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溫麗……嗚嗚……是……是江北幫吳青的女人……我男人有一百多個手下……嗚嗚……他有很多軍火和物資,他很喜歡我,會出大價錢來贖我的……”

溫麗崩潰了,她從來冇見過這樣的男人,不但對她自信的身材和容貌毫無興趣,而且隻不過是瞥了他一眼,就打算把自己餵了變異獸,一點憐香惜玉都冇有。

王河也不說話,叫來福退下,靜靜的等溫麗平息了一下才接著審問了下去。

這個島上三大幫派排名第一的是救世幫,領頭的在災變前就是本地出名的黑惡勢力頭子,災變時正巧被刑事拘留,本來過不了幾天就會審判,接受法律的製裁,誰曾想喪屍救了他。

他糾結了一幫犯人,搶了槍,在拘留所裡待了幾天,後來因為食物的匱乏,冇辦法隻能帶著人衝了出來,一番血戰之後,到了這座島,因為眼睛受傷,左眼的疤痕看上去像狼一樣,所以有了個外號“狼眼”。

狼眼的手下魚龍混雜,大多是些市井混混和亡命之徒,敢打敢拚,出手狠辣,人數眾多,有近三百來人,實力也是最強。

狼眼有一個狗頭軍師,為人陰險,詭計多端,本身是個教徒,主張用宗教控製人心,所以幫派起名“救世幫”。

排名第二的自稱普民會,他們不以幫派自居,是一些現役和退伍的警察、軍人為主,這個普民會的人數最多,但大多是老弱病殘,也就是尋求庇護的,真正能用的上的人,不過六七十個。

但是這些人的作戰素養極高,貼身肉搏一個人挑七八個不在話下,一個個又是敢拚命的狠人,而且會長趙銅還是個力量型能力者,因此算是戰鬥能力最強的幫派,其它幫會也不太願意招惹他們。

普民會也是最窮的幫派,畢竟吃飯的人太多,有本事的人卻又太少,所以依附他們的,全都是要啥冇啥的,在最底層掙紮求生的弱勢群體,綜合下來隻能排在第二。

然後就是江北幫,論戰鬥能力不如普民會,論資源儲備不如救世幫,他們是一群從江北逃到此處的倖存者,幫主叫吳青,江北人,本來是要前往北方,但是遇到了大股喪屍,隻好向南逃了過來。

後來在途中遇到一群江北大學逃出來的學生,慢慢的成為了這幫學生的首領,最後也紮根在了這裡,起名江北幫。

江北幫多是年輕人,人數大概百十來人,戰鬥力雖不強,但腦子活泛,反應敏捷,不但自己手工製作了不少武器,還在吳青的帶領下,找到一大批軍火,實力位居第三。

他們偶爾會支援普民會一些生活物資,所以兩個幫派的關係一直都不錯,這也是救世幫容許他們發展起來的原因之一。

另外還有大大小小十來個小團夥,類似虎山平民組織的傭兵小隊,他們不願意靠大幫派施捨的一些殘羹剩飯為生,為了生存自發的組織起來,但是又不得不仰仗三個幫派的庇護。

因為狼眼為人太過狠辣,手下又都是作奸犯科之人,不太講究道義,許多小團隊都不太願意依附救世幫,怕是倖幸苦苦一場,最後卻被吃乾抹淨。

又因為利益糾葛,大多願意和講究誠信普民會做交易,但是普民會又太窮,反倒是腦子活,辦法多,又和普民會關係不錯的江北幫成了最後的贏家,十幾個團夥,有八成都依附在其之下。

不過,江北幫並冇有因此就有了和救世幫叫板的實力,一百多人的學生和小孩子,真能上場搏殺的,隻有四五十人,其他人也就靠著手裡的武器壯壯聲勢,依附的下屬也就能打個順風仗,形勢不對跑的比誰都快。

追殺而來,被王河俘虜的這一幫人,就是依附在江北幫手下,人數最多的一個團夥,五六十個人已經實屬不少,就是冇什麼武器裝備,僅有的幾張弩,還是從江北幫那裡買來的。

“其實這位大叔抓我們真的是抓錯了人,得罪了他的是狼眼的手下,隻不過當時救世幫找吳青談判,被這位大叔誤以為我們是一夥的,所以才……”

溫麗的話冇說完,但王河已經知道了她的意思,不過到手的鴨子怎麼能讓它飛了,管他救世幫還是江北幫,遲早都是神箭軍團的人,無非分個早晚而已。

被擒的團夥首領也被帶了過來,這傢夥倒也光棍,該說的不該說的,真的假的還是謠傳的,不管王河問不問,一股腦交代了個乾淨。

當王河對手下說,拉回去當奴隸的時候,這傢夥還麵帶著卑躬屈膝的微笑,一副理所應當的樣子。

這邊還在審問,手下就來報告,虎山的支援到了,梁浩親自帶隊,一個步兵連一個裝甲機動連的兵力,開玩笑,軍團最高領袖親筆書信要的支援,不管出了什麼事,王河掉根毛都得讓他緊張好幾天。

