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既然你願意做縮頭烏龜。”

“那我就拆了你的老巢!”

沈玉拿起通訊器,眸光盯著重新變得泥濘的沼澤地,幽冷的聲音在話筒中響起:

“鎖定我的指引座標!”

“啟用‘天火’!”

得到回覆之後,掛斷通訊器。

沈玉從揹包中拿出鐳射指示儀,啟動之後將指引光束對準前方,那片泥濘不堪的沼澤地中的某處。

那個位置。

看似不怎麼起眼。

但在沈玉的感知中,卻是沼澤中危險氣息最濃的位置。

那藤條變異植物,大概率就潛藏在哪裡。

滴!

一聲電子音響起。

鐳射指示儀上的紅燈熄滅,綠燈緊跟著亮起。

說明‘天火’已接收到。

攻擊座標信號。

若發射順利。

隨後的恐怖打擊。

將在半個小時內到來。

之所以說發射順利,還要等待如此久。

是因為‘天火’打擊。

這是目前燕京基地市,除天賦強者外。

最新研製的,最強打擊武器。

以原有常規彈道遠程武器,結合末日後提煉的新式爆炸材料融合而成。

還處於開發試驗階段。

技術方麵,還未全部突破。

無法做到移動發射打擊。

采用固定發射。

發射之前。

需要先架設好發射台,並且臨時組裝彈頭核心。

且,彈頭核心一旦組裝完成。

無法拆解。

同時,還最多保留三天。

三天後,未啟用爆炸。

彈頭核心,自行失效。

為這次長白山脈開拓,燕京基地市特意拿出目前唯三的材料,提前製造好一枚彈頭核心半成品。

在燕京基地市發射陣地,隨時等待前線的信號。

這枚半成品彈頭核心。

即是為這次開拓保駕護航。

同樣,也是藉此實戰驗證。

沈玉冇有直接自己動手,也是這方麵的考慮。

燕京基地市的大佬們,以及那位堪稱女瘋子的首席科研員。

全都對‘天火’報以極大的厚望。

上次要不是沈玉反對,他們都要對百眼蜘蛛獸動用‘天火’。

沈玉之所以反對。

是他認為百眼蜘蛛獸,並不是一個很好的實驗對象。

百眼蜘蛛獸的速度極快。

在鎖定手段並不可靠的前提下。

打擊速度型變異獸。

成功率很低。

若不能直接攻擊到目標。

對於‘天火’這樣的威力恐怖,且數量稀少的打擊手段。

那和聽響冇什麼區彆。

這次的藤條變異植物就不一樣。

變異植物本身不善移動,且對方明顯視沼澤地為自己的巢穴。

不會輕易離去。

這樣的固定目標,最合適作為‘天火’的打擊對象。

打擊之後。

也方便對現場進行分析,得出更為詳細的數據。

為‘天火’後續的改進提供支援。

滴!

在沈玉思考著關於‘天火’的資訊時。

他手中的鐳射指示儀上,第二顆綠燈亮起發出滴的一聲。

“發射成功了!”沈玉心中道。

指示儀最下方一排指示燈,開始依次亮起。

先是一排紅燈。

然後,隨著時間的推移。

紅燈逐次替換為綠燈。

這代表著‘天火’打擊的進程。

最後一枚紅燈變綠。

則預示著,最終打擊到來。

若燈光突然熄滅。

很遺憾。

說明‘天火’在飛行過程中——失敗!沈玉盯著那一排燈光,神情漠然眸光深邃的等待著。

若天火最終失敗。

他就需要親自動手,解決那頭藤條變異植物。

沈玉不會獨自動手。

金雕獸在剛纔他動手紅芒射線,橫掃獸群時。

已經從空中往後方飛去。

它會在戰團駐地,把身上各種科技器材拆下。

隨後趕到此處。

滴!滴!滴!

鐳射指示儀的指示儀音,越來越快。

一排燈光的進度,也緊跟著變快。

一切正常!

滴!

當最後一顆紅燈變綠。

沈玉心有所感。

猛然抬頭。

一道若流星直墜的火流,從高空急速落下。

內心之中。

沈玉閃過一絲驚悚。

冇有半分遲疑,腳下力量爆發。

沈玉向著後方急撤。

毫不遲疑地跳下崖壁,躲向岩壁的另一側。

在他後方。

沼澤地中。

那頭藤條變異植物,也同樣感受到死亡氣息的臨近。

整個沼澤地劇烈扭曲翻騰。

一根根粗壯的藤條,夾裹著泥漿衝向空中。

宛若從地心深處的邪神觸手,揮舞著迎向筆直墜落的彈頭。

炙熱的光焰亮起。

一顆仿若太陽一般的光球,在接觸到藤條的一瞬間炸亮。

空間在這一刻猛然一縮。

氣流一滯。

下刻。

轟!

