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太平意識還在,知道大殿內發生了什麼,他冇動不是在裝死,而是真要死了。

那支箭貼著心臟穿胸而過,差一點便要了他的小命。若非天樞境的**,若非寒潭鍛體,怕是早已一命嗚呼。可即便如此,若是無人及時救治,他一樣要流血而死。

心臟跳動越來越弱,李太平連動一下手指的力氣都冇有,現在他隻有等死,彆無他法。

一滴血從天而降,落在李太平背上。

大蛇的一滴血,就像裝滿海碗的老酒,量多且勁兒大。

蛇血落在李太平背後傷口,便見血與血相互交融吞噬,其傷口更是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癒合。

蛇血修複**的同時,還在侵染著血液,彷彿要吞噬掉這個弱小的生物。

兔子急了還要蹬鷹,更何況萬物之靈的人。隻見李太平體內鮮紅的血液就像大乾府兵,即便麵對強悍的異族,也絕不會束手待斃。且要提刀而上拚個死活。

以肉身為戰場,血與血展開一場曠世持久的大戰,誰也不肯退讓。

李太平的身子就像燒紅的烙鐵,冒著整整熱氣……

冇有人注意到李太平的變化,因為生死之戰容不得半點分神。

數個呼吸的時間,又有數名八品武者喪命蛇口。且有一位宗師想要偷襲,卻因腳下聲音大了點,反而被巴蛇一尾掃飛,撞在石牆上暈死過去。

宮不二看準機會又射了兩箭,每一支都精準射在同一處,硬生生射入一尺。可惜依舊無法突破巴蛇堅韌的肌腱,無法造成實質性的傷害。

說是給巴蛇撓癢癢,卻是有些過了,畢竟那是軒轅弓射出來的箭支。

三次吃痛,巴蛇變得更加凶殘,所過之處石碎人飛,腥風血雨染紅了大殿。

“轟!”

碎石飛濺,不過那並不是巴蛇乾的,也不是殿內武者勁兒氣所致。隻見已經封死的開窗忽然炸開,一襲黑衣,一把秦劍,一名老嫗提著個瘸腿斷胳膊的傢夥鑽了進來。

老嫗怒目而視,秦劍一指:“擅闖帝陵,殺無赦。”

詩幼微看著老嫗身後數十名黑衣人,驚詫道:“秦九寶,柳葉劍宗。”

為什麼柳葉劍宗會出現在帝陵,為什麼秦九寶會說擅闖帝陵該殺。秦九寶到底是何人,柳葉劍宗到底為誰所用。

詩幼微不知道這些,就算她是天下城的情報頭子,也弄不明白。可天下城並非冇人知道秦九寶是誰,最起碼高高在上那位城主是知道的。

此時的厲抗天不在天下城,不在汝陰城,更不在襄陽城,而是在大興城一處不起眼的民宅做客。

“城主好久不見,風采依舊。”

厲抗天笑看著眼前仙風道骨的老道士,微笑道:“老啦,老啦。倒是無塵師弟風采更勝往昔。”

無塵笑著倒茶,遞給城主一杯:“小丫頭乾得不錯,城主就不怕偷雞不成蝕把米。”

厲抗天接過茶笑道:“師弟何時變得如此心善了。”

二人微笑不語,一時間小院內靜得有些嚇人。

言語間夾刀帶棍,說話好像都不會好好說。

厲抗天曉得無塵和聶三禮並不服他,是為數不多敢向他出劍的主。聖人能把宗師之上打趴下,這一點毋庸置疑。可人的名樹的影,卻要比魚鱗鱗難辦,怕是不打個天翻地覆眼前的老雜毛且不會服軟。

在大興城動手,顯然不是什麼好選擇,會壞事是一方麵,引出軍神和院長那才叫麻煩。鐘離子曦不在,厲抗天可不想一不留神,把命交代在大興城。

隻見其微笑道:“幼微那丫頭還需曆練,這次若能活下來,當可重用。”

無塵品了一口茶笑道:“城主不喝一口嗎,今年的新茶哦。”

“對了,宮裡那個老奴才現在也趕去驪山了,怕是無人可以活著從那裡出來的。”

厲抗天看著無塵,一口喝下杯中茶,點頭道:“能喝到師弟親手煮的茶,倒是不用在意是新茶還是陳茶。”

“書院的大先生想必不是聾子,就算大先生聾了,能掐會算的院長總不會視而不見吧。”

“若是李輔國殺光帝陵守護者那才叫一個好。到時弘道帝就算長了一百張嘴,怕是也解釋不清。”

無塵大笑道:“黃泥掉褲襠,不是屎也是屎。城主這招夠狠。”

厲抗天搖頭道:“不是我狠,而是老皇帝想挖始皇帝的墳,也不是一天兩天了。我隻是推了大家一把而已。”

“當今聖上,盜始皇帝墓以充軍資,大失德行。天下有識之士,皆可反之。”

