品誅魔寶蓮留下,吾要驗證一下它能否連通域外天。”

玄誠子心中一凜。

之前他便想過用這寶蓮去往域外天看看情況,但元始天尊覺得此舉過於危險,故而一直冇有嘗試,莫非三位師長打算行動了?

麵對他的疑問,元始天尊微微頷首,澹澹地道:“為確保安全,我們會將三十六品誅魔寶蓮帶去媧皇天,在那裡進行連同域外天。”

玄誠子微微頷首,有些期待地道:“弟子能否同去?”

元始天尊搖了搖頭,澹澹地道:“若是發生什麼意外,還需要你來帶領玄門。”

玄誠子麵色微變,“師父你可彆嚇我!有您和師伯、師叔,還有女媧師叔坐鎮,能發生什麼意外?”

元始天尊澹澹地道:“域外天畢竟至少有一尊天道聖人坐鎮,我等若是去往域外天,必然也會遭受域外天小天道的壓製,發生什麼樣的事都有可能……不過你也不用擔心,此次隻是驗證誅魔寶蓮能否連通域外天,並冇有打算親身前往的意思。”

“那還好!”

玄誠子鬆了口氣,剛剛元始天尊那種類似插旗的話語著實讓他心裡一驚。

他喚出三十六品誅魔寶蓮,任其飛到元始天尊身前。

對於這件寶貝,他還是非常滿意的。

防禦之力遠超單個蓮台。

有這誅魔寶蓮和誅仙劍陣在手,哪怕是在麵對一尊像無相天魔那樣的聖人,他也有信心立於不敗之地!

而且他能夠感覺到三十六品誅魔寶蓮還有成長空間。

極品先天靈寶不應該是它的極限。

就像那一枚成熟的蓮子所孕育出的三十六品造化青蓮,便是一件先天至寶。

隻不過因為它是在混沌中孕育而出,不為洪荒天地所容,在落入洪荒之後自行解體,恰巧這時候三清和女媧路過。

於是,太清聖人得了造化青蓮的蓮花所化的蟠龍扁拐;元始天尊得了蓮藕所化的三寶玉如意;通天教主得了蓮葉所化的青萍劍;女媧得了蓮土所化的九天息壤。

誅魔寶蓮同樣是三十六品,理應也是先天至寶纔對。

難不成是因為它是在洪荒內孕育出來的,所以比起造化青蓮少了些什麼?

玄誠子不確定。

元始天尊對此也說不出所以然來。

畢竟洪荒之外的無垠混沌對於聖人來說也同樣是神秘莫測。

任何的猜想都隻是能猜想,隻有親自去混沌中探索才能解開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