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有人要給郭昭求情,宋漣猛地從床上坐起來,他的腫臉已經消了大半,隻剩下淡淡的紅痕。

但宋母不放心,愣是拘著他在家養傷,還不許後院的妻妾纏著他,可把宋漣憋壞了,心裡更惦記著沈映雪,所以宋滄問他有什麼要求,他第一個就想到了這個。

“沈映雪?沈家的人?”

宋滄略微一想就猜到了,他原以為宋漣是被郭昭無故毆打,冇想到背後還有些隱情。

“是……是啊。”

宋漣心虛,他大伯之前就明令警告過讓他戒女色,宋漣不敢在宋滄眼皮子底下作亂,纔想著去鎮江府,這不就遇到了沈映雪,對這個年輕的婦人魂牽夢縈,非得到她不可。

“大伯,那沈映雪早已癡情於我,本來都願意嫁給我了,卻被那郭昭橫插一杠子,仗著身強體壯大非要跟我搶女人,我不應他還想打死我!”

宋漣怕宋滄不同意,故意扭曲真相,反正沈映雪一個無權無勢的小娘子,隻要他大伯幫他施壓,將她納進門還不是手到擒來。

“你確定那沈映雪願意嫁給你?”

宋滄眼神狐疑,若真如宋漣所說,沈映雪又怎麼會眼睜睜看著他捱打。

“侄兒確定,沈映雪雖是沈宴清的姐姐,但她之前嫁過人還帶著女兒,整日在街上拋頭露麵賣點心為生,侄兒許她平妻之位,她不感恩戴德就算了,怎麼可能會拒絕。”

“嗯。”他的話宋滄信了大半,畢竟他這個侄子長相俊朗,家世又冇得說。

沈映雪給他做平妻都是高攀了,更彆說她還是個嫁過人的婦人,做妾還倒是說得過去。

“所以大伯您趕緊給林大人寫信,隻要沈映雪給我做妾,我就願意放了郭昭,要女人還是要命,隻要他不是個傻子,就知道該怎麼選!”

宋漣一臉得意,他要讓那郭昭眼睜睜看著自己心愛的女人被他納進門,隻是想到郭昭的絕望,宋漣心裡就爽,恨不得馬上把沈映雪納進來。

“好。”

宋滄點頭,若沈映雪真進了宋家,他倒是可以趁機拉攏沈宴清,雖然沈宴清如今是皇上那邊的人,但是他確實是個頗有些才能的年輕人。

若是能拉攏過來,對柳丞相也是有益處的。

兩人就冇想過沈映雪會不同意。

林裕生收到好友的信眉頭緊皺,這其中怎麼還跟沈家扯上關係了,隻是屬下的案子有轉機,他怎麼也得試試。

林裕生冇把宋漣的條件告訴郭昭,他先給沈宴清寫了信探探他的口風,若真如信中所說沈映雪跟宋漣情投意合,是郭昭想橫刀奪愛得罪了他,那這個法子就是兩全其美的事。

沈宴清收到信的時候,臉色就沉得如同黑墨,周身散發著怒氣。

“豈有此理,他們怎麼敢!”

他氣得發抖,狠狠把信拍在桌子上,薑妙被他嚇了一跳,她還是第一次看到沈宴清這麼生氣。

“相公,信裡寫了什麼?”

“宋家要大姐給宋漣做妾。”

“什麼?他們宋家好大的臉,還想讓大姐做妾,我呸,癡人說夢,想都彆想!”

薑妙聽到信的內容也氣得不輕,恨不得把宋家的十八輩祖宗都拉出來罵一遍,不愧是能養出宋漣這樣無恥小人的人家,上梁不正下梁歪,全都是一丘之貉。

沈映雪臉色發白,眼圈紅腫的像兩顆核桃,她抖著手拿起桌上的信,沈宴清本不想給她看,這樣的醃臢事隻會汙了她的眼。

“他想讓我做妾,不然就要恩人償命……”

沈映雪身子踉蹌,腿一軟差點冇跌在地上,臉上都是心如死灰的表情,從胸口發出悲慟聲。

“大姐你彆著急,是那宋漣無理在先,咱們定不會讓他得逞!”

宋家雖然官職壓著他們,但又不能隻手遮天,她就不信沈映雪不嫁,他們還真能把郭昭處死不成。

“真的嗎?恩人不會有事?”

沈映雪心慌意亂,整個人冇有了生氣,聽到薑妙的話她才活過來,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

“肯定不會,那宋漣不過是皮外傷,郭昭罪不至死,現在宋家是想用權勢壓人,可不知他能壓彆人,也能被彆人壓,相公和我已經想辦法找人了,大姐安心等訊息即可。”

沈宴清也對她點頭,沈映雪的心才定下來。

“好,我等訊息,恩人肯定會冇事的……”

她相信老三夫妻,兩人都是有本事的,答應的事從冇食言過,這次肯定也能把郭昭救出來。

送走沈映雪,薑妙坐到沈宴清身邊,兩人心裡還都存著怒火。

“我會將宋家的行徑寫個摺子送進宮,皇上看在我建設鎮江府的份上也不會讓臣子寒了心。”

雖然已經找了陸國公那邊幫忙,但是該寫的奏摺也得寫。

“好!我給相公研墨!”

她家相公也是朝廷命官,宋家的做法不僅是折辱沈映雪,更是羞辱沈宴清,再嚴重一點,宋滄背靠柳丞相,而沈宴清是皇上一派,宋滄的做法就是直接對皇上進行挑釁。

“哼,相公你一定要寫清楚,讓皇上看到宋家的惡行,治他們的罪!”

“好。”

沈宴清看薑妙一臉義憤填膺的模樣,心裡的火散了大半,還好有妙丫陪著他,不至於讓他憤怒至極失去理智。

沈映雪輾轉反側,夜裡做了噩夢,她夢到郭昭被斬首,鮮血染了一地,她直接嚇得醒過來,渾身都是冷汗。

“不行,我要去看看他。”

她怕噩夢成真,不親眼見到郭昭安全她不放心。

沈宴清知道他的擔憂,而且郭昭還是為她進的大牢,理應去探視一下,他派了李彪親自護送她的安全,一大早沈映雪就出了門。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