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誠子去了碧遊宮,拿著長城防線藍圖向通天教主請教。

這份藍圖在他眼裡已經挑不出任何毛病,可以說得上是完美無瑕,但是通天教主隻是隨便看了兩眼,便給他指出了好幾處可以做得更好的地方。

隻是說陣道魁首名不虛傳!

就像他這個棋道聖手一樣,在各自的領域內都是無敵的存在。

之後的日子裡,玄誠子便每日前往碧遊宮請教,聽取通天教主的意見對長城防線藍圖進行精細化修改。

一連千餘日過去,修改後的藍圖才達到了讓通天教主也滿意的地步。

“這道防線若能建成,若無聖人在前開路,魔道宵小斷無靠近洪荒的可能!”

聽到這樣的評價,玄誠子連忙問道:“那能擋住聖人嗎?”

“隻有聖人才能對抗聖人。”

通天教主笑著道:“除非你這長城防線有聖人坐鎮,否則冇可能擋得住聖人的,最多隻能擋住一擊。”

能擋住聖人一擊已經非常厲害了!

玄誠子很清楚這一點。

就像之前元始天尊對付那無相天魔之時,總共也隻是晃了兩下盤古幡。

晃第一下破了對方的神通,震碎了其召喚而來的域外天投影,晃第二下則是瞬間將其震成了齏粉,並且封印在了無量時空,令其始終無法複活。

如果長城防線在冇有聖人坐鎮的情況下能夠擋下那樣的一擊,也就足以應對魔道的侵襲了。

反正設立這道防線的主要目的也不是為了抗衡聖人,而是為了防止那些天魔、眼魔、心魔等等闖入洪荒為非作歹,再弄出一些像錠光如來佛那樣的慘劇,在大後方搞起破壞來,可能會對洪荒造成難以估量的損失。

除此之外,就是為了正麵迎戰魔道。

不讓任何一個魔道修行者踏入洪荒半步!

……

南贍部洲。

豫州,陽城。

豫州乃九州中央,陽城乃豫州中央。

這裡便是大夏王朝的都城。

自禹王將都城從蒲阪之城遷到陽城之後,這裡便始終是大夏王朝最核心的城池。

此刻,身材削瘦,被酒色掏空了身體的人王在侍從的簇擁下登上這座都城最中心也是最高的宮殿——九州殿。

這座宮殿屹立在雲海之上,乃是整個大夏王朝最神聖的殿堂,也是大夏王朝的權力中心。

在過往的十多萬年內,不知道有多少大夏王朝的人王在這裡號令天下,釋出了一道又一道政令。

端坐在九州殿上首那至高無上的人王寶座上放眼望去,仙氣蒸騰、雲霞繚繞,猶如進入了仙宮聖境一般。

但若是有人站在地府仰視九州殿,卻有一種飄飄蕩蕩將要傾倒的感覺。

是以,這座宮殿也被一些膽大的人稱作是傾宮。

此刻,自登基之後便再也冇上過朝的人王再一次登上了九州殿。

他的年齡並不是很大,不過纔將近百歲。

但酒色已經掏空了他的身體,讓他看起來好像已經垂垂老矣。

可此刻當他登上九州殿,望著那一張至高無上的人王寶座時,他卻依舊有一種自己還很年輕健壯的感覺。

這座古老的城池已有十數萬年的曆史,但卻依舊雄偉恢弘。

除了經過歲月的更迭為它增添了幾分沉重和肅穆外,它依舊和當年一樣,高大且堅固,在豫州中心屹立不倒!

它還能夠戰鬥!

就像大夏王朝一樣,不應該毀在我的手裡!

就在大夏人王的雄心剛剛升起之時,忽然聽到有人在後麵高呼:“陛下不好了!不好了!那商湯已經攻進陽城了!”

“怎麼會這麼快?”

大夏人王大驚失色,“孤的神龍衛呢?他們可都是由龍族精銳組成的,怎麼如此不堪?”

有人驚惶失措地大叫道:“神龍衛已經降了!陛下快想想彆的辦法吧!”

“孤能有什麼辦法?”

大夏人王望向下方,透過潔白的雲氣,隱約能夠看到整齊劃一的商湯大軍已經進了城,正在向著王宮進發。

“該死的商湯,早知道會有今日,孤早些時候便調遣大軍先把商丘移平!”

狠狠地咒罵了一句後,大夏人王像是想起了什麼,兩眼一亮道:“對了,孤還有禦龍璽,還有軒轅劍,還有九州鼎!孤有大夏十數萬年基業,他商湯拿什麼和孤鬥?”

話音未落,卻聽天邊一道珠玉般清脆悅耳的聲音響起。

“人道功德靈寶不是你這種人能夠動用的,趁早投降,還可留得性命。”

“你是什麼人?”

大夏人王又驚又怒。

他發現隨著來人的話語,自己的那些人道功德靈寶竟然一個接一個飛了出去,自行飛到來人的身前。

直到這時,他纔看清來人竟是一個美到了無法用言語來形容的女仙。

隻一瞬間,他便故態複萌,連人王之位不保都顧不上了,雙眼迷離地望著那女仙,目光中除了貪婪外,還有些自慚形穢。

《諸界第一因》

即便他是大夏人王,卻也知道這樣的絕美女仙,自己連看都不配看!

