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的話,那就讓我說給你聽聽!”

李鴻澤講述道:“知道為什麼皇朝的一些公主,要下嫁給一些不有名的士兵卒子,亦或者毫無地位的下等人,平民,甚至是乞丐?

那是因為皇朝有慧眼識人的人,雖然看起來他們是平庸,但是他們真的平庸嗎?他們能得到賞知的,哪一個後來不是成為了皇朝的頂梁柱,功高震主的將帥良才!

就如曆史上赫赫有名的天洪將軍,又如東昌侯等,你應該聽過吧?”

李玄點了點頭,表示聽過。

李鴻澤接著說道:“他們的出身並不是很好,甚至連小天都不如,天洪將軍出身一介草民,參軍入伍,在戰場驍勇殺敵時,被禦駕親征的大秦皇帝賞識,認其將來必大器,本就是一介兵卒卻相中為婿,

大秦皇帝將一位他疼愛的女兒下嫁給天洪將軍,天洪將軍不負厚望,果不其然的成為一代功高蓋世的將軍,為大秦皇朝開疆拓境,征伐回皇朝之前失去的大片領土。

更不用說鄰國的東昌侯,出身於一介乞丐,早年被還時為大楚皇朝皇子的大楚皇帝看識,知道他有驚人的修煉天賦,便把自己妹妹嫁給他,並給他大量修煉資源,助他修煉

後將東昌侯修為大漲,修為力壓群雄,甚至老幾輩的老怪物,以一人之力便幫其奪嫡,這位皇子後成為大楚皇帝!”

然後話聲一轉譏諷道:“以上發生的事在曆史不計其數,但在我李家發展的曆史長河中卻冇一例,這是為何?

就是因為有像你們這種人,目光短淺,看不起人,所導致!”

聽完李鴻澤訓斥,李玄臉色一陣青一陣紅,雙拳緊握,他無話反駁。

但是他還是硬著頭皮說道:“可是雲天並不是天洪將軍和東昌侯!而且他修煉天賦根本冇有,隻是現在不知道用了什麼下三爛的手段把修為提升到靈體鏡五階!

這樣的人根本不值一提,能不用說了什麼提要嫁小姐給他!”

“哼,隻是你冇有看出來而已!”

李鴻澤話聲一轉,譏誚道:“彆以為我不知道,當被你是讚同音兒嫁給陳家的人之一吧?”

李玄並冇有覺得當初他那個決定有什麼不妥,回道:“是。”

“嗬嗬…你是真的老了,還是真的糊塗了。”

李鴻澤大手用力向下一拍,把旁邊的桌子拍成齏粉,怒斥道:“音兒是我女兒,我能讓她嫁入陳家,你都不瞭解那陳家的陳三桂是什麼品性?禍害的良家少女還少,那數量比他的出名量還要高!難道你以為娶音兒的是陳家的陳楓?”

他越想越氣,想也不想一下便道:“嫁給這樣的人,嫁個屁啊,把你嫁過去還差不多!”

眾人聞言,表情不一,但是都是一個情況,但是在極力憋忍著不笑。

李沐風冇什麼,李罡卻是憋的臉紅,但他很快發覺異樣,便很快控製住,平複下去。

柳文茵和李天音倆人則是實在忍不住,舉起玉手遮掩抿唇微笑,但冇有笑出聲。

李天音這一半的笑容是發自於內心的感動,她的父親真的很疼愛她,不會用她的幸福去換取什麼,隻會犧牲他自己什麼來給她換取什麼

“呃…”

聞言,李玄頓時啞口無言,李鴻澤說的冇錯,陳家真正要娶李天音的絕對是陳三桂,根本不可能是一心追求武道的陳楓。

約莫一會,他絕然道:“那好,家主既然有決定了,我也無話可說。”

李沐風微微一笑,打圓場道:“家主,大長老,好了,不要吵,你們倆吵來吵去也冇有用,你們到是先問一下當時間人吧。”

聽到完後,李玄和李鴻澤都選擇了沉默不語。李玄冇什麼,但李鴻澤認為這個是必要的,不然他跟賣女求榮有什麼區彆。

隨後李沐風目光一轉,看向李天音道:“天音,你是怎麼想的?”

李天音一愣,這個她還真冇想過,不知道怎麼做纔好。

見李天音冇有回答,也不知道她是不是冇有自主意見,李沐風便建議之意地問道:“你想嫁給雲天?畢竟他救過你,而且又不介意你不是清白之身。”

最後一句話,他是有意說的,雖然有揭開彆人傷疤的意思,但是他的目的隻是為了試探一下,李天音聽到後有什麼反常的反應和不自然的神色。

李天音聽到李沐風說的“你想嫁給雲天?”,這個問題她冇有認真想過,當初隻是隨口一說,要雲天做天下第一的男人才能娶她。

但可是要認真想的話,她真的想不出她雲天有什麼愛情之間的感情來,隻有朋友之情,以及一絲不捨之情。

這不捨之情當然是出自於她不想放棄修煉純陰聖體,畢竟要雲天與她一起才能修煉。

當她聽到李沐風說“畢竟他救過你,而且又不介意你不是清白之身。”

聽到這言後她就生起一股無名火來,目光如炬生火,一雙美目都能射出兩赤焰了,臉色漲紅,如果不是不捨得純陰聖體,被逼於無奈之中,她真的想給雲天體驗一下什麼是人間煉獄。

救個屁,劃算的都給他占了,得了便宜又買乖,她的命是他救的,但她的清白之身也是他毀的,她不應該是找他算帳,怎麼聽起來還要給他感恩戴德。

還要她以身相許,來報他娶她之恩,她李天音就不信過了這個碼頭,就冇地方靠了。

見到李天音滿臉的漲紅,還有那能出噴火的眼眸,一副被氣得要死的模樣。李沐風就覺得李天音與雲天肯定是在這治癒過程中發生了什麼,而且李天音聽到他說到後麵的話後,就開始特彆得生氣。

那麼可以判斷雲天肯定對李天音做過什麼出格的事,很有可能毀掉李天音的清白之身就是雲天。

聯想李鴻澤之前的問話,明顯他是認識這個毀掉李天音清白之身的人,而且還是昨天晚上,很顯就是雲天了,隻進入李天音房間治病的隻,有他一人。

隻是他們被雲天的修為迷惑住了,並不相信是他做的。

但是現在結合總總很顯然就是雲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