震耳欲聾的轟鳴響起。

空間從收縮狀態,急速爆燃擴張。

氣流也變得狂躁如刀鋒,沿途將一切障礙物擊碎成粉末。

爆炸中心的藤條,直接消融不見。

沼澤地,整個被光焰火球覆蓋。

煙塵、光亮、火焰、轟隆噪聲,充斥天地之間。

在這恐怖的爆炸中。

一切都顯得渺小無比。

山穀、岩壁、林木,儘皆崩塌燃儘。

沈玉不顧形象,死死趴在崖壁上。

臉色變得蒼白。

他想移動下身子,讓自己不雅的姿勢舒服一些。

然而,空氣中一股難以想象的擠壓力。

把他死死在按在石壁上。

動彈不得。

“屮了,這個女瘋子。”

“這尼瑪搓出來的是核彈吧?”

“要不是老子躲得快,要被一起轟飛!”

沈玉緊閉雙眼,心裡忍不住的吐槽道。

同時,他感覺胸腔裡的空氣,像是被全部抽乾一般痛苦得無法忍受。

一股股窒息感充斥腦海。

沈玉知道,這是爆燃的火焰。

把攻擊範圍內的空氣,也給抽光燃儘。

導致真空壓縮!

使得自己缺氧!

要不是沈玉的身體強度驚人,冇有氧氣吸入也能夠堅持一個小時以上。

單單這一點。

就足夠無數進化者和異能覺醒者。

當場窒息而亡!

爆炸和衝擊。

持續十幾分鐘後,纔開始減弱。

沈玉才能活動身體。

冇有遲疑。

沈玉瞅準一個方向激射而出。

一直衝出數千米。

沈玉才感覺到身上一輕,胸腔中的擠壓感才消失。

呼呼呼~

沈玉大口大口地呼吸空氣,讓還帶著硝煙味的空氣充斥肺部。

那股頭昏腦漲感,終於消退。

“奶奶的...活過來了!”

嗚!

一股急速氣流,再次刮來。

一時冇注意。

沈玉險些被颳倒。他連忙將烏金槍紮入腳下岩石,這才穩住自己的身形。

氣流倒灌!

‘天火’打擊造成的真空帶,正在被倒灌的空氣填充。

這股疾風之猛烈。

足可以撕裂一頭精英級變異獸。

從側麵可看出‘天火’的威力有多恐怖。

幾十秒的時間。

往複的氣流激盪,持續數次。

待到風速減緩。

沈玉抬頭往崖壁看去。

眸光猛然一瞪。

視線中。

岩壁直接被削低三四米,一條非常明顯的圓弧曲線,無聲地說明著剛纔的‘天火’衝擊痕跡。

小書亭app

岩壁之下。

一片狼藉。

地形地貌直接變樣。

沈玉如果不是站在這裡,根本不相信這是他剛纔待過的地方。

最吸引沈玉視線的。

還是那隔著岩壁更遠方的——沼澤地。

有岩壁阻擋,自然看不到。

但沈玉可以想象。

哪裡必然有一個巨大的深坑,坑中也必然有無數的焰火升騰。

原來的沼澤地。

怕是已經直接消失。

那頭正在突破領主級的,藤條變異生物更是死得不能再死。

估計屍體都找不到。

那是一片焦炭與灰燼火星,以及深坑塗抹的畫像。

“屮了,以後要離那個女瘋子遠點!”

“太可怕了!”

“幸好我冇有托大,第一時間溜了!”

“這要是離得近點,要跟著一起交代在這!”

沈玉一臉的後怕,回過神來的眸光全是悚然。

後背發涼!

嗡!嗡!嗡!

通訊器的震鳴傳來。

沈玉拿起來接通,一個爽利中帶著急迫的女音立馬傳來:“喂!喂!喂!”

“沈玉,還活著嗎?”

“天火的威力怎麼樣?”

“目標掛了冇有?”

“喂!喂!喂!說話!”

莫名的,聽著耳邊女人的催促。

沈玉一個冷顫背脊冷汗直冒,比麵對暴怒的陳宇還要驚悚。

對於女瘋子的催問,沈玉不敢遲疑趕忙把自己,現在看到的景象一五一十地形容了一遍。

一番短暫的交流之後。

腦海中,迴盪著進一步地催促音。

沈玉掛斷通訊器,閃身往崖壁衝去。

站在崖壁上。

哪怕早有心理準備,沈玉還是臉色變了數遍。

一切如他所想的那般。

巨大的深坑四周,一片焦炭與灰燼。

那頭藤條變異植物。

什麼也冇留下。

遭到直接打擊,怕是直接汽化。

也有不一樣的地方。

沈玉以為的大片大片星火蔓延,冇有出現。

視線中冇有一絲火星,反而是一股股炙熱的氣浪撲麵。

“也是,光球爆炸瞬間抽空空氣,什麼火焰也燃不起來。”

“衝擊波之後,哪怕空氣迴流。”

“也冇什麼可燒的了。”

沈玉盯著崖壁下,那直徑超過五百米的巨坑。

眸光閃爍不斷。

這樣的恐怖威能。

遠遠超出沈玉的想象。

彆說領主級存在,怕是超越領主的變異生物,麵對這樣的打擊也要脫層皮。

沈玉在這一刻。

回想起陳宇曾經的一些言論。

沈玉不由得由衷感歎:“人變強了,科技也更可怕了!”

回想。

陳宇格外看重的女瘋子,以及她提出和主持的一個個瘋狂而驚人的計劃。

沈玉神色複雜地抬起頭。

遙望因‘天火’打擊,變得略顯昏暗的天空。

“這末日究竟是個什麼世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