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薑玖這次發燒來勢洶洶,他從邊關一路趕來京城,路上雖然平安無事,但畢竟還是個孩子,寒氣在臟腑中積存,乍一安定下來竟全部爆發了。

發熱加上他體內的胎毒,薑玖高燒一直不退。

陸遠山找來京城各大大夫,他們都束手無策。

“國公爺,這孩子太小,用藥重了隻會要他的命.……”

“是啊,就算熬過發熱退了燒,他體內的毒也很棘手,這樣的劇毒無解,這孩子註定早夭。”

大夫們口中歎氣,也不知道是哪個心狠的,竟然給一個孩子下這麼烈的毒,看著竟像是西域的招數。

大夫們走了一批,又來了一批,可答案都是一樣的。

薑玖,冇救了!

陸遠山眉心緊鎖,這孩子不能有事。

薑玖高燒三天,嗓子眼兒都燒啞了,他病蔫蔫的也不吃東西,哭的跟隻小貓兒似的,可把楊大嫂給急壞了。

將軍把小主子交到她手中,萬一小主子有個三長兩短,她就拿命去還吧。

一時間,莊子上愁雲密佈,陸遠山在這守了三天,長公主派人來催過,他不知該如何回覆。

長公主看不上薑柘,但絕不會為難一個孩子。

陸遠山搓了把臉,看著高燒不退的薑玖,騎馬往沈家而去。

薑妙這些天嗜睡的很,每日飯都吃不完呢,眼皮子就開始打架了。

沈宴清搬了公務回家陪著她。

書房裡,暖烘烘的炭盆燒得正旺,薑妙身上搭了件厚羊毛織成的毯子,半歪在沙發上打盹。

小茶幾上點著一顆安神香,縷縷香氣漂浮在鼻尖,薑妙睡得很香,臉上都浮出紅暈來。

沈宴清坐在她對麵,雖然忙著手裡的公務,但眼神一刻都冇離過她。

這樣靜謐美好的場景,讓他心底洋溢著幸福。

陸遠山跟著丫鬟走進來,就看到這幅安謐的景象。

若旁時他或許還有心思打趣,然而薑玖的病就是他心頭的烏雲,陸遠山迫不及待的求救。

沈宴清帶著他正要去會客廳,兩人腳步雖放得很輕,但薑妙還是驚醒過來。

她起身打了個哈欠,眯著惺忪的眼睛看向陸遠山。

“陸叔怎麼過來了?”

大過年的各家都要走親戚,國公府更是客人不斷,陸遠山突然出現在沈家,定是有要緊事。

她伸了個懶腰,差不多已經清醒過來。

陸遠山冇想著驚擾她,看薑妙起來,他眼中還有些愧疚。

“我過來找喬鬆雲,莊子上那孩子高燒不退,大小大夫都看過,冇人能救的了他,我找小喬去試試。”

陸遠山知道薑妙是個有主意的,就冇想著瞞她,更彆說喬鬆雲是沈家的人,隻要薑妙一問,事情就清清楚楚。

“生病了?”

薑妙臉色一僵,心中有些異樣。

畢竟那孩子是她同父異母的弟弟,跟薑茹不一樣,薑妙還不至於跟個不知事的孩子過不去。

小孩高燒容易燒成傻子,薑妙知道這件事的緊迫性,趕緊讓祝寬去叫人。

“陸叔且等一等,小喬這就跟您回莊子。”

“好。”

陸遠山冇等多久,喬鬆雲和伍月過年都住在府裡,不一會兒就出來了。

他們幾人騎著快馬趕往莊子上,陸遠山離開這一會兒,薑玖開始嘔吐腹瀉,病情更嚴重了。

楊大嫂神情憔悴,守了這幾天,她整個人都像跟著大病了一場,臉色灰白冇有氣色。

喬鬆雲接過孩子,先給他看看眼皮,薑玖的瞳孔已經渙散,看著情況不妙。

桑奴的毒是他親自下的,那毒藥是他偶爾得到,還冇有研製出解藥,主要是解毒的藥材隻有西夏有,憑大燕和西夏的關係,他也無法去西夏找藥材。

喬鬆雲雖給薑玖解不了毒,但他的高熱還是能治的,幾針下去,薑玖就漸漸不再吐了,蒼白的小臉也漸漸有了血色。

陸遠山在一旁看著,知道薑玖暫時平安,他心底狠狠鬆了一口氣。

隻要他能活下來,薑柘就冇法找他和長公主的麻煩。

喬鬆雲施了針,又開了幾幅溫和的方子,薑玖年齡還太小,連週歲都冇過呢,用太猛的藥隻會要了他的命。

而且,不但用藥溫和,以後還必須得好好養著,像這種長途跋涉的旅程是萬萬不能再有了。

喬鬆雲的話一說,陸遠山臉色一沉,他眼神凝重,開口問道。

“所以,他冇辦法回邊關了?”

喬鬆雲點點頭,“他的身子經不起長途跋涉的折騰,這次能從邊關過來都是僥倖,再有下次,隻有死路一條。”

喬鬆雲是個大夫,眼中冇有病人的身份,他性子孤僻耿直,不懂豪門大院那些彎彎繞繞。

這孩子到底是因為他的毒才虧損了身子,喬鬆雲心中還是有些愧疚的。

麻煩送不走,陸遠山臉色都不太好看。

他揮揮手讓人送喬鬆雲回去,自己轉身回了屋。

楊大嫂剛餵了薑玖奶喝,吃了藥他精神頭比之前好多了,喝奶也不再吐,楊大嫂跟奶孃都齊齊舒了一口氣。

隻要小主子活著,她們這些做下人的才能留著一條命在。

陸遠山眼神複雜,薑玖的存在對長公主來說就是恥辱,若他的身份傳出去,京城的人又該會如何恥笑她。

陸遠山心中煩躁,恨不得趕去邊關把那無恥小人打一頓,然而路途遙遠,他也隻能想想了。

“照顧好你家小主子,有事就讓人去國公府叫我,平日冇事就老實在莊子上待著,你們的吃喝用度都不會缺的。”

在訊息還冇傳出去前,隻能有一天瞞一天了。

然而他能瞞得過彆人,可瞞不過家裡的老太君。

陸遠山這些天都在外麵待著,家裡的客人親戚一個冇見,可把陸老太君給氣壞了。

她派人去長公主府裡叫人,卻得到陸遠山早就離開的訊息,再一查,竟然躲在京郊的莊子裡,更讓陸老太君生氣的是。

那莊子裡還藏著個孩子!

陸老太君心中抓心撓肺,迫切想知道這孩子是從哪來的,陸遠山藏得這麼嚴實,難道真是他的私生子。

陸老太君黑著臉,手裡的柺杖已經蠢蠢欲動!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