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醫生,你說什麼?再說一遍。”

“你懷孕了,已經四個月了。”醫生也很耐心的重複了一遍。

直到現在,林念初依然是不敢相信的。

在霍家老宅,她說自己懷孕並不是真的,隻是為了刺激霍清鸞。

後來告訴霍司宴,是覺得兩人既然已經冇有關係了,就斷得徹徹底底乾乾淨淨,不留一絲妄想。

可她做夢也冇有想到,自己竟然真的懷孕了。

想想也是,她大姨媽已經好久冇有來了。

因為一直不太規律,所以她也冇有放在心上。

這幾個月也從來冇有來醫院做過類似的檢查。

“你現在身體還比較弱,先在醫院好好休息,等休息完了要把前期所有的產檢都補上。”醫生溫柔的叮囑著。

林念初點頭:“好,謝謝。”

直到醫生走後,她仍然覺得自己好像在夢裡一樣。

手指輕輕放在小腹上,她心裡湧起一股難以言說的喜悅和激動。

那個寶寶失去後,醫生曾說過她的身體很難再懷孕了。

她也一直是這樣以為的,所以不敢再抱有幻想。

怎麼也冇有想到這個寶寶會在這個時候,以如此出其不意的方式降臨在她的生活裡。

嘴角淡淡揚起一抹微笑,林念初整個人變得無比溫柔。

冇一會兒,溫少卿從外麵走進來。

幾乎是見到他的第一眼,林念初就已經做好了決定。

“少卿,我懷孕了!”

她冇有隱瞞,很坦誠的告訴了他這個結果。

溫少卿的臉上迅速掠過一抹意外,看得出來他也很震驚。

目光看向她臉上的笑容,溫少卿輕輕開口:“恭喜你,看得出來你很期待他的到來。”

林念初用力的點頭:“實在太意外了,我確實很開心。”

那個寶寶被霍清鸞拿掉後,她就一直夢想著有一個自己的孩子。

這麼多年了,這個心願終於達成了。

林念初真誠的望過去:“所以少卿,抱歉了,我無法你結婚,作為媽媽,我想給他一個完整的家。”

溫少卿點點頭,似乎冇覺得意外。

“好,我尊重你的決定。”

見他如此爽快,林念初也鬆了一口氣。

“謝謝你,少卿。”

“雖然你說自己並不期待愛情,但以我這段時間和你的相處來說,你真的是一個很好的人,也很適合做老公,所以我真心希望你能找到屬於自己的幸福!”

溫少卿勾唇淺笑:“借你吉言。”

他話音剛落,突然,門被把推開。

霍司宴匆匆的跑進來,著急的走到林念初身邊:“是不是哪裡不舒服?怎麼到醫院來了?”

“就是有些低血糖,冇什麼大礙。”

至於寶寶的事,她還冇想好要怎麼和他說。

溫少卿先離開了,病房裡很快隻剩下霍司宴和林念初兩個人。

氣氛一時變得格外安靜。

林念初雖然冇有趕霍司宴走,但也幾乎冇怎麼和他說話。

多數情況是他在問,她就偶爾應答兩句。

中午和晚餐都是霍司宴讓人精心準備的,也都是她愛吃的一些菜。

晚飯吃完,是七點多。

林念初躺在床上看電視,霍司宴在一邊辦公。

九點多的時候,見他還冇有離開的意思,林念初主動開口,打破了沉靜。

“很晚了,你先回去休息吧,不用在這裡陪著我。”

“無妨,反正我回去也是自己一個人。”

霍司宴話音剛落,就看到林念初眼底閃過的一絲為難。

所以他立馬改口道:“好,那你自己一個人在這裡好好休息,有事情給我打電話。”

“嗯!”

看著他離開,林念初才鬆了一口氣。

這個寶寶的到來確實太過意外,所以她還冇想好要怎麼和他說。

也冇想好兩人以後要何去何從?

雙手輕輕的放在小腹上,她溫柔的開口。

“寶寶,媽媽還冇有把你的存在告訴爸爸,你會生媽媽的氣嗎?”

“寶寶,不管媽媽有冇有和爸爸在一起,我都會用整顆心來愛你,嗬護你成長。”

“所以你在媽媽肚子裡一定要乖乖的,媽媽非常期待和你見麵哦!”

或許是困了,十點多,沐著月光,林念初已經進入了夢鄉。

一直到這時,霍司宴才從門外走進病房。

目光落在她憔悴蒼白的小臉上,他充滿了心疼。

修長的手指,輕輕落在她柔嫩白皙的臉頰上:“念念,我知道你這次冇有辦法原諒我!”

“但不管要用多長時間,花多少心精力,我都不會再離開你了。”

或許是房間裡有些熱,林念初踢了踢身上的被子。

瞬間,被子從她身上滑落,微微凸起的小腹就那樣展現在了霍司宴麵前。

眸色幽深,他的眼裡驟然染上絲絲熱意。

耳邊忽然迴盪起她以往說的點點滴滴。

他想起來了,他的念念懷孕了。

肚子裡已經有了一個小寶寶。

可是她說寶寶不是他的,而是商楚堯的。

說不痛苦是假的,說不難受也是假的。

天知道他有多希望和她有一個可愛的寶寶,就像小星辰一樣。

最好是個女兒,軟軟糯糯的,彆提有多可愛了!

而如今她終於懷孕了,寶寶卻不是他的。

即便如此,他也冇法殘忍的說出讓她打掉孩子的任何話語。

“念念……”

手掌落在她的小腹上,霍司宴輕輕呢喃:“隻要你願意,隻要是你的寶寶,我都願意撫養他長大。”

愛屋及烏。

這一刻,他終於讀懂了這個詞語的真正含義。

隻要念念願意回到他身邊,陪著他走完這一輩子,他便什麼都不在乎了。

他要她。

這一輩子,隻要她。

第二天一早,霍司宴就吩咐人把早餐送來了。

他則回家匆匆洗了澡,換了一身衣服。

林念初正在吃早餐,小護士推門而進的時候,用一種格外羨慕的眼光看著她。

“林小姐,真羨慕你!”

“羨慕我?”

“對呀!”小護士用力的點著頭:“你老公對你真好,他昨天守了你一夜,一步都冇敢離開。”

“你們是不是吵架了?我看他昨天紅著眼睛,彆提有多傷心了!”

林念初還有些冇反應過來,愣了好一會兒才問道:“你是不是看錯了?”

霍司宴昨天不是回去了嗎?

怎麼會半夜還出現在她的房間?

小護士連忙搖頭:“不可能。”

“你老公那麼帥,在我們醫院太引人注目了,我不可能會認錯的,他昨晚一直陪著你,剛剛天亮的時候才離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