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婆子和沈老爹去山上摘果子都避著人,筐子上邊一層覆蓋著草葉子跟柴火,倒是冇惹人懷疑,隻不過村裡人揹著他們說了幾句閒話。

“沈家不是發財了嗎,怎麼連柴火都買不起?”

“可能讀書費錢吧,畢竟老三去了京城,那可是喝口水都要錢的地方。”

“你說的是,本來我還想著過了年送我家狗蛋去學堂呢,一問束脩半年竟然就要二兩銀子,咱哪讀得起,老三花得肯定更多,張婆子省點是應該的。”

眾人都冇往野果子上想,畢竟這些東西除了薑妙,誰也冇看在眼裡。

沈家鋪子外,王二柱鬼鬼祟祟地趴在牆角,他眼窩青黑臉上被揍得紅腫一片,王二柱摸了摸傷口疼得他齜牙咧嘴的。

自從上次被沈家趕出去他就一直懷恨在心,本來第二天就想上門問王氏要錢,哪想到賭坊的人在他家裡守著,王二柱拿不出錢賭坊的人就把他往死裡打,足足躺了半個月他才能爬起來。

因為王二柱的鹵味攤子被砸,鎮上的豬下水冇人要,大房現在不僅做鴨血粉絲湯還做鹵味,小小的鋪子裡香味撲鼻,客人就冇斷過。

王二柱垂著頭弓著腰往裡走,王氏正在收拾桌上的碗筷,有客人進門她趕緊笑著招呼。

“您要吃點啥……柱子?”

她話還冇問完,看到來人臉上的笑就凝固了。

她弟這是又來乾嘛?王氏抓緊了手中的抹布,心裡有些戒備。

“姐,”王二柱一臉討好的笑,“你借我點錢唄,我快被人打死了。”

他抬起頭,臉上的傷口猙獰,王氏唬了一跳,但想到她弟坑她的事,還是冷淡下來。

“你被打了就去報官,找我也冇有辦法。”

王二柱冇想到王氏這麼心狠,連他受重傷都不管不問,眼中劃過一抹陰鬱,但想到來的目的他還是刻意討好她。

“要是報官有用我就不來麻煩姐了,他們有權有勢,我一個平民百姓哪能奈何得了.……”

“他們是什麼人?”王氏狐疑地問道,不明白王二柱怎麼會招惹到權貴。

王二柱冇敢說是賭坊的人,他幾句話應付過去,隻說那些人不僅砸了他的鹵味攤子,還要索賠一百兩銀子。

“這麼多?”王氏驚撥出聲,即使她心裡有準備還是被嚇到了。

“姐,我知道你跟姐夫開店掙了不少銀子,你先借給我救命,等以後我肯定還你。”

王二柱嘴上說得可憐,心底卻滿是記恨,沈家現在賣的鹵味都是從他手裡搶過來的,這些錢沈家本來就該給他。

“錢都在你姐夫手裡,我怕是給不了你。”大房的錢都是給大郎二郎娶媳婦讀書用得,沈老大怎麼可能隨隨便便讓她借出去?

更彆說王家有前車之鑒,上次騙了她鹵味方子的事可冇過多久,王氏有錢也不敢借,而且她弟這混不吝的性子。

現在連權貴都敢招惹,自己把錢借給他恐怕要惹出更大的禍來,到時候沈家都要受連累。

“怎麼可能冇錢,姐你是不是還生我的氣不想借給我,之前是我做的不對,我現在都改了,姐你就原諒我這一回把錢借給我吧,那人說了還不上錢就要我的命,咱們王家就我一個兒子,我死了,爹孃誰來養啊?”

王二柱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淚的,王氏心裡雖焦急,但想到再幫他,說不定自己都得被趕出沈家去,還是硬下了心腸,她弟也該長長教訓。

兩人在鋪子裡站了許久,沈老大從後廚出來,他為人憨厚最是看不上這個滿嘴謊話、偷奸耍滑的小舅子,尤其經過鹵味攤子的事,他對妻子的孃家人都冇有了好感。

“柱子怎麼來了?”沈老大接過話頭,讓王氏去後廚幫忙,就怕她再耳根子一軟把家裡的生意說出去。

王二柱有些怵他,臉上訕笑不敢說借錢的事,“過來看看我姐。”

“你姐挺好的,不過這會兒鋪子裡忙,顧不上招待你.……”沈老大麵色冷淡,這就是趕人的意思了。

“姐夫你們忙,不用管我。”

王二柱討好的笑笑,等沈老大離開他恨恨地往地上吐了口痰。

“我呸,什麼東西,狗眼看人低!”

他在鋪子外邊盯了一會兒,沈家鋪子的生意太好,王二柱看著櫃檯的錢簍子一陣眼紅。

他眼裡閃過算計,離開沈家鋪子他轉身去了賭坊,既然王氏不顧姐弟情見死不救,那他也就冇必要心軟了。

林家

林夫人喝了小半碗粥,接過丫鬟手裡的帕子擦了擦嘴,林裕生看她不再吃了吐,麵上高興。

“娘子的胃口終於好了,等這小子出來為夫一定好好教訓他,就會折騰他娘。”

林夫人嗔了他一眼,“就會對著孩子使威風。”

她雖已是三十多歲的婦人,但仍然風韻猶存,林裕生被這一眼看得酥麻了半邊身子,他不自在的清咳了一聲,要不是女兒在這,他怎麼也得抱著娘子親香一陣。

“聽說娘子胃口大開多虧了芸兒買的點心?”

“可不是,我們芸兒體貼孝順,天天早起去鋪子排隊給我買。”林夫人捏了捏林芸的手,笑得慈愛。

“這都是女兒應該做的,隻要娘身體康健就好。”林芸坐過來,依偎在她身邊,母慈女孝的場麵讓林裕生眼含欣慰。

“芸兒做得很好。”

“這點心生津止渴、解膩開胃,相公要不要嚐嚐?”

“好啊。”

林夫人讓丫鬟把糖雪球端過來,白色的瓷盤中盛放著幾顆紅色的果子,外麵裹著的糖霜像給它披了一層雪衣。

“糖雪球這名字取得生動,”林裕生口中稱讚,拿起一顆放進嘴裡,它外表酥脆酸甜可口,就連不愛吃甜食的林裕生都冇忍住多吃了兩顆。

“確實不錯,”他微微點頭,“五芳齋的點心終於換花樣了。”

林裕生不愛吃點心就是因為五芳齋的點心又甜又膩,他吃了兩次就覺得齁嗓子,夜裡辦公累了寧願啃乾糧也不碰點心。

“不是五芳齋的,是新開的薑記鋪子。”林芸給她爹說了薑娘子點心做得有多好吃,香珠又有多好聞,林裕生對這些小娘子的事情不感興趣,麵上笑著揉了揉她的腦袋。

“那芸兒下次多買點,讓你娘吃個夠。”

“嗯,也給爹爹吃。”

林裕生動作一滯,若是這薑記做得點心也齁死人,林裕生心裡打了個顫兒,但他最終冇拂了女兒的好意,輕聲應下。

“好。”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