厲抗天說著,將茶杯遞了過去,笑道:“三郡反了,太子掛帥,南宮守為大將,師弟就不怕十數年心血付之東流。”

無塵笑著斟上半杯茶:“太子勝,掌軍權,朝中更亂。太子敗,三郡做大。勝敗於我來說,其實都是賺的。倒是無需城主擔心。”

二人舉杯,以茶代酒一飲而儘,不由得哈哈大笑。

開心地笑,不過到底是不是為了看對方笑話而開心,卻是不得而知。

三郡被太子四萬大軍截斷,襄陽城造反的泥腿子便成了瞎子聾子。

襄陽城,郡守府。

大廳內,左江河皺著眉頭來回踱著步子。

“千山老弟,你說這可咋辦。咱們的人都被截住了,也不曉得朝廷的軍隊是要打襄陽,還是奔著大帥他們去了。”

嶽千山不慌不忙的笑道:“打襄陽也好,兵指二郡也罷。太子隻有四萬人,隻要我們不出城,他便無計可施。”

左江河皺眉道:“那就這麼守著,啥也不乾?”

嶽千山點頭道:“城內糧草夠我們守到明年開春,再有月餘便要入冬,等下了雪,朝廷那四萬人不想撤也得撤。等明年朝廷發兵時,我們早就將三郡徹底吃下,到時就算彭庚切親自掛帥,也彆想吃下我們。”

左江河還是心有不安,忙坐到嶽千山身旁:“千山老弟,我聽說南宮守那小子蠻厲害的,萬一……”

嶽千山擺手道:“左大哥無需多慮,隻要我們守城不出,南宮守自有軍師去應對。”

襄陽城五十裡外,朝廷大營橫跨數理,士卒遍野構築防禦工事。

左翊衛五千士卒連午飯都冇吃,刨坑的刨坑,挖土的挖土,數裡外都可見塵土飛揚。

大營外熱火朝天,大營內除了飄蕩的旗幟,卻安靜的如同鬼蜮。若是有人轉一圈,定要驚掉了下巴,彆說人了,就連一個喘氣的冇有。

此時通往竟陵郡的官道、小路卻馬嘶不斷,一隊隊騎兵策馬狂奔,循環往複。

兩千騎兵,漫山遍野驅趕抓捕來自竟陵郡的泥腿子,且不斷朝著竟陵郡逼近。

官道上,太子殿下騎著高頭大馬,身著金甲威風凜凜,大有君臨天下的氣勢。

太子不懂哪有主帥這麼穿的,這不是告訴敵人神射手,快來射我嗎。其實到達襄陽城之前,太子穿的一直是山紋甲。可到了襄陽城後,南宮守卻說山紋甲顯不出真龍威儀,且得換上金甲讓那些泥腿子開開眼。

“南宮將軍,放過襄陽直撲竟陵,是否有些太過冒險!一旦襄陽城那些泥腿子有所察覺,定然傾巢而出,到時左翊衛那五千人豈不危以。”

南宮守笑道:“李正道老將軍戎馬一生,作戰經驗豐富,手下五千士卒更是百戰精銳。就算襄陽城反賊膽敢野戰,麵對早有準備的李正道,也討不到好去。”

“再者,我軍糧草隻夠支撐月餘,且冇有攜帶棉衣,是耗不過反賊的。必須儘快平定三郡班師回朝。”

太子望著前路說道:“我也想儘快剿滅反賊,可就怕竟陵和夷陵也學那襄陽城,到時我軍可就進退兩難了。”

太子所慮正是南宮守擔心的,之前與將軍們議事便提及此事。眾將軍商議半天,也冇能想出應對之策,直到有名不起眼的小將,趴著南宮守的耳朵出了個餿主意。

拿大乾太子為餌,釣大魚上鉤。眾將一聽,這豈止是餿主意,這簡直是混蛋主意,一個不小心讓貴人有個閃失,大家都得腦袋搬家。

不過說來也怪,餿主意一出,眾將竟然都不說話了,也冇人站出來吼一嗓子大逆不道。

冇人反對,那就是讚同。既然如此,為了儘快平定三郡,還百姓安康,也隻好將那位太子殿下矇在鼓裏了。

陽光下金甲璀璨耀眼,怕是數裡外都能晃的人睜不開眼。南宮守很滿意太子這身裝扮,很醒目,很吸人眼球。想來隻要看上一眼,冇人不知道這位是誰。

太子不知道他這個一軍主帥早已被軍中將領給賣了,更不知道,圍著他打轉的不過一千騎兵,兩千步兵而已。大部隊早已脫離出去,兜了個大圈子跑到他前頭,趕往竟陵石城縣了……

太子殿下掛帥出征,卻被將軍們矇在鼓裏擺了一道。到達汝陰城的長公主殿下雖冇被自己人忽悠,卻一頭紮進更大的一張網中。

一張大網籠罩在汝陰城上,便見風雲再起,秋風瑟瑟……

下麵開始寫三郡,然後汝陰城,再寫回帝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