這絕美女仙不是旁人,正是奉師命平息人族動亂的龍吉。

在確定了扶持子履,也就是商湯為新的人王之後,她和孔宣便留在了商湯身邊,替他出謀劃策,必要時也會出手相助。

不過才短短三年多的時間,商湯大軍便已經順利攻入了陽城。

在她麵前,那些人道功德靈寶自然乖乖聽話。

彆說麵前這個隻知享樂的人王了,即便是他的那些祖輩在此,也冇可能從她手中奪過這些寶貝的掌控權。

數日後,大夏王朝最後一位人王在眾多諸侯、百姓的見證下正式宣佈退位,大夏王朝就此終結。

取而代之的一個嶄新的大商王朝!

……

在孔宣和龍吉他們歸來之後,正好也是藍圖精修完畢之時。

不等龍吉提出要求,玄誠子便先讓其將藍圖給雲中子、昊天上帝等人送去,並且讓他們著手籌備各項準備工作。

比如建造材料、煉器大師、陣法大師、能夠穿行混沌的靈寶、不會在混沌中迷失的大羅金仙……

這些都需要準備,而且需要非常龐大的數量。

除此之外,還要派人前往三千大世界,與躲在那的洪荒萬族通個氣,免得到時候“長城”修到他們那裡時,被他們誤以為是來對付他們的,從而引起不必要的麻煩。

這個任務被廣成子、赤精子以及截教的趙公明、烏雲仙、金箍仙等人自告奮勇地接了過去。

值得一提的是,廣成子和赤精子、金箍仙這些在太乙金仙境卡了漫長歲月的,在渡過殺劫之後不到千年的時間內便相繼突破了瓶頸,成功斬卻三屍蟲,邁入了大羅金仙之境。

在渡殺劫之前,遍數整個玄門,大羅金仙的數量也不過才堪堪十餘位。

許多弟子都卡在太乙金仙之境,遲遲無法斬卻三屍蟲,證不了大羅道果。

可在渡了殺劫之後,大羅金仙就像是雨後春筍一樣一個接一個地冒了出來。

僅僅過去一兩千年,玄門弟子中大羅金仙的數量便翻了一倍!

大乘佛教那邊也是相差不多。

之前除了多寶這個準聖大能之外,便隻有地藏、藥師、彌勒三個大羅金仙。

到瞭如今,懼留孫、毗盧、大鵬明王、金光、靈牙、虯首、觀世音、文殊、普賢、大勢至、緊那羅等等全都證得了佛陀正果,也就是大羅道果。

從此之後,他們都成佛作祖,不再隻是菩薩了。

可以說在短短一兩千年內,玄門和大乘佛教都實現了一次道行大精進。

如今廣成子他們都已經擁有了在混沌中獨立行動的能力。

是以當他們主動請纓時,玄誠子隻略一猶豫便答應下來。

此次前往三千大世界,主要是和居住在此的洪荒萬族生靈講明緣由,儘量爭取他們的支援。

如果不支援的話,也要讓他們不要搗亂。

考慮到這個過程肯定也少不了要以理(力)服人,玄誠子在給他們送行時特地交代了一句。

“要以自己的安全為首要目標。”

“完不成任務不要緊,見勢不妙就跑,千萬彆上頭。”

“三千大世界雖然孤懸洪荒之外,但也還是有準聖大能存在的。如果太過自以為是,很可能會因此吃上不小的苦頭。”

“而且那裡天道之力薄弱,魚龍混雜,什麼都有可能發生。”

“謹慎行事,以理服人,莫要多生是非……”

話未說完,赤精子滿臉鬱悶地打斷道:“大師兄,你剛說隻交待一句的……”

玄誠子瞪了他一眼,“我這是擔心你們。三千大世界孤懸洪荒之外,不比在三界之中,你們要是真遇到危險,便是我想要去救你們隻怕也趕不上。”

“大師兄你儘管放心吧。”

赤精子哈哈大笑道:“不就是以力服人嗎?我們這一行人足有八個大羅金仙,便是撞上準聖大能也能較量一番,冇什麼好擔心的。你就安心在麒麟崖下釣魚吧,我們很快就會完成任務回來陪你。”

“聽你這話,我反倒更擔心了。”

玄誠子冇好氣地道。

說話的同時,他手中現出一把杏葉,給每個人都分了一枚杏葉。

“這葉子你們收好,若是遇到危險可以將之祭出,我便會有所感應……記住了,一切以保住性命為主,哪怕完不成任務也沒關係!”

玄誠子再度鄭重地交待了一遍。

赤精子等人見他說話的語氣格外認真,也冇有再開玩笑,鄭重其事地收起杏葉,然後朝著他作揖一禮。

“多謝大師兄關心,我等這就出發了!”

行完禮,廣成子、赤精子、趙公明、烏雲仙、金箍仙、太乙真人、清虛道德真君、孔宣一行八人駕馭這一朵祥雲騰空而起,很快便消失在天際。

“希望能夠一切順利。”

玄誠子輕輕歎息了一聲。

他所指的不僅僅是廣成子他們,還有三位師長和女媧聖人正在進行的連通域外天的實驗。

前些日子三位師長便已經一同去了媧皇天,至今不曾有訊息傳回來。

不過考慮到此事非同尋常,多耗費一些時間做好萬全準備也是正常的。

之前玄誠子也曾找通天教主打聽過他們的計劃。

大致上便是在媧皇天佈下重重大陣,要是連通域外天後有魔道聖人從門戶中過來便可第一時間將之鎮壓。

如果冇人過來的話,他們就會視情況考慮用靈傀之類的器具穿過門戶去探察一番。

毫無疑問,這是一件非常危險的事。

不過有四位聖人坐鎮,應該不會出現什麼意外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