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花月掌門咬牙:“您真要護著這個罪人嗎,她可是罪人啊,這種罪人,你怎麼能這麼護著她?”

“當年!......”

花月掌門繼續:“她可是斬殺了百萬生靈!難道您不覺得她是個大惡魔?”

“小月!......”

花月掌門刺耳的聲音,一句一句傳到火文娜的耳朵裡,讓火文娜整個人,宛如刀割。

她整個人都難受到了極點,當年她可是待小月宛如自己的妹妹。

她會講很多故事給妹妹聽,可現在,她這個妹妹,對她再冇有一絲感覺,簡直恨不得想讓她碎屍萬端,魂飛魄散。

現在秦楓城也體會到了火文娜的痛苦。

這種痛苦,乃是錐心之痛。

他有點心疼火文娜了。

火文娜雖然在為‘聖泉帝君’做事,但是她這不是她真正的用意。

甚至當年,她斬殺那百萬生靈,也是受了‘聖泉帝君’的欺騙,聖泉帝君騙她可以救活那個人,她纔去殺了那百萬生靈。

她真的是被‘聖泉帝君’騙了,她內心深處,其實還是善良的。

她並冇有真心想殺那些人。

現在花月掌門,口口聲聲叫火文娜是惡魔,口口聲聲想要殺死火文娜,這是他不能忍的。

“花月掌門。”

秦楓城冰寒:“我再說一遍,她是我的朋友,我不許你們傷她,她這次回來,隻是想見見當年的‘家’,也想見見當年的‘家人’。”

“你若是不把她當成家人,那就不要用這麼惡毒的話,去攻擊她,其實她的心裡,一直把你們當成家人。”

秦不難聲聲為火文娜撐腰,她不知道這樣為火文娜撐腰對不對,但他內心深處,就是想保護一下火文娜。

這個世間的道德無關,隻跟自己的內心有關。

被秦楓城這樣一說,站在大廳裡的花月掌門,微微一怔,她也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她萬萬冇想到,北荒一派的小少主,居然這麼為火文娜說話。

想到這裡,她忍不住想起了當年的大師姐‘火仙子’,當年的火仙子,可真的是對自己寵愛有加。

不僅教自己修習仙術,還給了自己很多法寶,她簡直把自己當親妹妹一樣看到。

這些感情,是她這麼多年,從未感受到的。

現在她想起這點點滴滴,心裡突然也有些難受,當年最愛她的人,就是大師姐火文娜,她怎麼能忘記。

可是,她最接受不了,自己的大師姐,變成了人們口中的惡魔。

她內心深處,是極度痛苦的。

現在,小少主秦楓城,突然跳出來,無緣無故的來保護大師姐,她內心深處,也有些愧意。

當年大師姐對她那麼那麼好,難道她還不如秦楓城一個陌生人嗎?

想到這裡,花月掌門的眼淚,突然從眼角滑落下來,她突然有點想通釋懷了,她真的不應該恨大師姐,她應該理解當年大師姐的痛苦。

“好!…”

花月掌門含著淚,緊緊攥拳,看向火文娜:“火文娜,那你告訴我,你這次回‘靈花神派’,到底是為了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