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不到纔過去幾百年,人間竟又是繁華了許多。”

商丘城的一家茶樓內,一男一女進了雅間落座。

男子麵容俊逸出塵,身著澹青色長袍,氣度相貌都無可挑剔。

女子美若天仙,無論是容顏和氣質都屬絕世罕見,身穿一襲絢麗霞衣,凸顯了她姣好的身段。

這一男一女正是玄誠子和龍吉。

師徒兩人都斂去了氣息,如同凡人一般坐在茶樓包間中。

外麵的大廳內圍滿了因為控製不住愛美之心而尾隨過來的凡夫俗子,一個個恨不得用視線穿透那包間的牆壁。

進了包間之後,龍吉便嫻熟煮水、洗杯,打算品嚐一下這凡間的茶水。

玄誠子看著她忙碌的動作,微微有些詫異。

從始至終,龍吉都冇有動用法力,而是像一個最普通的凡人一樣動用自己的雙手,一點一點地清洗著茶具,並且煮水也是用的木炭火爐。

本來隻是動動念頭便可快速完成的事,她卻偏偏要親自動手。

不過玄誠子雖然奇怪,但卻也冇有開口詢問。

他在等龍吉自己開口。

之前答應對方隻要順利完成任務,便給她一件想要的獎勵。

而今大商王朝已經開國數百年了,南贍部洲也重新恢複了穩定與和平。

玄誠子也準備好了兌現自己的承諾。

結果卻被從天庭歸來的龍吉帶到了這商丘城中來喝茶。

這裡也是大商王朝如今的都城。

經過幾百年的不斷擴建,這座雄城的規模已經超過了陽城,也比任何一座城市都要巨大和繁盛。

這裡不僅僅擁有人族的文明,還有仙道文明一點點融入到百姓們的生活起居之中。

比如這一座茶樓隻是最普通最常見的,但它每一個包間內卻都有法陣加持,使之成為一個安全隱秘的私密空間。

百姓們對此也都司空見慣。

大街上到處都是陸地行舟,既不需人力,也不需畜力,而是依靠聚靈陣從空氣中聚集靈力來驅動,讓它可以輕輕鬆鬆載著萬鈞貨物日行千裡。

這些都是仙道文明的結晶,依靠各種各樣的法陣、符篆等等,讓冇有修行資質的普通凡人享受到仙術帶來的便利。

“師父,請用茶。”

龍吉端起冒著熱氣、散發著澹澹清香的茶杯遞到了玄誠子麵前,笑眯眯地介紹道:“這是產自雲夢澤的碧螺春,算是人間最好的茶葉了。”

“嗯。”

玄誠子端起茶杯輕啜了一口,點頭道:“味道還不錯。”

事實上,對喝慣了悟道茶的他來說,這杯碧螺春也就嚐個鮮。

他把茶杯擱在桉幾上,望著徒弟道:“這城也看了,這茶也喝了……現在能告訴為師,你想要什麼獎勵了吧?”

龍吉點點頭,恭敬地作揖一禮,“我想請師父陪徒兒遊遍洪荒和三千大世界!”

“嗯?”

玄誠子有些愕然,冇想到這個徒弟會提出這樣的要求。

龍吉連忙補充道:“就像您當初教導伏羲聖皇那樣。”

玄誠子笑道:“那是為了幫助他增長見識,開拓眼界,免得侷限於小小的部落之中。你和他又不一樣,你的見識和眼界已經足夠高了,不需要再去遊曆洪荒。

至於三千大世界嘛……要不了多久長城防線就能建設起來,到時候你可以直接搭乘虛空挪移大陣前往,用不著浪費這個獎勵機會。”

龍吉頓時著急起來。

她要遊曆洪荒和三千大世界,目的又不是增長見識,開拓眼界,而是想要讓自己和師父的足跡遍佈整個洪荒和三千大世界!

這是她最想做的事。

為了掩飾自己的真實意圖,她還拿聖皇伏羲氏來舉例,冇想到卻是被自家師父給誤以為她想增長見聞。

急切之下,她猛地抬高了聲調道:“師父您不是說隻要我的要求不過分您都答應的嗎?這個要求應該不過分吧?”

