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可要記好了,拿走紙張的人要以最快的速度把內容記下來,然後傳給其他人,不得私藏,”束星北的聲音響了起來。

“是,”拿走武技的人齊聲應道。

剩下的人都鬆了口氣。有束總教官這麼一說,他們就不怕自己什麼也學不到了。

當然,他們也羨慕前麵就拿到武技的人,心裡暗暗自責,為什麼在浸泡藥池的時候,自己不能多提升一點呢。

“束總教官,您是幾階武師?”湯虎向束星北走了過來,好奇地問道。

“這還用問嗎?至少二階武師巔峰,龍騰在總教官手下幾乎都冇撐過一招,”洪峰答道。

“哼,我隻是好奇地問一下,要你管,”湯虎不高興了。

“對啊對啊,總教官,告訴我們吧,您是幾階武師?”葉正和黃天賜等人也圍了過來。

“超過二階吧,具體我也不清楚,”束星北含糊地說道。

超過二階?所有人都不禁倒吸了一口涼氣。他們之前就有所懷疑,如今被束星北親自證實,一個個都大吃一驚。

超過二階,那就是三階了。在千葉大陸上,有三階武師的存在嗎?

“大家不要驚訝。四大勢力,絕對有三階武師。之前的沐易成,實力就無比接近三級武師了。還有淩風堂主淩蔚,我感覺他不遜於沐易成,不是二階武師巔峰,也是三階武師初期,”束星北說道,“因此,你們雖然這次有了提升,也不能好高騖遠,小看了千葉大陸上的武者。”

“是,”軍葉軍團中隊跟在束星北之後,慢慢也變得越來越遵守紀律,這幫人來自外海,多少有點兒痞性和匪性。因為他們對束星北有種盲目的崇拜,漸漸的,他們在束星北麵前收斂了匪性和痞氣,也是有模有樣的成為了兵丁了。

這幫人拿到了束星北給予的武技,歡天喜地走了。

而束星北則再次找到了老族長。

“滿意了吧?”老族長斜睨著他,個頭矮小的他看上去目光不善。

“我說族長,你這份恩情我記在心裡了,總不能天天掛在嘴上說謝謝你,因為有你,溫暖了四季吧?”束星北苦笑搖頭。

“少來。小子,有事說事,”老族長不買束星北的賬。

老頭兒越是如此,越讓束星北感覺木精靈族值得信任。他最怕的就是那些當麵親親熱熱,背後向你下黑手的人。

“你不是答應了給我幾個人,帶到草葉島上嗎?”

“放心。我老頭子承諾過的事,肯定能做到,”老族長撇了撇嘴。束星北絕對是想藉助他們木精靈族對花草的熟悉,想帶幾個人回去治病救人。

對於束星北的這個心理,老族長掌握得清清的。不過老族長也不是一個頑固的人,他們木精靈族直到現在,才區區幾十個族人。困在這個地方,缺衣少食的,隻會把他們束縛得越來越死,到最後連滅族的可能都不能說冇有。

既然這樣,派幾個人出去發展,就顯得極有必要了。當年淩風堂堂主淩蒼天就表達過這種想法,讓木精靈族遷到淩風堂管理的地塊去,被老族長給拒絕了。

至於承永晟,一來到木精靈族,就表明瞭身份,想讓木精靈族人跟他走。

當然,承永晟那種假心假意,當即就被老族長給識破了。

不是老族長非得把族人困在這裡,隻是他們族長體型小,個頭矮,實在是不放心把他們放出去,稍微不小心,就被外麵的人給吃了個乾乾淨淨,一點兒痕跡都不會留下的。

倒是束星北,給了老族長不一樣的感覺。他自始至終冇在在束星北身上感受到惡意。就算有點兒小心思,老族長也能理解。

有長處,為人所用,纔是關鍵。怕就怕一無是處,還自以為是,那就是自取滅亡了。老族長對於自己族人在醫藥方麵的才能,還是有底氣的。

“那就好。暫時木精靈族冇有多少外來的威脅,我也打算回去一趟再來,到時候給您帶來物資,”束星北說道。

2k

老族長哼哼了兩聲,“這就是要走了?”

“對。您老人家派給我的人手,他們能建藥池嗎?”束星北笑眯眯地問道。如果木精靈族人也一樣會建藥池,等到了草葉島,束星北也想讓草葉軍團的年輕人試著泡一泡。海鷹隊裡的老人,包括李興在內,是冇有提升的希望了。新加入的年輕人,給他們一個機會,冇準兒還能給束星北帶來驚喜。

就連刑國彬,他也冇有超過三十歲,估計也一樣能有所提高。

“嗬嗬,你小子還真是貪得無厭啊。放心,我都想到了,兵熊熊一個,將熊熊一窩,你這個當頭的厲害,當然看不上無用的小兵了,”老族長歎了口氣,“他們都會建藥池。不過草藥,你可得自己準備。我們木精靈族再有多少收藏,也經不起你這樣折騰。說吧,你那裡還有多少人?”

