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宴清的話讓災民們重新燃起希望,災荒總會過去,他們要做的就是好好活著。

施粥是每天一次,七十輛馬車的糧食雖然多,但平分到每個人頭上也隻夠吃兩個月,他們隻能節省著。

梁鐸將縣令之位還給沈宴清的事,幾個兄弟很快就知曉了,他們心中皆是複雜。

沈宴清一心為民又有能力,是個不可多得的好官,他當這鎮江府的縣令是名正言順,兄弟們都是心服口服。

但是他們畢竟是暴民,是忤逆朝廷的存在,梁鐸當縣令對這些兄弟來說更像是護身符一樣,守著鎮江府朝廷也輕易不會取他們性命。

但現在連唯一的籌碼都冇有了,兄弟們都是誠惶誠恐,生怕沈宴清把他們上交給朝廷。

“大哥,要不我們逃吧!”

李彪抱著頭蹲在地上沉默了許久,沈宴清是他放進城的,雖然他救了鎮江府的災民,但若因此讓兄弟們丟了性命,李彪不會原諒他自己。

“說什麼傻話,我們能逃哪去,咱們這些人身無分文,出去也難逃一死!”

石磊對著他翻了個白眼兒,很是看不上李彪的懦弱。

“我果然冇看錯你,李彪你就是個孬種!”

“你行,你厲害,那你說兄弟們要怎麼辦,萬一沈宴清真的翻臉,咱們就隻能等死了?”

李彪被他的嘲諷激出怒火,梗著脖子質問,他怎麼就孬種了,還不是為兄弟們著想。

“都閉嘴!”

梁鐸被他們吵得腦袋疼,臉色一沉就讓兩人住嘴。

“我相信沈縣令的為人,不會做過河拆橋的事,而且鎮江府現在缺人手,咱們這些人彆的冇有,但都有一把子力氣,正好能幫沈縣令乾活。”

梁鐸跟沈宴清賣好,在災民麵前給他正名就是為了給兄弟們留一條後路,他雖然能力平庸但識人的能力還是不錯的。

梁鐸能看出沈宴清為人正直,獎罰分明,他們這些人都是有眼色識時務的,沈宴清不會隨便處置他們。

正如梁鐸所想,沈宴清是欣賞他們的,今天梁鐸在災民麵前說的話做的事就已經表明瞭他們的立場。

沈宴清不是過河拆橋的人,既然梁鐸已經投誠,他也會給予重用。

“相公,梁鐸等人你打算怎麼安排?”

薑妙給他倒了杯茶,在他旁邊坐下開口問道。

她現在對梁鐸幾人印象很好,也覺得這些人是可用之材,沈宴清現在正缺人手,若是將這些人收編,也不失為助力。

“鎮江府重建需要人手,梁鐸等人對鎮江府情況比較熟悉,我打算讓他們負責重建工作。”

兩人的想法不謀而合,薑妙和沈宴清相視一笑。

“相公想好怎麼重建了嗎?”

現在鎮江府處於完全停滯的狀態,田地荒著,城中的商鋪都早已關門,還有城外的災民也需要安頓,現在天氣越來越熱,城外那些死去的災民需要儘快掩埋,不然薑妙擔心會引發疫病,到時候纔是麻煩。

越想越覺得嚴重,薑妙把心中的擔憂告訴沈宴清。

“城中還需要有大夫坐鎮,藥物也要備著,那些災民餓了這麼長時間,誰也不能保證他們冇染上病,之後進城前最好做個體檢……”

薑妙的話給了沈宴清警醒,他想到之前在書中看到的觀點,災害後受災地的居民經常會出現疾病,就算冇出現未雨綢繆也是應該的。

“你的擔憂是有道理的,我會讓梁鐸去統計下城裡現在有多少大夫。”

“嗯,若是冇有就去其他城鎮看看有冇有願意來的,我這邊還有些錢,雇傭大夫和買藥是夠用的。”

“妙丫.……謝謝你。”

沈宴清胸中滾燙,緊緊握住薑妙的手,臉上滿是動容。

他知道那些錢都是薑妙存著買鋪子的,可現在她不僅跟自己來了鎮江府賑災,還把積蓄都拿出來給他用,沈宴清最清楚薑妙有多“財迷”,但現在為了自己卻毫無保留,這如何不讓他感動。

“錢冇了還能再賺,先安頓鎮江府的百姓要緊。”

薑妙知道事情的輕重緩急,既然他們已經來了鎮江府,儘快讓鎮江府恢複往日的生機繁榮纔是正理。

“嗯,我這就安排下去。”

說著沈宴清就出去找梁鐸,他作為薑妙的丈夫本該為她遮風避雨,然而卻是薑妙一直幫他解決問題,沈宴清想要強大的**越發強烈。

“統計大夫數量?”

梁鐸聽了沈宴清的來意,疑惑出聲,他們中也冇人生病,找大夫做什麼?

“那些災民身子或多或少都有損耗,乾活前最好檢查一下,而且城外的屍體堆放了許久,現在天氣熱恐怕會擴散疫病。”

沈宴清解釋完梁鐸恍然大悟,臉上都是後怕。

“怪不得呢,石磊的村子前幾年遭遇水災,等水退去,村裡人都高熱不退、上吐下瀉,死了不少人,看來應該就是爆發了疫病了……”

“嗯,所以這件事要儘快去辦,城外的屍體也要儘快焚燒掩埋,讓兄弟們用衣服捂住口鼻,最好不沾染上那些臟東西。”

“知道了,我這就去辦。”

梁鐸也知道事態嚴重,得了吩咐就立馬出門了。

石磊帶著一隊人去處理屍體,有些屍體都發臭了,死者親人還想著挖坑掩埋趕緊被石磊製止。

“都讓開,這些屍體要統一焚燒,死人的地方都彆待了!”

“官爺,不用勞煩您,我們自己挖坑埋了就行……”

這都是他們的親人長輩,哪能就隨便燒了呢,而且跟一堆屍體一塊燒了,之後連骨灰都分不清誰是誰的,他們之後祭拜都找不到地方,這怎麼看都是大不孝的做法。

“都什麼時候了,縣令大人讓焚燒掩埋是為了你們好,這些屍體上麵都帶著疫病,你們共處了這麼久,說不定身上也染上了,還不讓爺燒,我看你們是想一起死!”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