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公主臉色一僵,不知道該如何回答。

許久聽不到回話,薑妙轉頭望去,看到長公主和陸遠山兩人尷尬的表情,她臉上的笑意收斂。

難道……這個孩子的身份很特殊?

薑妙重新望過去,越看這孩子的眉眼越覺得熟悉,她總感覺在哪裡見過……

鏡子裡!

薑妙靈光一閃,這孩子的眉眼不就和她一模一樣嗎,所以他的身份就呼之慾出。

這是桑奴和渣爹的孩子?

薑妙知道桑奴難產身亡,她原以為渣爹會好好撫養他們兩人的孩子,哪裡會想到,他直接把人送到京城來了。

大過年的,長公主見到這妾生子,心裡該有多膈應!

薑妙剛纔的喜歡漸漸褪去,她知道這件事怪不了孩子,但作為受害者的女兒,薑妙無法包容他。

女兒的同情讓長公主心中難堪,她和薑柘的婚姻已經成了她心底的結,不解開就一直存在哪裡,時不時提醒她以前有多愚蠢。

“送回莊子去。”

陸遠山握緊她的手,沉聲吩咐下人,很快楊大嫂就帶著薑玖離開。

房中冇有了其他人,薑妙被沈宴清扶著走上前。

她撒嬌逗樂哄長公主高興,再冇提剛纔的事。

至於薑柘為何會把那孩子送到京城,薑妙心中認為他是失心瘋了。

他不會還以為,長公主對他舊情難忘吧,隻要他提出的要求,她們就得全盤接受?

薑妙對這個渣爹毫無好感,隻想讓他有多遠滾多遠,彆來礙她們母女的眼。

陸叔多好,這麼多年心裡隻守著她娘一個人,現在終於等到她娘鬆口,薑妙已經迫不及待要渣爹和孃親和離了。

大年初一,長公主府安排了盛宴,往常府中冷清,長公主身子又不好,就算過年,府裡也冇點熱鬨氣。

可如今不一樣,有女兒在身旁陪著,還有陸遠山的伺候,長公主人逢喜事精神爽,整個人的勁頭都足了。

母女倆說著話,陸遠山和沈宴清就負責在一旁夾菜,他們就跟比賽似的,看誰伺候的好。

陸遠山自詡愛慕長公主幾十年,將將比得過一個後生,他看著被伺候的無微不至的薑妙,眼中的笑意就冇斷過。

榮寧是個有福氣的,子晏才貌雙全,又是個寵妻如命的,榮寧有他照顧,琳琅也能放心。

一頓飯吃得幾人心中歡喜,而此時的陸家氣氛就有些微妙。

堂堂國公爺不在家過年,上趕著去長公主府裡,難道真如外人所說,陸遠山要給長公主當麵首了?

周氏看著神情淡定喝著粥的陸老太君,那凳子上像放了釘子一樣,身子一直扭來扭去。

陸二爺看不下去,胳膊碰了她一下。

“怎麼回事?”

各房的人都在呢,這娘們是想給他丟臉不成?

陸二爺就是個紈絝,平時最愛尋花問柳,遛鳥逗狗,反正國公府有他大哥在上麵撐著,他隻管享樂就好。

然而周氏野心勃勃,大房一直未娶妻生子,她就覺得二房還有機會,整日耳提明麵的督促相公爭氣,陸二爺被她數落的耳朵都長繭子了,就更加不願意回家了。

這會兒周氏被陸二爺當著眾人的麵叫起來,她身子驀地僵住,眼睛狠狠瞪了他一眼。

看著各房的人還有陸老太君都抬頭看向她,周氏尷尬的一笑。

“今日炭火燒得足,媳婦有些出汗.……”

她隨便找了個理由搪塞過去,然而旁人根本不信她的說辭。

房中的炭火都是有定量的,今日天冷,就放了兩個炭盆,還都在老太君旁邊,他們這靠近外麵的還有些冷呢,周氏在最外麵,她怎麼會覺得熱,這不是睜眼說瞎話呢嗎?

眾人也不是不知道她的小心思,這是看大哥不在,想給老太君上眼藥呢。

團圓飯已經吃了大半,眾人端起杯消食的山楂茶等著看熱鬨。

他們相信,周氏絕對坐不住。

果然,那邊陸老太君剛放下筷子,周氏就開始作妖了。

“老太君,今日過年呢,大哥都不回來?”

要說這府裡最不希望陸遠山娶妻生子,莫過於周氏了。

隻要大房一日冇有繼承人,這爵位就隻能落到他們二房手中。

陸二爺擔不起,不還有她家大郎的嗎,周氏覺得自己還年輕,再生兩個兒子也妥妥的,她已經把國公府的爵位看成囊中之物,哪裡能眼睜睜看著它溜走呢。

眼見陸遠山和長公主的感情越來越好,周氏急了。

陸老太君輕掀茶杯,銳利的眼瞥了她一眼,那眼神帶著威壓,周氏縮了縮脖子,心裡有些慫。

但想到二房的前程,她有梗著脖子故作鎮定。

她又冇有問錯,團圓飯這國公府的當家人都不參加,說出去像什麼話?

眾人嘴角譏諷,心中情緒各異,都等著看笑話。

陸老太君喝完茶,重重的將杯子放到桌子上,她冷笑一聲道。

“怎麼,二房手這麼長,竟然敢伸到大房來了?自家爺們都管不好,還想管你大哥,周氏,彆以為你那點小心思老婆子不知道?”

陸老太君在陸家那就是鎮場子的存在,當初她跟著陸老太爺上過戰場,身上帶著威壓,她臉色一沉,陸家人就腿軟。

周氏打了個寒顫,心裡一陣後悔。

她今日怕是膽子肥了,竟然敢當眾挑釁老太君,誰不知道她心中最偏向陸遠山,其他的兒子在她這,都比不上陸遠山一根頭髮絲。

周氏臉色蒼白,低垂著頭,嘴裡囁嚅。

“娘,媳婦冇有,媳婦就是關心大哥……”

再多的話她都不敢說了,隻來回重複這一句。

陸老太君眼中閃過失望,當初因著陸二爺不學無術,她就找了個小官家的娘子做兒媳,想著不會嫌棄老二。

可到底是小官家的,一股小家子氣,在國公府待了幾十年,也仍然愚蠢懦弱上不了檯麵。

陸家這麼多人,對爵位覬覦的可不少,就她直白的講了出來。

陸老太君心中歎氣,看陸二爺也不順眼了,她眼角上揚狠狠瞪了他一眼。

“老二,管好你媳婦!”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