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喲,沈郎中,咱們柳娘子親手做的飯菜你不接過去也太不解風情了吧?”

“就是,咱們在戶部待了這麼久,可冇聽說柳娘子給誰送過吃食,沈郎中這可是獨一份啊!”

戶部的官員都是柳丞相一派的人,他們平日就看不上沈宴清,這會兒看到柳如煙纏著他,眾人心裡都酸溜溜的,也不知道這沈宴清有什麼好的,長得跟個小白臉似的,竟引得堂堂丞相嫡女倒貼。

在彆人看來是豔福的柳如煙對沈宴清來說就是個麻煩,彆說他已經成親,就算孤身一人,也不會喜歡她這種自視甚高又蛇蠍心腸的小娘子。

“沈某內人已經做好飯在家中等著,望柳娘子自重!”

“那個醜八怪做的飯你也吃的下去,沈宴清你是不是瞎了眼,放著我一個丞相嫡女不娶,偏偏守著一個鄉野村婦!”

柳如煙聽到他提薑妙,胸口都要炸了,薑妙這個賤人何德何能?

都毀容了還纏著沈宴清不放,沈夫人的位子本來就該是她的,薑妙這個不要臉的就會鳩占鵲巢!

她聲音雖然不大,但周圍看笑話的人都伸著耳朵,聽到柳如煙罵沈宴清妻子是醜八怪,眾人的眼神又微妙了很多。

難道他們早就認識不成?連沈宴清的妻子都認識,柳如煙可不像是一時興起。

本來隻想著看熱鬨的人漸漸上了心,而且若真如她所說,沈宴清妻子是個醜婦,眾人心中的優越感升起,果然是小地方出身,連娶的媳婦都上不了檯麵。

像他們這些京官,哪個後院冇幾個嬌妻美妾,平日還得去青樓喝花酒,醉臥美人鄉。

這沈宴清一身的小家子氣,平日不跟著應酬罷了,中午這點功夫都得回家用飯,再聯想他家中的醜妻,眾人看沈宴清的眼神都不對勁了。

這人不會是有什麼特殊癖好吧!

眾人的眼神沈宴清冇放在心上,他耳邊隻有剛纔柳如煙的汙言穢語,他被罵沒關係,但柳如煙侮辱的是薑妙,這直接觸了他的逆鱗。

“滾!”

男人眼中迸發出殺氣,眼神冰冷,柳如煙心尖一顫,不想承認被他嚇到,抖著唇嘴硬道。

“我有說錯嗎,她就是個醜八怪、黃臉婆,早就該死了,你要是娶了我現在也不用隻做一個小小的戶部郎中!”

她今日做了好菜熱湯,本來是為了討好沈宴清,可一腔熱血都被他的話澆滅,柳如煙心裡委屈,夢中的沈宴清從來不會凶她,他們才該是夫妻,薑妙就是個插足者,搶走了她的全部。

柳如煙情緒越說越激動,沈宴清青筋暴起,身側的手緊緊握拳,若不是顧忌著她是女子,他的拳頭已經揮過去了。

“柳丞相好家教,沈某高攀不上!”

男人的聲音冰冷擲地有聲,表麵是誇讚,實則狠狠羞辱了柳如煙,還將柳丞相也罵了進去,美人落淚惹人憐,本就覺得沈宴清不識好歹的人聽到他罵柳丞相全都怒了。

“你是個什麼東西,還真以為柳娘子看上你,彆以為長了張小白臉就忘乎所以為所欲為,你不過是個小小的郎中,丞相大人一根手指頭就能捏死你!”

眾人對他本就不滿,這會兒一人一嘴的指責,沈宴清厲眼掃過去,眾人心中害怕,卻冇停止辱罵。

“柳娘子你彆跟他一般見識,這樣的人就適合娶醜八怪當媳婦,像您這樣身份尊貴的小娘子他提鞋都不配。”

然而這些人打抱不平的話柳如煙並不領情,她隻是厭惡薑妙,可不代表她會遷怒沈宴清,女人秀眉上挑,怒瞪著周圍的人。

“你們都滾開!”

“你!”

“好了,你們都少說兩句,若是惹了柳娘子心煩,丞相大人可不會饒了咱們。”

“呸!什麼丞相嫡女,當街攔住男人上趕著要嫁他,樓子裡的娘子都做不出這種不要臉麵的事。”

這人被柳如煙訓了直接脫粉回踩,背後跟其他人嘟囔著,往她的方向狠狠啐了一口。

沈宴清不耐煩看他們狗咬狗,趁著場麵混亂他徑直走過上了沈家的馬車,等柳如煙反應過來,隻看到一個車馬屁股。

“哎,沈宴清你彆走啊,食盒你還冇拿呢!”

柳如煙追了幾步,車子很快就冇了蹤影,她提著食盒氣得跺腳,那副模樣惹得身後的人想笑又不敢笑,一張臉憋得通紅。

“咳咳,柳娘子這裡風大,您千金貴體,還是早些回家去吧。”

“哼!”

柳如煙第一次討好就這麼失敗,不僅冇拉近跟沈宴清的關係,還將他惹生氣了,她今日精心打扮的妝容都冇入他的眼,柳如煙又恨又氣。

看著馬車離開的方向,她眼神冰冷。

她是個固執性子,不會輕易善罷甘休,沈宴清一日不答應娶她,她就一日不放棄糾纏。

不過,柳如煙也不是魯莽無知的人,她今日是說到薑妙才情緒失控,惹沈宴清生氣,柳如煙也看出薑妙在他心中的地位,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挪走的。

但薑妙毀容的事已經板上釘釘,她不信沈宴清會願意一輩子對著個醜八怪過日子。

所以,想要贏得他的心,她不應該用強迫的方法,而應該走懷柔路線。

她比薑妙貌美,再比薑妙溫柔可人,她不信時間久了沈宴清會不動心,會看不出誰才該是他的妻子。

柳如菸鬥誌滿滿,已經決定好明日再來了,身後的官員們看了這場熱鬨,眼中還有些意猶未儘,對沈宴清是又嫉又恨。

“也不知道柳娘子看中他哪了,除去那張臉,咱們在座的哪個不比他強!”

“你也說了是臉比不上,柳娘子家世優渥,長相姣好,或許就是看中了沈郎中的臉呢。”

“膚淺!不過若沈宴清真娶了柳娘子,咱們丞相派倒又能收穫一名能臣。”

就算眾人都瞧不上沈宴清,但那是因為他們站在對立麵,若處在同一戰隊,那待遇可就翻天覆地了。

這上任才幾日,沈宴清就理清了戶部積壓的公文,將其中的問題都一一挑出來,還準備上報給皇上,他們這些人冇少心驚膽戰,畢竟幾人浸淫官場多年,誰也不能保證手底下乾淨,就怕被捉了小辮子。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