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扶知道薑冗很厲害,可還是忍不住擔心,所有的羊都被拉上來後,薑冗也被拉了上來,冇有出現繩索斷裂,有人搞小破壞這種狗血劇情。

“太好了,可以吃羊肉了。”

有小孩子歡呼起來,大人們也露出激動的神情。

萬濤數了一下,一共十七隻羊,人卻有好幾千。

成年羊有兩百斤左右,還是帶著羊皮羊角內臟估算的,小羊隻有兩隻,其他都是大型羊。

估計每個人能分到半斤。

“發現羊的是吳沛,必須獎勵,他一個人分五斤,下去把羊捆上來的三個人,每個人分一斤半,其他人分半斤,剩餘的分給食物少的人,大家有冇有意見?”

“冇有。”

萬濤點頭,“先把羊處理了,腸子都不要了,浪費水。”

所有人都很積極,就算隻能分到半斤,那也是半斤肉啊,而且糧食少的人最後還能多分到一份。

十七張羊皮,發現岩羊的吳沛分了兩張,薑冗,賀睿和章源各自分了一張,剩下的幾張,都分給了物資比較少的人。

雖然萬濤說羊腸不要了,但還是有不少人過去爭搶,葉扶把繩索拿回來後,就看到分過來的羊皮和羊肉被薑冗提在手裡。

羊皮用一個袋子裝起來,先放到推車上,有機會再收進空間。

四周都有枯樹,齊遠撿了一捆柴禾,準備做烤肉。

葉扶和宋警官他們也圍了過去,弄一個火堆就夠了,葉扶把肉切好,薑冗削了兩根乾淨的木棍,把肉串起來,直接放火堆上麵烤。

葉扶從推車取下鹽和辣椒粉,剛撒上,味道瞬間就出來了。

“喏,給你們。”葉扶把鹽巴和辣椒粉放到中間,其他人也撚了一些撒上去,一時間,周圍一片熱鬨,小孩們都開始嘻笑打鬨了起來。

“要是每天都能遇到這種好事就好了。”

“我現在都覺得像做夢一樣,要是我一個人遇到,那我就發了。”

後麵的人在竊竊私語,葉扶和薑冗對視一眼,都忍不住笑了。

薑冗分到一斤半,葉扶分到半斤,加起來就有兩斤,高溫下,肉也放不了多久,也冇多少份量,葉扶就全部烤了。

“太好吃了,爸爸,以後還能吃到羊肉嗎?”

宋警官點頭,“當然可以。”

其實極晝之前宰殺的羊和豬都冇有吃完,而是做成了肉乾,不過肉乾和鮮肉相比,味道就很一般了。

“咱們走了多少天了?”

“十三天。”葉扶都記著呢。

“才十三天,我感覺我走了一個月了,腳底板都磨出血泡,居然才十三天。”林思然大受打擊。

“這幾天大家都適應了不少,冇什麼人中暑了,而且接連幾天發現各種動物,接下來的路程隻要高溫不反彈,應該會舒服一些。”

齊遠點頭,“是啊,這幾天溫度又下去了一些,差不多再過一個月左右,氣溫應該就能降到三十度以下了。”

“那太好了,再熱下去,皮膚都受不了了,我感覺自從高溫後我好像老得特彆快,才一年多,我感覺我老了五六歲。”

方唯今年也才二十三,不過看她的確憔悴了不少,皮膚黑了,也長了一些細紋。

“葉扶,等安頓下來,你幫我開兩副調理的中藥。”

葉扶點頭,“冇問題。”

還好她和薑冗平時都把臉遮住了,保險起見,還特意把臉弄臟,絕對不能讓人看出他們兩個人有異樣。

方明和他的幾個小弟也坐在旁邊,算一算,他們這個小團體也有不少人了。

人多眼雜,做什麼都不方便,這幾天葉扶和薑冗都冇有開小灶了。

吃飽喝足,再次啟程。

這次大家再趕路,速度就快了很多,隻要到休息時間,大家分散開去找動物,不過之後幾天,所有人的運氣都很不好,連一隻老鼠都冇看到。

三天後,一行人來到一個廢棄鄉鎮,不少人都累倒了,萬濤決定在這裡休整兩天,讓大家養一養精神。

鄉鎮四周都是山,不少人都進了山,樹木雖然都枯死了,但是好在這邊冇被大火波及。

鄉鎮經曆過暴雨坍塌和地震,已經冇有完好的房子,薑冗把推車抬到山林裡,葉扶把帳篷撐在樹下,其他人紛紛效仿進山安頓,林思然過來叫葉扶一起去上廁所,葉扶又喊上方唯和雯雯,幾個人去了旁邊的小樹林。

“終於可以休息兩天了,我的腿和腳都浮腫了。”

葉扶點頭,“我的腳也有點腫。”

“葉扶,薑冗對你可真好,每天都給你扇風,捏肩,他真是恨不得把你揹著走。”

葉扶……

“俞朝對你也很好啊。”

“俞朝是很好。”林思然嘿嘿一笑,惹得葉扶和方唯都忍不住跟著笑了。

“小葉姐姐,你和薑冗哥哥會結婚嗎?”

葉扶愣了一下,很久之前,雯雯也這樣問過她,那時候她的答案是否定的,但是這一次……

“會,我們會結婚。”

“太好了,太好了。”

雯雯高興得又蹦又跳,方唯和林思然也拿葉扶打趣,回到營地,雯雯最先跑到薑冗麵前,不知道說了什麼,薑冗抬頭看著葉扶,隔著很遠的距離,葉扶都能感受得到他眼睛裡的炙熱。

進入帳篷,薑冗還一直盯著她,盯得葉扶心裡發毛。

“乾嘛?”

“雯雯說,你要和我結婚?”

葉扶麵上一熱,“我和她開玩笑呢。”

“假的?”薑冗臉上的笑容僵住了,不可思議地看著葉扶。

“不是,什麼結婚啊,現在這個世道,又不能給我們頒髮結婚證。”

“結婚證長什麼樣子。”

“一個紅色的本子。”

薑冗點點頭,不過他看上去還是很不高興,“你真的不打算和我結婚嗎?葉扶,你不打算對我負責嗎?”

葉扶趕緊捂住他的嘴,“不要說了。”

什麼負不負責任,什麼話都往外說,葉扶又無奈又想笑。

“我困了。”

鬆開薑冗,葉扶像大爺一樣躺在帳篷裡,薑冗繼續盯著她,直到葉扶睡著了,他都冇有動一下。

葉扶醒來,薑冗不在帳篷裡麵,肚子已經餓得不行,好像有人打到了獵物,外麵還有烤肉的香味。

由於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app 閱讀最新章節。

新為你提供最快的空間囤貨:在危機世界艱難求生更新,第190章 190極晝,路上11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