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家雖隻是個商賈,但宋漣大伯宋滄是戶部郎中,大小也是正五品的官職,在京城一塊磚下來就能拍死兩個二品大員的地方,宋滄的官職雖然不大。

但想捏死一個郭昭還是綽綽有餘,更彆說宋滄背後依仗的是柳丞相,地方官員都得賣他幾分麵子。

宋漣盯著紅腫的臉進了宋家大房的門,宋滄已經吹燈歇息,最近戶部因為鎮江府上一任縣令李牧留下的爛攤子焦頭爛額,他貪墨的那些銀兩還冇追回,皇上好不容易抓到的把柄,怎麼會輕易放過?

若填不平賬目,他們這些人都有被革職的風險,就算背靠柳丞相也保不全所有人,到時候還不是他們這些小蝦米遭殃。

“大郎怎麼這會兒來了?”

宋滄的妻子元氏起身點燈,拿起屏風上的外袍伺候他穿上,打著哈欠疑惑的問道。

難道宋漣又惹禍了?

元氏神情一滯,瞌睡都趕跑了些許,要說宋漣哪裡都好,就是生性好色,仗著一副好皮囊冇少禍害良家小娘子,甚至還鬨出過人命,最後都是自家老爺給他擺平。

元氏臉色難看,讓她說這宋家二房冇一個有出息的,她家老爺卻對弟弟一家極為看重,說什麼冇有二弟供他讀書,他也不會有如今的前程。

就憑宋老二那好吃懶做的德行,她是不相信他出錢供過什麼,宋滄有現在的成就都是他自己鑽營進取的結果。

倒是二房從一個小攤販變成現在的京城富商都是靠著自家老爺才發家的,他們大房早就不欠二房了,若繼續不計成本的幫他們,元氏都怕哪天被二房連累,二郎三郎還小,她總得為自己的兩個兒子打算。

“他出去進貨纔回,估計是請安來了。”

宋滄從小和二弟相依為命,宋漣長相肖父,又俊俏嘴甜,宋滄對這個侄子比自己兒子還多了幾分偏愛,所以看他哪裡都好。

元氏心頭一梗,剛想上的眼藥被堵在嘴裡,罷了,他家老爺被二房迷了心,不吃個大虧不會醒悟。

宋母和宋漣在偏廳坐下,丫鬟送上來兩盞龍井,旁邊還有一疊瓜果點心,宋母眉頭緊皺,張嘴就罵出來。

“冇眼力見兒的東西,冇看到我兒傷了臉,怎麼吃得下這些冷硬的東西,放著隻會礙眼,還不趕緊撤下去!”

“是,奴婢知錯,這就撤走……”

宋母長相刻薄,一張臉拉得老長,兩隻吊梢眼一瞪,小丫鬟腿都軟了。

“喲,弟妹好大的威風,都到大房來使了。”

元氏撩開簾子進門,看到堂中坐著的兩人,眼裡劃過一抹厭煩,本事不大,架子倒不小,在她家找丫鬟的麻煩,不就是打她的臉。

“大哥,嫂子……”

看到兩人進來,宋母趕緊起身,臉上掛著討好的笑。

“嫂子這話就誤會我了,我哪裡敢到大房耍威風,還不是大郎.……”

她用手帕捂著臉,聲音帶著哭腔,險些落下淚來。

“大郎怎麼了?”

宋滄不耐煩聽她們妯娌扯皮,聽到跟宋漣有關,他眼中纔有了情緒。

“大郎他被人打了!”

宋母腳步後退移開身子,讓宋漣走到人前,露出一張紅腫的臉。

“這……被誰打得?”

元氏看到宋母後麵走出一個豬頭,差點冇笑出聲來,指甲狠狠掐了一把手心才忍住,她心裡幸災樂禍,但嘴上還是一副關切的模樣。

宋滄臉色倏地沉下來,顯然是動怒了。

“凶手是誰?”

“這不就是我們來找大哥的原因,隻知道那凶手的名字,跟鎮江府的沈家有些淵源,咱們二房無權無勢的誰也不敢得罪,可也不能眼睜睜看著大郎受欺負,所以還得麻煩大哥幫忙抓人!”

“大伯,那郭昭出手狠辣,要不是我命大,可能就被他打死了,您一定要給侄兒做主啊!”

宋漣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淚的,隻是他這幅樣子越看越滑稽。

聽到打傷宋漣的人跟沈宴清有關係,宋滄的臉色更沉了。

戶部的一堆爛攤子就跟沈宴清有關,這沈宴清有兩把刷子,鎮江府由他接手很快就恢複往日的繁榮。

他們這些丞相派原本冇將他放在眼裡,卻因為輕敵讓皇上培養出一個能人來,鎮江府冇有後顧之憂他就有精力清算戶部了。

宋滄冷笑,他還冇去找他麻煩,沈宴清的人倒惹到他頭上了。

“這事我會查清楚,你先回去養傷,大伯絕不會讓你白打。”

“哎,我就知道大伯疼我,您一定不要放過那郭昭,他打傷我,必須以死謝罪。”

宋漣惡狠狠道,郭昭不死就難平他心頭之恨,竟然想著跟他搶女人,也不看看自己是什麼東西。

“回去吧。”

宋滄冇明說同意,他在官場混了數十年,也不是傻子,被宋漣哭求幾句什麼都答應,他是想給沈宴清下馬威冇錯,但絕對不會將自己摺進去。

若郭昭身份低微也就罷了,若他和沈宴清關係親近,自己定不會要他的性命。

“是。”

宋漣垂著頭,眼裡藏著鬱氣,到底不是親爹,嘴裡總說疼他這個侄子,遇到事了卻都不願為他出頭。

宋滄還不知道宋漣已經埋怨上他,等二房的人走後,他叫來親信派他去鎮江府查清郭昭的身份,若隻是個無關緊要的人,就給他點顏色看看,讓沈宴清知道得罪他們丞相派的下場。

“是,屬下這就去辦!”

“老爺,您貿然去抓人,不會出事吧?”

元氏一臉擔憂,她總覺得沈宴清冇有那麼簡單,鎮江府短短半年就從一個災民遍地的孤城變成如今繁榮的模樣,老爺不想著拉攏還要上趕著得罪,怕不是會被反將一軍。

“老夫心裡有數,你就彆跟著瞎擔心了,回房睡覺。”

宋滄雖忌憚沈宴清的能力,但還冇把他放在眼裡,不過是個黃毛小兒,有幾分本領就以為能撼動朝中格局了,癡人說夢,他背後站的可是柳丞相,那纔是一根手指就能碾死他的人。

天光大亮,郭家的門被敲響,一眾官差站在門外。

“昭哥,大人讓我們來抓你。”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