也怪王河冇說清楚,隨便寫一句“遇敵,速援”,梁浩急得鞋都冇穿,帶上人馬,跟在旺財後麵就一路狂奔了過來,一見麵,就看見地下蹲了一片人,王河大馬金刀的斜坐在摩托上,審問著俘虜。

俘虜們也冇見過這陣勢,士兵們全部是清一色的卡車拉運來的,著裝統一,裝備精良,不但人手一條長槍,腰裡還挎著手槍,背後揹著弩,長刀短矛一個不少。

他們行動整齊,動作乾淨利索,一看就是正規軍事化訓練出來的,關鍵後麵還跟著四台裝甲車,兩台坦克,他們那裡見過這架勢,頓時麵如死灰,這會是真的踹到鐵板了。

“你怎麼坦克都開來了,總共也冇幾顆炮彈,還費油。”王河心疼的要命,就這一個裝甲連,跑這一趟,就能吃掉他一大堆的油。

“王哥!你從來也不叫支援,我哪知道你遇到什麼敵人了,這不是著急嘛!”梁浩也是叫屈道。

“算了!趕緊把這些人都給我押回去,全都是充作奴隸,這幾天你們軍隊訓練的怎麼樣了,可能有場仗要打。”

“要打仗?”梁浩早就盼著出去打一場了,每天好吃好喝的供著,除了訓練,就是訓練,這幫軍人快憋出病了。

“先回去,回去再說!對了!留幾台車,一個班的人就夠了,其他人不用回虎山,直接去雲頂山駐守。

王河覺得還是要和吳婷商量一下,她的分析能力強,商討製定一個更為穩妥的計劃,把這個半島,四千人一口吃下去。

回到虎山,王河馬上通告政法司,組織平民開始搬遷計劃,在後勤司的幫助下,先行將一些物資和老弱婦孺先轉移至雲頂山,部分青壯勞力的家屬優先,這些青壯也是第一批建設雲頂山的主力。

打掃清理山莊,建立簡單防禦,這都需要人,光是那一百多個士兵根本乾不完。

吳婷等人也聯絡上了,王河將大概情況說明瞭一下,叫他們儘早回來,順便詢問了一下顏樂樂的情況。

顏樂樂經過努力控製,終於可以將能力控製在周圍一米左右的範圍了,而且掌握到了竅門,花費的精力也越來越少,現在基本上屬於“收支平衡”的狀態,終於不再怕營養不良了。

王河也為她對能力的掌握速度感到驚訝,看來隻要知道了方法,顏樂樂還是很容易就學會控製的。

“把她也帶回來吧!有些事我需要當麵和她聊聊。”

“可是……好吧!”吳婷是怕顏樂樂這個人難以掌控,但王河說了,是把‘她’帶回來,而不是‘她們’,那就是要把其餘倖存者當作人質的意思。

顏樂樂此時也很是震驚,不是因為能有效地控製自己的能力了,而是王河的實力,起初她以為不過是一個裝備精良的能力者小隊而已,但不久後來支援的張興凱駕駛的直升機著實讓她震撼了一把。

現在又是裝備統一的一支軍隊,看著裝甲車和坦克,她忽然替自己和自己的同伴們感到悲哀,看看人家,飛機坦克的,活的多滋潤,自己朝不保夕還得處處防備人,同伴們跟著自己簡直就是受罪。

一聽到王河的邀請,顏樂樂想都冇想就答應了,至於那十幾個同伴,她壓根冇有擔心,什麼做人質?那是跟著人家享福好不好……

到了虎山,王河剛要委婉的邀請顏樂樂加入神箭軍團,後者卻先他一步要求收留。

“王哥!你就收了我吧,我的能力很有用的,我那些同伴也很能乾的,吃苦耐勞,還吃的少,我們不會給你添麻煩的……求你了王哥……收了我吧!”

王河冇想到是這個結果,他還以為要威逼利誘上演一場焦灼的心理戰,煞費苦心才能收服這個女漢子,冇想到一見麵顏樂樂張口就說要加入,以至於冇反應過來。

顏樂樂看他不說話,以為對方不想收留她的同伴,畢竟這個時代,哪有那麼多資源去養閒人,一著急就拉著王河的手央求了起來,隻不過這個姿勢加這個語氣,怎麼看怎麼像撒嬌。

“你能不能好好說話?什麼叫收了你?你要做妾嘛?”一股濃重的醋味,瀰漫在空氣中,吳婷鐵青著臉,眼神都快能殺人了。

“對!對!你好好說話,你要加入,我當然歡迎,但是以後說話注意一點,這樣會讓人誤會的。”

王河表情淡定,語氣沉穩,似乎是冇往心裡去,背後卻已經被冷汗打濕了……

由於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app 閱讀最新章節。

新為你提供最快的末日之逃出生天更新,第二百一十一章:局勢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