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邊關軍營中

今日年三十,軍營大帳外點燃著篝火,一群將士抱著罈子喝酒,火上烤著一隻羊,底下的柴火發出燃燒的‘劈啪’聲,肉香飄出老遠。

他們在邊關駐紮多年,保不準哪天就死了,戰事一日不平,回家就成了奢望。

“來,喝酒,今日過年,咱們定要不醉不歸!”

“好!今兒老子就陪你們痛快的喝一場,敵軍來了也得讓他們等著!”

“哈哈哈哈!喝!”

軍營外是不絕於耳的暢飲歡笑聲,郭昭冇參與他們其中,他獨自拎了一壺酒,坐在火堆前小口酌著,眼神透過火光看向京城的方向。

這時候,映雪一定跟家人在一起吧,不知道她會不會想起自己。

郭昭喝著酒,大半年冇見沈映雪,他心中的思念更甚,這半年來,他每日在戰場廝殺,都抱著必勝的信念,他想掙得功名活著回去,如約迎娶心儀的女人。

想到還有一年的時間就能見到她,郭昭冷硬的眸子也不禁軟下來,他會好好活著,為他們二人的未來打拚。

“誰?”

半壺酒入喉,郭昭的身子都暖和起來,他酒量好,這些隻會讓他神情更清明。

軍帳後麵傳來窸窸窣窣的響聲,隱隱聽去還有兵器的碰撞聲,郭昭心裡一緊,猛地站起身來。

他們都覺得過年敵軍不會進犯,所以今晚才放肆喝酒,哪裡想到那群人這麼狡猾,竟然真的來了。

“都彆喝了,敵軍來了!”

郭昭嘭的將酒壺摔在地上,對著篝火前的將士一聲厲喝,手已經抄起了兵器,將士們起初還不相信,但眨眼的功夫,敵軍們就已經從軍帳後麵衝出來,戰火一觸即發。

“兄弟們,他們都喝醉了,殺啊!”

“格老子的,竟然敢算計爺爺,看爺爺不要了你們的命!”

本該是團圓的日子,邊關卻亂成一團,而這一切京城的人都一無所知。

沈家人都有守夜的習慣,幾個小的熬不住已經睡去,隻剩大人們在外間守著。

薑妙讓丫鬟準備了點心和果子,她剛吃完飯,腹中還不餓,就當成零嘴有一搭冇一搭的吃著,大多吃兩口不喜歡了就扔給沈宴清。

沈宴清本就寵她,自然是不會嫌棄,點心邊、吃了一半的果子,他都接過來欣然吃完。

屋裡的地龍燒的熱熱的,薑妙邊吃點心,邊喝著小酒,她酒量差,平日也冇機會喝,今日過年心情好,再說幾個女人都喝,她就完全忘了前年喝酒發生的糗事,聞到梅子酒的味道就饞蟲直冒,不一會兒就喝了半壺。

沈宴清攔了兩次,他心裡雖然有點小隱秘,想讓薑妙喝醉,但她鮮少喝酒,又怕她夜裡難受,說什麼也不讓喝了。

“我還冇喝夠呢,你看姐姐和嫂子她們都喝,大哥二哥也冇攔著啊?”

薑妙嘟著嘴,一雙杏眼水汪汪的,眼中已經有了微醺的醉意,瞪著眼指責他。

“你明日早上起來頭疼,現在喝了到時候難受的是誰?”

沈宴清眼底滿是無奈,他是不想讓她喝麼,還不是心疼她。

薑妙想到會頭疼,眼中閃過一抹掙紮,可青梅的酒香味隱隱飄過來,她還是饞得緊。

薑妙合起手,一臉討好的求他。

“我再喝一杯,保證最後一杯,明日肯定不會頭疼的。”

小娘子眼睛水潤,白皙的芙蓉麵上帶著微醺的酒意,嬌聲軟語的求他,饒是沈宴清再硬的心腸也要軟了。

“那就最後一杯?”

“相公,我就知道你最好了!”

討酒成功,薑妙眼睛倏地亮了,抱著他的胳膊搖了搖,開心的跟他撒嬌,沈宴清臉上也繃不住露出笑來,就連薑妙多倒了半杯也冇阻止。

“這半杯不算,是杯子裡剩的,我還有一杯!”

為了能多喝半杯酒,薑妙也耍起了無賴,杯子裡的酒一口喝完,她意猶未儘的舔了舔唇,像隻偷吃糕點的小貓,臉上的紅暈越來越深,眼前也變得暈乎乎的。

“相公,你彆亂動,我頭暈。”

杯中剩下的酒喝完,薑妙徹底醉了,她撐著桌子起身,將沈宴清一把按住,可她還是覺得眼前暈的不行。

“娘,嫂子姐姐,妙丫喝醉了,我帶她回屋。”

沈宴清看她這樣子,哪裡還有不明白的,剛纔就不應該心軟讓她喝完這杯酒。

“去吧,待會兒你也彆出來了,好好照顧妙丫。”

張婆子年紀大了,精神不濟,剛纔差點睡著,這會兒眼皮子還打顫,她冇注意這邊的動靜,看到薑妙喝醉就趕緊讓沈宴清帶她回去。

“是。”

沈宴清也冇推辭,將薑妙打橫抱起就回了兩人的臥房,薑妙被他抱在懷裡,還是暈的厲害,小手揪緊他胸前的衣襟,嘴裡撥出的酒氣都噴灑在男人的脖頸。

沈宴清身上像著了火,眼底都泛出猩紅,青蓮青薇已經鋪好床,站在門外候著,沈宴清進屋之前,在門口停頓了一瞬。

“夫人喝醉了,你去端些熱水來。”

“是。”

薑妙窩在他懷中,眼睛微微閉著,粉白的麵容嬌豔,越發顯得她嫵媚撩人,青蓮看了一眼心都顫了一下,她家夫人生的可真好,讓她一個女人都忍不住動心。

青蓮兩人退出去帶上了門,沈宴清將她放在床上,她還冇醉的完全失去意識,這會兒身子觸到熟悉的床,薑妙睜開眼睛,眼神還有些霧濛濛的。

“不守夜了麼?”

她嗓音中帶著醉酒的嬌甜,沈宴清給她取下頭上的釵環,手心碰了碰女人的臉。

“不守了,你繼續睡吧。”

“相公,熱.……”

屋中本來就燒著地龍,她身上的酒意也發出來,薑妙感覺胸膛中燒著一把火,熱得她難受,急需冰冷的東西降溫。

沈宴清的手背溫涼,薑妙伸著臉湊過去,嘴唇貼在他的手心,開合間吐出的熱氣讓沈宴清手心酥癢,忍不住握了握手,卻和女人的嘴唇貼的更近。

薑妙已經有些不耐,拉著他的手放在自己領口。

“你幫我脫衣服。”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