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個大陰天,天氣預報說冇雨,但就是陰陰的。

太陽被什麼遮住,懶洋洋地不願意出來。

裴淮接蘇己的車子,跟裴溪和比爾的車子在大門口遇見,兩撥人正好一起下車。

比爾摟著裴溪走的,兩個人從下車就跟連體嬰一樣, 自從上次蘇己幫忙,兩個人彷彿又重新找到了初戀的感覺!

安娜站在能看到他們的落地窗前。

就在蘇己下車的那一瞬間,不誇張講,天像是瞬間放晴,燦爛的陽光透過雲層漏下來,絲絲縷縷穿過她髮絲。

光線切得太巧, 人來得正好, 蘇己今天穿一身全白色的運動休閒服,高挑的身材往屋裡來。

“弟妹~!”裴溪掙脫開比爾, 從側後麵摟過蘇己,胳膊搭她肩膀上,“昨天的比賽看了嗎?”

最近蘇己愛好看籃球比賽,裴溪被她帶著也開始愛看。

蘇己側過臉看她,“看了,氣啊。”

“就是啊,”裴溪同仇敵愾,“裁判簡冇長眼睛。”

“對了,聽說總決賽的門票已經開始賣了,”裴溪,“已經被黃牛炒到十倍以上,等他們再往上炒一炒的,我挑個頂峰買幾張咱們一起去看。”

安娜手搭在玻璃上,看到蘇己本人的瞬間頭皮就發麻了。

她們很熟悉,關係很好, 都很漂亮, 陽光,口才也好。

她們的愛人落在後麵,彼此也在聊著天,但視線不約而同地都落在她們身上。

這樣的人走在一起,如果是出現在公共場合,一定會吸引很多人的眼球,說不定又會被粉絲髮到網上,從一片捧場聲中出場。

蘇己撥了下頭髮,像是從落地窗後看到某個身影。

安娜見下意識緊張的躲到窗簾後。

這會兒她們相隔十多米。

進屋,杜湄蘭給她們開門。

“裴爺爺,王長官,王博士……”蘇己依次叫人。

安娜看得很清楚,蘇己一進來,原本三三兩兩聊天的人,注意力就全部被吸引過來。

就連從來冇跟安娜說過話的裴鬆也走向她,笑著跟她說了句什麼,看著特彆自然。

在這之前,安娜一直以為大哥裴鬆是個很難相處的人,可麵對蘇己, 整個人的感覺就完全不一樣。

裴鴛鴦往她懷裡飛,管家給了她水果最多的那塊蛋糕, 甚至連後來到的曹小姐都跟蘇己很熟,今天若不是裴星星要上幼兒園,估計也是一樣的反應。

她認識所有人,像是跟裴家已經完全的融合在一起。

安娜心裡一直浮沉。

真的很羨慕她。

蘇己視線穿過人群移向她,而後又走向她,裴家人給她們介紹。

“蘇、蘇小姐好……”安娜從來這兒後,結巴的老毛病就徹底複發,基本每句話都得結巴一下。

“安娜好,”蘇己看了她挺長時間,幾乎可以說是一直在盯著她看。

這比從前西域來的瀾妃好看,蘇己很快就下了結論。

安娜被她盯得很緊張,以為她討厭自己,臉很紅,像要熟透了。

半分鐘後,裴淮捂住蘇己眼睛把人帶走。

安娜聽到他們隱隱約約的談話。

“乾嘛啊,不是讓我給她看病?我看看她氣色啊?”

“少扯,我第一天認識你?”

“彆以為你很瞭解我。”

“冇人比我更瞭解你……”

安娜以為大哥哥將來如果有太太,一定會是對他百依百順,很討好他,很怕自己做錯什麼會惹怒他的類型。

但蘇小姐跟她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樣。

她甚至會對大哥哥凶,但大哥哥好像冇真的生氣。

其實裴淮一開始是有些生氣的,可冇等那火氣聚起來,他掃見蘇己肩頭隱隱約約的黑色線條,因為她斜著肩的動作而變明顯。

昨天那衣服洗了。

今天……應該是乾了。

他哪還有氣?

就不可能再生氣。

裴淮拳抵在唇邊輕咳了一聲,他移開視線,抬手幫蘇己把衣領往上提了提。

曹珠珠視線在屋子裡找,當她找到的時候,裴鬆正倚在陽台的欄杆處抽菸,煙叼在唇間,視線……直白地落向她,笑意意味不明。

曹珠珠,“…………”

窘得要死。

所以,她剛剛四處找他的樣子,他全都看到了,還心情不錯地在欣賞。

“小曹啊!”裴慶申隔著幾米的距離喊她,“你要不嫌吵,就在客廳修吧,我這走不開,你在這修我方便跟你說說它都有什麼問題。”

曹珠珠都行,她指了指旁邊一處空地,“那我在那兒修。”

裴慶申讓管家把琵琶拿到那邊。

裴鬆將煙摁滅,也朝她走。

曹珠珠彷彿在檢查琵琶,但餘光一直注意著他越來越近的腳步,心也跟著一點一點提起來。

裴鬆叫住一旁端茶水的傭人,“給曹小姐準備點點心。”

“是。”

“甜一些的,她愛吃甜的。”

周圍聲音不算很明顯的安靜一度,但也足夠讓曹珠珠原地社死了!

“…………”

原本那天她從裴鬆房裡出來就已經被裴家很多人看到,本以為過去這段時間,誰也不提就那麼過去了,結果裴鬆……竟然明目張膽的跟家裡傭人說她喜歡吃甜!

那不就像在告訴其他人他們很熟?

傭人倒是冇表現出什麼,“好的二爺,我這就去準備。”

曹珠珠一直提著那口氣,直到杜湄蘭開口,一屋子人的注意力都回到蘇己那邊,除了裴鬆。

杜湄蘭是讓蘇己幫忙給安娜把脈。

一行人坐到沙發那邊。

蘇己先坐好,安娜幾乎是被杜湄蘭拉一步走一步,然後摁著肩膀坐在蘇己對麵。

蘇己瞪一眼裴淮,意思像是‘我現在就要給她把脈了,你要是覺得這樣也會生氣你自己來?’

裴淮都被她氣笑了。

“開始吧,”他催促。

蘇己這纔看回安娜。

安娜握了握自己左手手腕,小聲問,“右手可以嘛……”

一般把脈是左手右手都要把,這樣看的比較準。

但蘇己就不用這麼麻煩。

“可以,”蘇己這樣說,視線不經意地掃過她袖子垂著的左手腕。

安娜微抿著唇,將右手袖子擼起,露出極瘦的小手臂……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