“三五千人吧,”束星北也不能確定具體人數。

“那就對不住了,小哥哥,你自己想辦法籌集草藥,”老族長聽到人數是以千為單位的,當即搖頭。

這一回89個人,就著實讓老族長出了一大口血了,這小子還想空手套白狼,想得太美了。

“行吧,”束星北摸了摸鼻子。他知道自己的想法太過於美好了,人家木精靈族纔多少人,就算讓他們冇日冇夜地去準備藥草,冇有足夠的時間,他們也解決不了幾千人的藥池浸泡問題。

隻能把木精靈族人帶回去,讓他們開藥方,有草葉軍團龐大的隊伍,想籌集起足夠的藥草來,應該也不是大問題。實在不行,也可以再向木精靈族購買。

束星北打定主意,就向老族長表達了離開的意思。

“行行行,早走早好。你們再留下來,我真怕被你們給吃窮了,”老族長立即派人叫來了跟隨束星北離開的四個族長。

“宏青、宏紅、宏藍還有宏金,你們四個就跟著束星北走吧。在那裡住得好,就安安心心地留在那裡,開枝散葉,以後回來,把孩子帶來給我老頭子看看。住得不舒心,就找這個小子,讓他把你們帶回來,”老族長說著,明顯地動了感情,眼淚汪汪的。

宏青宏紅等四個人也是止不住地流眼淚。他們早就被老族長托付了,一定要在外麵想辦法活下來。四個木精靈,兩男兩女,正是兩對,年紀都不大,正是傳宗接代的好年華。

“好,那我們就告辭了,”束星北向老族長躬了躬身。這一趟來到寒湖靠山的一側,他的收穫不小。老族長為他煉製了本命蠱蟲,他們在這邊也采摘了不少草藥,除此之外,束星北還收穫了一架飛行器。

更為重要的,他收穫了木精靈族的友情。

對於木精靈這樣的種族,束星北不信冇有其他勢力打他們的主意,可從老族長這裡獲知的情況來看,木精靈族的族人冇有一個肯遷居其他勢力的地盤。

“葉正,騰出一枚通訊器來,交給族長,留下聯絡方式,”束星北吩咐道。

“是,”葉正毫不猶豫地將自己的通訊器留給了老族長。老族長也不矯情,直接收下了。

“他們四個,等回到草葉島,我會給他們配齊通訊設備,”束星北鄭重地向老族長說道。

“小子,我對你放心,你隻要不讓我老頭子失望就行了,”老族長終於吐露出了心聲。

束星北等人並冇有多做停留,隊伍直接開拔,朝著灌木叢林外麵而去。宋景和風一全,還有那名飛行器的機長,一道被帶走了。

木精靈族人想為他們送行,被老族長果斷地拒絕了。

“不要出去,”老族長喝道。他從束星北那裡,也獲知了不少資訊。比如,公司在天空有監控衛星,可以把地麵上海麵上的情況看得一清二楚。

按照束星北的安排,湯虎小隊乘上了飛行器。兩個俘虜也被帶了上去。

“一定要小心,”束星北叮囑道,他在通訊器上確定了草葉島的方位,交到湯虎手中。

不是束星北小心,實在是湯虎他們的實力不夠。如果不把兩個俘虜看好,他們被翻盤也極有可能。

“保證完成任務,抵達草葉島,”湯虎也鄭重地說道。他知道自己肩負的責任,如果他搞砸了,隻怕束星北能原諒他,他也原諒不了自己。

在誰也冇有注意到的時候,束星北放出了自己的本命蠱蟲金甲蠱,也同樣登上了飛行器。

湯虎果然夠謹慎,他帶著機長,一點一點地查驗著飛行器,確保冇有任何問題,又察看了燃油箱,保證燃油足夠他們飛到草葉島時,便在眾人的注視下,騰空而起。

“一定要小心。人在機器在,”葉正忍不住又叮囑了一句。

“保證完成任務,”湯虎在通訊器裡答道。

“那我們先到峽穀之下掩身,等到夜間,再離開,”束星北吩咐道。此時距離入夜,也不過三個小時。

草葉軍團中隊迅速分成小隊,朝著峽穀下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