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嗬,我不同意,就把我綁來,不知道的還以為玲瓏閣是土匪窩呢。”

薑妙心中的鬱氣有了發泄口,嘴越發毒。

“你!”孫元柏臉色黑青,想發怒又被他壓回去。

“薑娘子伶牙俐齒,孫某領教了!”

薑妙心裡翻了無數個白眼,這人道貌岸然的樣子著實讓人噁心。

“這次請薑娘子來,主要是為了香珠的生意,玲瓏閣作為芙蓉鎮第一繡鋪,不管是地段還是客流量,都不是錦繡閣這小鋪子能比的。薑娘子若是聰明,就該明白,和玲瓏閣合作纔是上上之選,薑娘子賺的銀子也隻會更多。”

孫元柏曉之以理,還拋出了誘餌,若薑妙是個貪財的,這會兒早就一口答應了,可她偏偏不是。

她和錦繡閣合作也是看中秦掌櫃的真誠,像孫元柏兄弟動不動就綁人的架勢,給再多錢她也不敢合作,省得哪天背後捅你兩刀。

“我冇有太大的野心,隻要銀子夠用就好,而且做人要有誠信,我跟錦繡閣合作很好,並不打算換合作對象。”

“哦,若是錦繡閣在芙蓉鎮消失了呢?”

孫元柏威脅道,他之前並冇有把這間小鋪子放在眼裡。

可自從錦繡閣推出來香珠還有什麼木質玩具,竟然搶走了玲瓏閣大半生意,玩具他能找人做出來。

可這一本萬利的香珠纔是最棘手的,就連京城的師傅都做不出如此晶瑩剔透毫無雜質的香珠。

薑妙捏緊手裡的帕子,心底湧出怒火,臉上極力保持鎮定,聽他的語氣,錦繡閣應該也受到了波及,可是想憑這來威脅她,孫元柏怕是在做夢。

“若錦繡閣消失,我就不做這生意,反正手裡的錢夠我過得很好。”

孫元柏吃癟,他冇想到薑妙竟然如此滑頭、軟硬不吃,神情哽住,一時冇有了主意。

“哥,讓我來!”孫元寶從外麵進來,色眯眯看著薑妙,口水都要流出來。

這小娘子,比上次見還要動人。

他搓搓手,一臉猥瑣的笑。

“小娘子,聽說你是個窮書生的童養媳,這掙了錢還得偷偷摸摸藏著不敢花出去。”孫元寶把她的資訊查了一遍,最知道薑妙的痛點。

“你把方子交出來,我給你贖身,鄙人還未娶妻,讓你做個孫夫人如何?”

他算得精明,薑妙貌美如花,手裡還捏著香珠的生意,他娶了她不僅多了個小嬌妻還多了個錢袋子。

孫元寶滿臉自信,他都不嫌棄她是個破爛貨,能嫁給他可是上輩子修來的福氣。

“嗤,”薑妙氣得笑出聲。

“我倒不知道你還有這優點。”

孫元寶被誇得一頭霧水,看看他哥也是一臉茫然。

“什麼優點?”他還有優點是自己不知道的?

“臉大。”

薑妙嘴裡吐出兩個字,孫元寶回過神來漲紅了臉。

這小娘皮是罵他的吧?

“賤人!”他一巴掌扇過來,薑妙早有準備身子往後躲了一下,孫元寶手拍在椅背上,掌心瞬間腫起來,可見他剛纔使了多大的力氣。

薑妙眼底發冷,看他的眼神如看死人,孫元寶徹底被激怒。

“哥,這個賤人敬酒不吃吃罰酒,讓我把她收了,看她還敢不敢那麼囂張。”

孫元柏也惱她不識時務,可香珠方子他還冇到手,弟弟的話讓他有些猶豫。

孫元寶纔不管他哥怎麼想,他現在就想霸占了這個女人。

“等她成了我的人,不怕她不說。”女人不都這樣,現在嘴硬以後都得求著他。

“嗬嗬,孫掌櫃好威風,你敢動我一根手指頭,我就一頭撞死在這!”薑妙早就做好了最壞的打算,她已經死過一次,再來一次又何妨,而且萬一這回還穿回去了呢。

“而且我已經通知了徐家人,他們很快就知道孫家綁了我,不管是報官還是親自上門,你們都不會有好下場。”

薑妙知道孫元柏和縣令交情匪淺,但徐家也不是吃素的,在縣令麵前指不定誰的臉麵更大。

果然,孫元柏猶豫了,若是前幾日他還不會怕她報官,但出了孫昊的事,孫家跟林裕生差不多已經決裂,對孫元寶強搶民女的事,林裕生不會再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哥,你彆聽她的,一個鄉野婦人,哪能叫得動徐家來救她,估計就是騙人的。”孫元寶看到手的鴨子要飛了,急得不行,肉吃不到嘴裡他難受。

“而且哥,你知道她男人是誰嗎,就是害了昊兒的沈宴清!”

“什麼?你怎麼不早說!”

孫元柏大怒,孫昊現在還被關在牢裡,他找遍關係都冇能把人撈出來,最恨的就是沈宴清。

“我這不是忘了嗎……”

孫元寶理虧,縮著身子。

“那哥,你把她交給我?”

“帶走,把她給我狠狠折磨,報昊兒的仇!”

薑妙身子僵住,欲哭無淚,本來都要脫身了,男主是要害死她啊。

她冇想到孫昊竟然是孫元柏的兒子,怪不得都那麼讓人討厭!

薑妙被仆從壓到孫元寶的院子裡,幾個女人探著頭往她身上瞧,一臉見怪不怪的模樣。薑妙心沉了下來,腦子轉的飛快,想著如何逃出去。

內院女眷多,兩個仆從將她送到就走了出去,一點也不擔心她逃跑。孫元寶換了件衣服出來,用扇子挑起她的下巴,語氣輕挑。

“小娘子還是落在我手裡了吧,你求求我,我對你溫柔點.……”

油膩的手撫上她的臉,薑妙噁心的想吐,伸出腳就去踹他下身,孫元寶冇有防備,被她踹得生疼,弓著腰捂著下身,嘴裡罵罵咧咧。

“賤人,把老子踹壞,老子要了你的命。”孫元寶怒火上頭,本來還想著溫柔對她,這賤人就欠收拾。

他畢竟是個男人,力氣大,稍微緩過來就伸手抓她,薑妙得了空,摸到腰間的香囊,一把拽下來。

正當孫元寶要抓住她的時候,薑妙從香囊裡掏出一把辣椒麪撒過去,正好命中他的眼睛。

“嗷……疼死老子了!你個賤人,撒的什麼東西?老子怎麼看不見了。”

“哼!對付你這樣的爛人,就不該客氣!”

還好她早有準備,自從上次差點被綁,薑妙心裡就有了陰影,香囊裡常備辣椒麪。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