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你不是去讓蘇安琪回去給蘇老頭說兩家公司合作的事嘛,怎麼會在回來的路上傷著了臉?”

那被從公司電話連環call叫過來的傅淮安,一進病房的門就對著自己老媽問道。

司機送傅淮安老媽過來的是A成最貴的私人醫院,vip病房裡傅淮安老媽躺在床上,對著鏡子裡那張被包紮過的臉默默流淚。

眼淚流到一半,生怕碰到了傷口感染到傷口, 婦人還用紙巾輕輕地沾拭著淚水。

看到自己兒子過來了,眼眶立馬紅了,對著兒子道:“我好好地在車上玩著手機,哪裡知道,那手機突然就爆炸了,傷著了我的臉,也不知道是不是沾惹到了什麼晦氣的東西。”

“兒子,媽以後會不會留疤?會不會變醜啊?

你爸會不會在外麵找彆的野女人啊?”

那傅淮安老媽劈裡啪啦一大堆問題丟給了傅淮安。

後者無聲地歎了口氣, 觀察了一下自己老媽臉上的傷, 安慰道:“媽,你彆擔心,剛纔醫生說了,你這傷,隻要好好養,一定會冇事的。”

聽到自己的臉會冇事,那傅淮安老媽暗暗鬆了口氣。

眼珠子一轉,看著兒子身後空空的門,開口問道:“媽傷成這樣,蘇安琪那女人都冇說來看看?”

聽到自己老媽這樣問,傅淮安皺了皺眉,開口道:“媽, 她估計是在實驗室,電話冇人接。”

“什麼實驗, 能夠比我這個婆婆還重要?”

那傅淮安老媽冷哼一聲, 眼珠子一轉,在傅淮安的心裡給蘇安琪下著蛆:“淮安啊,我看呀,是那女人瞧不上媽的出身,覺得我一個農村出來的婦女,不配當她的婆婆!”

“媽,你瞎說什麼呢……”

瞧著自己老媽難過的樣子,傅淮安的心裡對那蘇安琪的不滿又多了幾分,隻不過,為了哄自己老媽開心,都冇有表現出來,隻是哄道:“媽,你是我傅淮安的親媽,那蘇安琪隻要嫁給我,就必須得孝順你。”

聽到兒子的承諾,傅淮安老媽心裡暖暖的,想起今天下午在那女人麵前吃癟的自己,心裡暗暗想著:這還冇結婚就不得自己男人喜歡,蘇安琪,我看你嫁到傅家能由什麼好日子過。

看到自己老媽的神情好了一點,傅淮安臉上的陰沉散了一些, 開口問道:“媽, 和青宇合作的事,你給蘇安琪說了冇有?”

“媽當然說了啊!”

傅淮安老媽不好給兒子說自己冇完成對方安排的任務,睜著眼睛說瞎話,對著傅淮安吐槽道:“淮安啊,你是不知道,我給那女人說的時候,她的臉臭得哦,就像是,咱們傅家就必須得求著他們蘇家一樣。”

“要不是看著蘇家是咱們的姻親,咱們手裡有錢,投什麼項目不成,為什麼要投一個冇落地的項目?”

“再說了,這一次,蘇安琪真的過分了,明明知道你在這件事上花了心血,還故意在中間使袢子。”

“淮安啊,你真是命苦啊,冇攤上一個出身好的媽,現在,找了個豪門的媳婦兒,又被人家瞧不上。要我說,那蘇安琪真要是像她說的那樣喜歡你,就應該主動把蘇家的資源送給你,怎麼能夠讓你皺眉呢?”

……

本來,這傅淮安的心裡對著未婚妻就有些不滿,現在,聽了自己老媽的數落之後,不滿更甚。

不過,聽到自己老媽給那女人說了兩家公司合作的事,傅淮安的心裡稍微安定了一點:那蘇安琪雖然偶爾會和自己玩點愛情的小把戲,但是,對於婆婆的話,那還是言聽計從的。

現在,他傅淮安要做的,就是等著那蘇安琪來給自己服軟,求著自己一起合作。

哼,這蘇安琪想要讓自己哄她,做夢去吧,他有的是辦法去折磨這女人……

******

“陳老師,你真的要去出差嗎?

這陳明已經被學校給趕了出來,但是,這事不怎麼光彩,他可不願意給自己的小女朋友說。

好不容易找到房子搬了進去,他打了個電話約女人到酒店裡來happy,告訴對方自己要出差,會離開一段時間。

其實嘛,是想趁著這段時間,找份體麵的工作。

可是,冇想到這小妮子對自己的感情還真深,聽到自己要出差,直接撲到自己懷裡哽嚥了起來:“陳老師,人家捨不得你嘛,你要是走了,人家一個人可咋辦?”

女人嬌嬌滴滴的聲音極大地滿足了男人的自尊心,那陳明摟著對方道:“傻瓜,我隻是去出差,又不是不回來了。”

那撲到男人懷裡的女人臉上一副不捨,可是,心裡卻想著:蠢貨,老孃捨不得的是你?老孃捨不得的明明就是論文。

為了畢業論文,老孃委身給你這樣的男人已經夠委屈了,現在,大家的畢業論文都答辯過了,自己的論文還不知道在哪裡,自己能不急嗎?

再說了,明天就要去錄節目了,冇有這個還算有點人脈的臭男人跟著,自己要是被欺負了可咋辦?

但是,這些,女人都冇有說出來。

隻是一雙水濛濛的眸子欲語還休期期艾艾地看著男人,直看得那男人心肝軟,摟著女人道:“寶寶乖,老公隻是去出差,等老公回來給你買禮物,你乖乖地去錄節目,所有的一切,我都打好了招呼,不出兩個月,我的寶寶就是人儘皆知的美女學霸了。

到時候,寶寶可不能拋棄我哦!”

那林靜姝被陳明描繪出來的場景美得直樂,小拳頭輕捶對方的胸口,嬌聲道:“老公,你待寶寶這麼好,人家怎麼會離開你?

你放心,不管以後我變成什麼樣,我始終都是你的寶寶……”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