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咳咳咳咳!”

秦掌櫃這下咳得更厲害了。

她抬起頭望著麵前的梁鐸,都有些懷疑這男人是不是故意的了。

想娶她?

這話是能隨便說的嘛!

“秦掌櫃,我知道這些話很冒昧,但見了你第一麵,我就想娶你。”

梁鐸神情緊繃,雙手背在身後,緊緊交握在一起,他眼睛盯著秦掌櫃,不捨得錯過她任何情緒。

“抱歉,小婦人現在隻想守著鋪子撫養女兒長大,梁大人人品出眾想必會有很多小娘子願意嫁給你。”

經曆了侯家這一遭,秦掌櫃已經不敢再相信男人,她自己有錢,不用男人也活得下去,何必再一次踏進火坑呢。

梁鐸被她拒絕,神情黯然,將那兩盒香珠放在她手中。

“這是送給你的,你再給我選一隻荷包吧。”

說著,他從袖袋中掏出一錠銀子放在櫃檯上,秦掌櫃見他冇再繼續說娶她的事,心裡鬆了一口氣,但同時又湧出一股子失落來。

秦掌櫃趁著拿荷包的時候轉身,嘴角勾起一抹自嘲的笑。

她真是孤單久了,有人說要娶她也會心緒浮動。

可上一段婚姻的失敗,讓她變得膽小猶豫,不敢再踏出一步,即使知道對方比侯世賢好。

梁鐸望著她的背影,眼中多了一抹勢在必得。

彆看他外表溫潤儒雅,但梁鐸心中的佔有慾很強,他看中的東西,一定要得到。

秦掌櫃從架子上找了一隻月牙白繡青竹的荷包遞給他,這荷包是用上好的雲錦料子做的,繡孃的針法也栩栩如生,幾簇青竹彷彿是活得一般,梁鐸一眼就喜歡上了。

“多謝,我很喜歡。”

“嗯,您喜歡就好。”

秦掌櫃抿著唇輕笑,將荷包遞給他時,指尖碰到他的手心,秦掌櫃慌亂抽走,隻覺得指尖滾燙像著了火。

鋪子裡的客人已經開始往這打量,梁鐸不忍壞她名聲,拿了荷包就點頭離開。

等人走出鋪子,再也看不到,秦掌櫃才脫力的靠在椅子上,她看著櫃檯上的兩盒香珠,陷入了沉思。

而另一邊梁鐸回府,青竹荷包掛在腰間,給他這身衣袍增色不少,薑妙一眼就看到了。

“梁先生去錦繡閣了?”

這荷包一看就是錦繡閣的手藝,那繡娘都是從玉華樓出去的,花樣還是她給的呢。

梁鐸身子一僵,放下衣袖想要遮掩住,他越心慌薑妙越能察覺出不對。

“是,去買些東西。”

梁鐸神色拘謹,完全冇有麵對秦掌櫃時的大方。

薑妙從頭到腳打量他好幾遍,他身上穿得衣服是玉華樓這個月的新款,戴的玉冠也是難得的珍品,頭髮鬍鬚都仔細打理過,不像是逛鋪子,倒像是去相親。

薑妙心思一動,梁鐸不會是有情況了吧。

她很少關注沈宴清身邊的人,這幾個屬下平時公務繁忙,她也難得見麵,就有些忽視他們的情感生活了。

隻知道除了李彪,這些漢子多數都還是光棍。

這樣一想,就覺得有些慘了。

“梁先生有喜歡的人了?”

梁鐸被她一問,耳根都有些熱,他手心握住荷包,不自在的點了點頭。

“是。”

秦掌櫃還是夫人的好友,他或許能問問夫人秦掌櫃喜歡什麼。

“怪不得今日特地打扮了呢,俗話說女為悅己者容,看來男人也一樣。”

薑妙語氣帶著打趣,梁鐸的臉更紅了。

“是哪家的小娘子,什麼時候辦好事,我和大人好幫忙準備。”

“她還冇答應……”

梁鐸語氣苦澀,想要秦掌櫃答應還有得磨,這樣一想,梁鐸又覺得還是先不要告訴夫人,不然秦掌櫃麪皮薄,會更加不自在。

薑妙瞭然,鼓勵道。

“喜歡就去爭取,有任何需要的都可以來找我和大人幫忙,但有一點,不能仗勢欺人。”

“嗯,屬下知曉。”

兩人說完話,梁鐸就告辭離開,薑妙帶著青蓮回內院,她坐在窗前喝了半盞茶,心中還想著梁鐸的事。

“咱們府中有多少冇成家的,家中可有介紹婚配?”

沈家最近喜事頻頻,薑妙也找到了做媒的趣味,府中這麼多單身狗,她作為主家,怎麼也得幫著脫單吧。

青蓮細想了片刻,說了個數出來。

“大人那邊幾位先生都還未婚配,咱們院裡除了幾個婆子,祝寬家裡給說了親外,其他都還冇有婚配。”

這樣一算,有二十多個單身漢。

薑妙咋舌,冇想到他們府中單身狗這麼多。

青蓮她們還好些,年齡下不著急,像梁鐸石磊這種已經過三十,放到普通人家孩子都老大了,卻連媳婦都冇有。

他們條件也不差,就是平日太忙,身邊都是漢子,冇機會跟女子相處,更彆說這些人父母皆亡,連張羅婚事的人都冇有,也不怪他們一直單著了。

“你說我給他們組織一個相親會怎麼樣?”

員工的婚姻幸福也是福利之一,她的玉華樓有一批繡娘也冇成親,正好讓他們互相看看,能不能看對眼。

青蓮自然對薑妙的決定舉雙手讚成,之前還聽院裡的侍衛抱怨呢,家中母親催婚,可他又冇有心儀的小娘子,不能隨便娶一個回去吧。

薑妙的法子能讓他們自己相看,能不能成全靠緣分。

“奴婢看成。”

“行,那這件事就交給你去安排,把幾個鋪子適齡的小娘子都統計一下,願意相親的就發個名牌給她們。”

“還有,咱們府裡的侍衛你再去偷偷調查一遍,彆有那些人品不端的冇被髮現,省得禍害了好人家的小娘子。”

成親畢竟是一輩子的大事,她既然負責張羅,就要對這些小娘子負責,不能撮合出怨侶來。

“是。”

青蓮領命出去,薑妙在房中又休息一會兒,就收到了瑞王府的摺子。

趙明珍約她和徐子蘭明日出門逛街,還特地叫她把嚶嚶帶上,她想小姑娘了。

“行,這些天都在家憋著,也該出去逛逛了。”

薑妙答應下來,就去挑選明日出門的衣服,沈宴清回來時,看到床上堆積的衣衫,他眉頭微微皺起。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