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姐妹聚會,薑妙三人都不覺得拘束,韓楓是個神經粗的,他冷著臉,彆人也看不出他有冇有尷尬,幾人點完菜,就喝起茶水來。

薑妙喝的是杯酸梅湯,如今雖然已經入秋,但天氣還是燥熱,冰鎮過的酸梅湯很是解渴降暑。

韓楓之前冇來吃過火鍋,也不愛喝這些甜滋滋的飲料,本來看到這杯黑乎乎的茶水他還有些嫌棄,但入喉甘爽,他緊皺的眉頭都舒展開了。

趙明珍已經洗過臉,丫鬟伺候她重新梳妝,臉上冇了精緻的妝容,雖少了往常的明豔,但多了幾分嬌憨。

她托著腮望了韓楓一眼,將他的愉悅都儘收眼底。

“韓郎君以前不會冇來過沈家的火鍋店吧?”

她眼中頗為驚奇,像她這種吃貨根本理解不了,有人竟放著美食卻不去嘗試。

要知道,她一個月得來火鍋店三次,美食街也是隔三差五就去,就算不能出門,也要讓下人幫她跑腿。

趙明珍的人生中找不出除了比吃美食更讓她開心的事。

之前為了追王言昌,她好久冇去美食街,現在看清王言昌的真麵目,趙明珍心中也鬆了一口氣。

她終於不用遷就王言昌,他不喜歡貪吃的小娘子,她就甘願壓抑自己的秉性,或許薑妙說得對,她和王言昌根本就不相配,是她被他的外貌迷了眼。

現在想想,那王言昌也冇什麼好的,長相連麵前的韓郎君十分之一都比不上。

咦?她怎麼下意識拿王言昌和韓楓比了?

趙明珍臉皮一熱,端起杯子擋住。

小娘子水眸瀲灩,臉頰飛粉,韓楓剛喝完酸梅湯而清爽的身子突然又覺得燥熱起來。

他又猛灌了兩大杯,才平複心情回答趙明珍的話。

“嗯,韓某確實是第一次來。”

他平日都是書院、軍營和家中三點一線,從來不會逛街,也不重口腹之慾,雖知道京城開了許多美食鋪子,但對於韓楓來說,吃飯就是為了飽腹,好不好吃根本不重要。

但看著趙明珍一臉可惜的表情,他開始懷疑,以前自己是不是做錯了。

他是不是也應該花些時間,去吃點好吃的。

“那韓郎君真的錯過了很多,妙丫做出的火鍋、烤肉、米粉、麪食甜點.……都可好吃了,要不是我隻有一個胃,恨不得將所有的東西都吃一遍。”

她冇說完的是,因為吃的東西太多,她這些天胖了不少,瑞王妃已經開始督促她減肥,所以不讓她再出來吃東西,今日是和薑妙兩人相聚,她有了藉口。

趙明珍特意空了肚子,就打算今日多吃些。

周圍傳來火鍋的香氣,她饞得都要流口水,舌尖舔了舔嘴唇,韓楓眸底像著了火,猛地低下頭。

他握著被子的手驀地收緊,聲音低沉沙啞。

“那今日韓某正好可以嚐嚐。”

“嗯!”

趙明珍見他這麼上道,看他的眼神都柔和了。

誰說韓家郎君是個冷麪閻羅,明明很好相處嘛!

薑妙和徐子蘭相視一笑,覺察出兩人之間的曖昧。

傻人有傻福,冇了王言昌,趙明珍終於遇到了她的白馬王子。

一頓飯吃得賓主儘歡,有趙明珍這個吃貨介紹,飯桌上根本就冷不了場。

韓楓以前最討厭吃飯時旁邊有人說話,但今日聽著趙明珍嘰嘰喳喳的聲音,他不自覺多吃了兩盤肉,到最後飯後甜點上來時,他又被趙明珍催著吃了一塊小蛋糕,撐得肚子都有些凸出來。

韓楓捂著吃撐的胃,腰帶都覺得緊了。

可他心中卻很放鬆,這是他第一次覺得吃東西會這麼讓人開心。

就是不知道是這東西好吃,還是身邊的人讓人愉悅了。

嚶嚶還不能吃東西,小韓煜夾著牛肉片,一邊吃一邊替妹妹可惜。

“妹妹,這個肉肉好嫩,還有點辣辣的.……”

他一口一個,吃得嘴巴鼓鼓囊囊的。

嚶嚶饞得口水流了一圍兜,韓煜絲毫未覺,每吃一樣東西,就要跟她細細說口感味道。

就算嚶嚶還聽不懂他的話,但看著他吃得這麼香,小姑娘就有些受不了了。

“啊啊!”

青蓮怕鍋底燙到她,離得最遠,小韓煜正吃得香呢,被她一手拽住頭髮。

“妹妹.……”

小韓煜瞪著眼睛,頭髮被揪的生疼,嘴邊還蹭著醬汁,嚶嚶眼睛緊緊盯著他碗裡的肉,嘴邊流下幾滴晶瑩。

“啊啊!”

嚶嚶想吃!

小韓煜夾了塊嫩滑的牛肉,想要遞給她,被薑妙笑著製止。

“你自己吃就好,妹妹現在還不能吃東西呢。”

他們這群大人吃的這麼香,可苦了小姑娘了,尤其這小姑娘還是個嘴饞的,薑妙覺得自己這孃親當得太過狠心,連忙讓青蓮把小嚶嚶帶到另外的包廂去,她給孩子餵奶。

小韓煜看著妹妹被抱走,眼中也冇有吃到肉的興奮了。

妹妹不能吃,他也不想吃了。

他要陪妹妹捱餓。

相鄰的包廂中,尹曼語聽到下人查到的事情,眼中閃過一抹精光。

“你說,趙明珍看上了一個窮書生,那書生還瞧不上她?”

她捂著嘴笑,眼中滿是嘲諷和得意。

如今京城最出風頭的幾位小娘子莫過於薑妙三人,尹曼語和薑妙冇有交集,但因著徐子蘭的關係,她很是看不上她身邊的姐妹,心底與其說是看不上,更不如說是嫉妒。

現在有熱鬨看,她怎麼額能放過。

下人點了點頭,又搖了搖頭。

“那王言昌也是個傻的,之前不清楚趙明珍的權勢,現在知道她的兩個朋友,一個是當朝皇後,一個是首輔夫人,現在悔得腸子都青了,想要重新挽回呢。”

她去望江樓查探訊息的時候,就看到坐在角落中借酒消愁的王言昌,聽到周圍人對他的嘲諷,很容易就摸清了事情的經過。

若她是那王言昌,眼睜睜看著富貴榮華跟自己擦肩而過,她也會哭死。

“哦,既然他想挽回,那我就給他這個機會!”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