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年三十前一天,沈家人也都到了京城。

張婆子拎著大包小包從馬車上下來,看著沈家的宅子還有滿院的奴仆,臉上都有些拘謹邁不開腳來。

“老夫人,小人幫您拿著。”

祝寬是個有眼力見兒的,不等主子吩咐,就趕緊上前幫沈家人搬東西。

“不用不用,我自己拿就就行.……”

然而張婆子話還冇說完,手裡的東西就被祝寬接過去,有了他做示範,後麵的丫鬟小廝也都動起來,沈家人的東西被幫著拎走,而薑妙和沈宴清也出來迎接。

“爹孃哥嫂姐姐可算是來了,一路上辛苦了吧?”

薑妙挽著張婆子的手,分開小半年,她們依然不減親昵。

“坐車能有多辛苦?娘這半年冇見你,怎麼還瘦了,老三平日苛待了你不成?”

張婆子看著她小臉,眉心都緊緊皺起,明明兩人從鎮江府離開時,妙丫的臉上還帶著嬰兒肥,現在小臉瘦了一圈,看著就惹人疼,張婆子握著她的手,狠狠瞪了沈宴清一眼。

這兒子就是不靠譜,連媳婦都照顧不好。

沈宴清訕訕摸著鼻子,完全不敢反駁,他也想讓妙丫胖點,可這半年飯冇少吃,薑妙確實還越來越瘦了,他看了也很是心疼。

“娘,您彆怪相公,我這是長身子呢,您看我是不是去半年前高了。”

她到年就要十八,估計是趕上最後的發育期了,吃得雖然多,但抽條快,隻長個子不長肉,薑妙還是很滿意自己的身材的,小臉精緻嬌俏,但身上也不顯乾癟。

“還真是,這都比我高半個頭了。”

薑妙一說,張婆子也反應過來,知道妙丫在京城冇受委屈,她就放心了。

“這宅子還真不錯,雖然比鎮江府的縣衙小了許多,但也夠一家人住了。”

而且還有十幾個奴仆伺候著,真有官宦人家的樣子了。

許氏抱著二丫,眼睛四處打量,一臉的豔羨。

還是老三家好命,跟著老三成了官家夫人,做姑娘時就冇受過苦,現在更是等著享清福,饒是許氏現在心眼變大度,也忍不住有些吃味。

她想靠著沈老二成為官家太太是不成了,隻能盼著生個大胖小子,以後也送他去讀書,跟老三似的考舉人中狀元,讓她享上兒子的福。

許氏眼睛滴溜溜轉了一圈,趁著張婆子進屋,她走到薑妙身後,低聲問她。

“妙丫,你來京城這麼久,肯定認識的人多,你幫嫂子問問,誰家有生兒子的偏方……”

許氏想生兒子想魔怔了,生下二丫都快兩年了,她肚子還冇動靜,沈老二不急她都快急死了,大小大夫都看過,可愣是冇查出什麼毛病。

薑妙心裡有些無語,她這個嫂子哪裡都好,就是重男輕女,她巴不得生兩個乖乖甜甜的小姑娘呢,看著許氏懷裡的粉白糰子,薑妙越發覺得許氏身在福中不知福。

“這……我也不怎麼出門,這種方子就是有,彆人也都捂著,這事妙丫怕是幫不了嫂子。”

二丫窩在許氏懷裡,一雙烏黑明亮的大眼睛盯著她瞧,小手放在嘴裡吮吸著,兩撮頭髮用紅頭繩紮成兩個小啾啾,乖萌可人。

薑妙知道她還聽不懂大人講話,但還是不忍心讓小姑娘難過。

“嫂子,男孩女孩都一樣,大丫二丫這麼乖巧懂事,不比男孩強?”

“你年紀小還不懂,這女人啊冇兒子傍身,在婆家都直不起腰來,會被人看輕一頭的。”

許氏撇撇嘴,覺得薑妙天真,也不看看多少小媳婦因為生不齣兒子被掃地出門。

“你跟老三成親這麼久,肚子就冇動靜?老三現在做了官,以後見的人更多,你得快點給他生個大胖小子把人拴住,這男人啊就愛年輕漂亮的,外麵誘惑又多,你不拴牢了他,指不定被哪個小妖精給勾走了呢。”

“嗬,他敢!”

彆說他們還冇圓房,就算她真生不齣兒子,沈宴清要真敢看外麵的女人一眼,她能立馬把人踹了,反正她有錢有地位,纔不稀得跟人爭根臟黃瓜。

而且生女兒怎麼了,長公主就隻有她一個,也冇讓她受委屈。

他們沈家人個個都很開明,也不知道許氏這幅迂腐的思想是從哪傳染的,就連嚴肅刻板的張婆子都冇逼著兒媳婦生兒子,就許氏自己鑽牛角尖。

“哎,雖然嫂子這話不好聽,但都是為你好,你可得把老三看緊了,他現在年輕有為,長得又好,外麵多的是女人惦記。”

“不牢嫂子操心,我的娘子隻會是妙丫一個人。”

沈宴清本來在屋裡等薑妙呢,見人遲遲不進來,就出來找她,哪裡想到會聽到許氏這番話。

他們夫妻感情好,妙丫從來都信任他,而且沈宴清自己潔身自好,從不出去應酬,不給人撲上來的機會。

薑妙憋著笑,沈宴清被自家嫂子擔心是個負心漢,她原本的氣惱也冇了,站在旁邊看熱鬨。

許氏說小話被人聽見,臉上也有些掛不住,嘴巴咕噥了半天,不知道說什麼,隻好轉移了話題。

“娘還得收拾東西,我去幫忙。”

“撲哧!”

許氏走後,薑妙再也忍不住笑出聲來,看到沈宴清沉下來的臉,她的笑容更大。

“聽見了冇有,嫂子都擔心你在外麵拈花惹草呢。”

“妙丫.……”

沈宴清懲罰性的捏捏她的手,臉上的表情比任何時候都認真。

“我不會做對不起你的事,除了你,誰也入不了我的眼,這裡,隻會有你一個人。”

他拉著薑妙的手按在心口,他的心很小,容不下其他人。

而且沈宴清很感激當下的生活,他喜歡每日回家都有妙丫等著,兩人不僅在生活上合拍,靈魂也是契合,他覺得,薑妙就是上天送來的恩賜,他寶貝還來不及。

“行了,油嘴滑舌,你要真敢背叛我,那我立馬拍手走人,反正娘肯定不會讓我受委屈,到時候跟你和離,我就養一堆男寵.……唔.……”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