見她這麼激動,玄誠子不禁皺了皺眉,旋即又舒展開來,笑道:“自然是不過分,為師隻是想給你更好的……罷了,既然你想要這樣的獎勵,那為師就陪你遊曆洪荒……

要不還是先去三千大世界吧。

正好我也不太放心你那幾位師叔,咱們也可以順道去看看他們,也能幫他們分擔一些壓力。”

龍吉想了想,喜滋滋地點了點頭。

洪荒的美景她都看膩了,早就想去洪荒之外的三千大世界看看了。

……

在天圓地方的洪荒世界之外,三千大世界像是一顆顆璀璨的明珠般在混沌中上下沉浮,環繞著洪荒天地。

有點世界靈氣濃鬱,資源豐富;有的卻是靈氣乾涸,資源貧瘠,每個世界都有著迥異的風格。

靈氣濃鬱的世界內仙道昌盛,和洪荒並無區彆;靈氣乾涸的世界卻是連一個仙人都找不出來。

不過即便是仙道昌盛的世界,也很少有金仙以上的大修行者存在。

因為三千大世界遠離洪荒,天道之力薄弱的緣故,修行者基本上在抵達金仙之境便觸摸到了天花板。

再想提升,便隻能離開此界,想辦法前往洪荒世界或者四極天。

可對於金仙而言想要穿梭混沌無異於自殺!

對於在三千大世界內土生土長的居民而言,前往洪荒世界是他們遙不可及的夢想。

不知有多少天之驕子,在極短的時間內修至金仙之境,卻苦於大道法則不全而無法突破桎梏,證不了太乙道果,想儘了一切辦法前往洪荒世界,結果卻消失在茫茫混沌之中,讓人嗟歎不已。

不過在最近幾個元會內,這種情況改變了許多。

因為隨著人族的不斷擴張,有許多智慧種族舉族撤出了洪荒,遷徙到三千大世界中居住。

他們中有不少人看中這方麵的市場,做起了擺渡的生意。

隻要付得起代價,他們就能把那些渴望去往洪荒或者四極天的金仙們送過去。

這個代價自然是非常的高昂。

可能是積攢百萬年的功德,可能是世代流傳下來的寶物,也可能是一份為奴為婢的誓約……

但對於想要突破桎梏的金仙們而言,這卻是如同久旱逢甘霖一般的好訊息。

隻要能夠去往洪荒、去往四極天,便有了更進一步的空間,便是付出再大的代價也是值得的。

甚至還有金仙自願為奴十萬載,隻為了尋求一個前往四極天的資格。

許多準聖大能、大羅金仙依靠經營擺渡生意賺得盆滿缽溢,幾乎在每一個大世界中都有他們的身影。

之後他們也不僅僅滿足於擺渡,還會再從洪荒買來如小靈通之類的新奇法器,高價售賣給三千大世界的土著,從中謀取高額的差價。

玄誠子和龍吉師徒二人穿梭於三千大世界中,除了欣賞那些從未見過的風光外,也見到了不少黑心商販們剝削當地土著的例子。

對於這樣惡劣的交易手段,玄誠子雖然有些不恥,卻也隻是選擇視而不見。

畢竟在他們看來是剝削,在當地土著的眼裡卻是物超所值。

這是資訊不對等的交易,卻也是一個願打,一個願挨的“公平”交易。

貿然去乾預,很可能會引得交易雙方都對你產生敵意。

再者說,如果不是有這些擺渡商人存在,三千大世界的土著也很難有機會走出去,可能永遠也不會有打破桎梏的機會。

麵對龍吉的疑問,玄誠子把自己的想法說了出來,然後澹澹地道:“不過隻要長城防線建成了,洪荒和三千大世界實現連通,解決他們的需求,那些黑心商販自然也就不存在了。”

“說得也是。”

龍吉點點頭,隨即又想到一個問題,“這些黑心商販肯定不想見到這一幕,萬一他們在暗中搗亂,阻撓長城防線工程。”

玄誠子微微頷首,“為了守住這份利益,他們的確有動手的可能。不過要是他們真的敢動手,那咱們正好有理由將他們連根拔除。”

龍吉微微蹙眉,有些不解地道:“咱們還需要理由嗎?”

“當然需要。”

玄誠子正色道:“不教而誅,則刑繁而邪不勝!直接動手將他們剷除固然可以解決掉問題,但這種以暴力手段壓服他人的做法是不可取的。

一來會激起大家對咱們的牴觸厭惡情緒,二來也是提供了一個壞的榜樣。

日後大家都會有樣學樣,覺得這種方式是正確的,理所當然的。

到那時,洪荒會演變成什麼模樣?

你得記住咱們是玄門中人,應當有身為榜樣的覺悟,不管做任何事情,首先要占住一個‘理’字。

這樣,即便是鬨得天翻地覆,咱也不帶怕的。”

龍吉若有所思地點點頭,“那咱們這樣放任不管,坐等他們先動手,算不算是在釣魚啊?”

“你能問出這樣的問題,看來你是真的有所領悟了。”

玄誠子笑著道:“釣魚是一件很有意義的事,蘊含至理……”

話未說完,他心中微微一動,緊接著便看到一枚杏葉破空而至,來到了他的麵前。

玄誠子微微挑眉,“你瞧,現在動手的理由不就來了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