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淵望著慕靈倉皇逃離的背影,啞然一笑,翻牆逃跑了?跑得好!跑了說明將他剛纔的話,一字不落全聽進去了。

慕靈跑向井坑,順著一溜兒的土階,噔噔噔跑到井底。

此刻的井底。

十四名護衛人手一台機器,正緊鑼密鼓地切割著岩石。守在邊上的村民,很快就會將切割下來的岩石裝進筲箕裝起來,托舉給蹲守在土坎上邊的台階上等待的人。

十四台小型鋰電切割機,在狹窄的井底同時作業,發出的滋拉聲,彆提多刺耳了。

慕靈示意大家暫停作業。

十四名護衛不知道慕靈有什麼指示,但陸續停了下來。

待十四台機器全部都暫停作業後,慕靈拿出許多副專業的隔音耳塞,分發給操作機器的十四名護衛,和在井底幫忙的村民,教他們一一帶好,這才示意護衛們繼續作業。

專業耳塞可以隔去百分之八十的噪音。

戴上了專業耳塞的護衛和村民,頓時覺得好受多了,衝慕靈異口同聲大喊。

“謝謝夫人!”

“謝謝大寶娘!”

他們全都戴著隔音耳塞,覺得冇喊多大聲。

慕靈聽得禁不住掏了掏耳朵,隨後表示自己先上去了。

慕靈提著裙襬,順著土階往上走,才走不到一半,與順著同一條土階往下走的冷淵相遇。

“你剛剛給了他們什麼?”站在高兩級台階上的冷淵,居高臨下,垂眸看著慕靈,“他們一再扯起嗓子感謝你。”

“這個。”慕靈當即將一對紫色隔音耳塞遞到冷淵麵前,因為就算她不給,他轉眼就能從護衛手中,將隔音耳塞要過來看個究竟。

冷淵見是一對嬰兒拇指大小的紫色東西,愣了愣,接過,掂了掂,幾乎感覺不到任何重量,禁不住問:“這是何物?”

“隔噪音神器。”慕靈隨手將一個隔音耳塞捏成細條狀,遞給冷淵,“戴上試試。”

冷淵看了慕靈一眼,接過被捏成細條狀的耳塞,緩緩塞進耳朵,嗯?居然塞不進去?

拿下來一看,喲嗬!居然恢複了原狀!

他當即學著慕靈的樣子,隨手一捏,捏成細條狀,快速塞進左耳朵。

接過慕靈捏成細條狀的另一隻,快速塞進右耳朵。

很快,冷淵覺得村民用鋤頭掘土的聲音,村民相互交談的聲音,幾乎在瞬間消失得乾乾淨淨!就連井底機器作業的刺耳滋啦聲,也幾乎在刹那間遠去。

隔音效果確實非常非常好!

好到幾乎讓他有一種失聰的錯覺。

冷淵急忙將一對隔音耳塞取下來抓手裡,由衷稱讚道:“確實對得起‘隔噪音神器’這五個字。”

隨即,他壞笑道:“這麼神奇的東西,你該不會又是在去年上山狩獵途中,撿來的吧?”

“不是啊。”慕靈烏黑靈動的大眼睛眨巴一下,一本正經道:“這是今年撿的。”

冷淵禁不住失笑,今年撿的,不還是撿的嗎?

可是,真的是撿的嗎?

若不是撿的,這種前所未見的神奇之物,到底又是哪來的呢?

冷淵盯著慕靈看了許久,卻始終未能從她那張俏麗從容的臉上,瞧出任何端倪,他這才勾勾唇角,移開視線。

慕靈神色坦然,不卑不亢道:“挖通泉眼之前,我還有很多事情要做,咱們先上去吧。”

“嗯。”

冷淵點點頭,他看過慕靈親手繪製的“金花村未來示意圖”,知道她接下來,應該會召集泥瓦匠、石匠,沿著井沿造一溜兒高約九尺,寬約三尺的,鏤空卻不失厚實的圍牆。

既可以有效防止村民不慎跌入其中,又不影響大家日後觀瞻這數千人連續挖掘十數日,才挖出來的巨大井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