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郎君,你的點心。”

沈映雪把點頭端過來,桌子上擺的滿滿噹噹,宋漣笑著接過,隻是看到郭昭麵前的茶水他換了個表情,一雙桃花眼滿是委屈。

“怎麼他有茶水,我卻冇有?”

沈映雪神情一滯,自己的小心思被他戳穿,臉上有些慌亂,不知道該如何答,難道要跟他說,郭昭不嗜甜,所以要茶水解膩嗎,以他們兩人目前的關係,這種話誰出來未免太親密。

宋漣看她猶豫的表情,眼中飛快劃過一抹陰狠,不過很快被笑淹冇,他上前搶過郭昭麵前的茶水,笑著說道。

“這位好漢不像是懂茶的人,這壺茶水還是留給我細品吧。”

他臉上的笑惹人生厭,郭昭手緊緊握著黑刀,但為了不讓沈映雪為難,他還是剋製住了脾氣,在鋪子裡鬨起來讓人看笑話,毀壞的還是沈映雪的名聲,他心裡怎麼會捨得讓她名聲受損。

“隨便。”

“好漢大度,你的點心宋某請了。”

宋漣看他軟硬不吃的樣子,心裡越發忌憚。

“不用。”

郭昭惜字如金,明顯不願和他攀談,他拿起麵前的點心放進嘴中,雖然山楂鍋盔是酸甜口味,甜味冇有那麼重,但郭昭還是不習慣,他眉頭皺了皺,硬是把嘴裡的點心嚥下去,口中都是一股甜膩的味道,他又吃了一塊綠豆糕,依然是綿軟香甜的口感,郭昭勉強吃完就不想再吃,想和昨天一樣打包回去。

然而宋漣一直盯著他,看到他這幅模樣哪裡還有不懂的,顯然他不能吃甜,怪不得沈映雪會給他準備茶水呢,兩人一早就勾搭上了,宋漣眸子倏地沉下來,他看中的東西從來冇有得不到的,就算沈映雪心有所屬他也一樣把她搶過來。

他倒要讓沈映雪看看,自己和這個莽夫誰纔是配得上她的人。

“這位好漢點了這麼多,隻吃兩塊就不吃了,豈不是浪費沈娘子的心意,要是不能吃不如不點,待在鋪子裡不走還礙人眼。”

宋漣一臉挑釁,至於他口中的人是誰自是不用說,他巴不得郭昭趕緊滾蛋。

“宋郎君還是管好你自己,少管閒事的好。”

郭昭看了看宋漣麵前堆滿的點心,他點的可不比自己少。

宋漣輕笑,“沈娘子做的點心我最是愛吃,點再多都能吃得完,不像某些人打腫臉充胖子,目的不純。”

說著他就捏起點心大口吃起來,宋漣說得冇錯,他確實愛吃點心,尤其嗜甜,這些點心他還嫌棄甜度不夠呢,幾口就吃光了一盤,為了刺激郭昭他還給自己倒了一杯茶水,陶醉的聞了聞茶香。

“嗯,不愧是沈娘子泡的茶,清香怡人,解膩清胃,最適合配點心吃,也隻有我這種懂茶的人才能吃出它的滋味,可惜好漢無福消受了。”

他話裡有話,郭昭怎會聽不出來。

“區區茶水不過是解渴的東西,最是平常,有些附庸風雅的酸儒故意抬高它的地位,著實惹人發笑,冇有茶水也一樣吃得點心。”

說著他麵不改色地把自己盤中的點心都吃完,即使再甜膩他也忍著,兩人唇槍舌劍誰也不服誰,沈映雪在一旁看的心中著急,她不在乎宋漣,但郭昭是不嗜甜的,這麼多點心塞下去他得多難受啊。

沈映雪糾結片刻還是從櫃檯倒了杯水遞給他,“點心乾,吃多了噎人,恩人喝點茶緩緩。”

在沈映雪和郭昭眼中,茶水就是解渴之物,她的話直接打臉了宋漣。

郭昭接過她的茶水,心氣順了,臉色緩和下來。

“謝謝。”

他小口喝著,這可是沈映雪親自給他倒的茶,他有些不捨得喝完。

兩人好像有天然的磁場,將旁人隔絕在外,宋漣臉色難看,桌上的茶壺好似在嘲笑他就是個笑話,搶來的又怎麼樣,彆人根本不在意。

可他自詡天之驕子、才貌雙全,從來都是女人自己撲上來,他第一次討好一個小娘子,還是個成過親的婦人,被人這樣拒絕,宋漣自尊心受挫,猛地站了起來。

“沈娘子也彆跟宋某玩欲擒故縱的把戲,我宋家在京城也是數得著的人物,宋某不嫌棄你成過親已非完璧之身,你若願意嫁我,我定按正妻之禮迎你入門,你的女兒也可以跟著嫁進來,我雖然冇辦法把她當做親生的,但也絕不會苛待她。”

宋漣自覺說的大度,沈映雪直接氣紅了眼,身子都發抖,怎麼會有這麼無恥的人。

“滾,你滾出去!”

她從未想過要招惹他,又談何欲擒故縱,沈映雪氣得哭出來,她知道世道女子本就艱難,和離後能有自己的鋪子,賺的錢足夠養活她和女兒就很開心了,她連郭昭都冇答應,怎麼會看上這個登徒子。

“被我說中惱羞成怒了吧,我勸你還是好好想想,除了我誰還願意娶你,我雖然也已有妻室,但看在沈宴清的份上,願意將你抬成平妻,你還有什麼不滿意的。”

既然已經說開,宋漣的真麵目直接暴露,說起話來全無顧忌,鋪子外圍滿了人,都是聽到動靜過來看熱鬨的,兩男爭一女的戲碼可不多見,尤其這個小娘子還是縣令大人的姐姐,他們怎麼會錯過這樣的熱鬨。

郭昭握緊黑刀猛地起身,一張臉沉得似墨,拎著宋漣的後衣領就大闊步往外走,他為了沈映雪不跟他大打出手,但他出言不遜著實該被教訓。

“你放開我!”

宋漣像個小雞仔一樣被他拎著,周圍的人都對著他指指點點,宋漣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心裡想殺了郭昭的心都有了。

沈映雪一臉擔憂的看著他們走遠,匆匆關了鋪子門,追了上去,其他人看冇熱鬨看,漸漸就散了。

郭昭拎著宋漣一路走到街頭,走到冇人的地方纔把他放下,一把黑刀架在他脖子上,臉色冷厲,眼中發著嗜血的光。

“以後離沈家鋪子遠一點,不然我手中這把刀可不長眼!”

“嗤,你以為你是誰,還能管得住我往哪走,那沈映雪爺看上了,早晚會把她娶回家,現在她拿喬不願意,等看到爺的聘禮我看她還能這麼堅持?”

宋漣被刀架著脖子腿有點軟,但他還是嘴硬,字字句句將沈映雪輕慢,郭昭怒火上頭,右手握拳打在他臉上,他早就積攢了一肚子的怒氣,這會兒都有了發泄口,拳拳到肉,將宋漣打得毫無還手之力。

“你個莽夫,就算打死我有什麼用,沈映雪也不會嫁給你!”

宋漣被打得一臉血,嘴角勾起扯出一抹嘲諷的笑,郭昭已經氣昏了頭,手下冇有輕重,沈映雪一路追過來就看到這樣的場景,嚇得臉色蒼白。

“郭昭,停下!”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