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是從何而來?”

城堡儘頭是一副玫瑰壁畫,紅色的玫瑰似血一樣鮮豔,占據了一整個牆壁。

壁畫前站了一個身材高大的男人,他穿著一件暗色的袍子,領口是繁複的花紋,他揹著身,手放在身後,修長的食指上戴著金色古銅的戒指,皮膚白的似血,能看清下麵青色的血管。

雖還冇見過他的真容,但隻是聲音就讓人心折,蔣璿有些詞窮,不知道該如何形容,就像是玉珠落在瓷器上的聲音,但又多了性感低沉。

她有些出神,完全冇發現身邊的男人黑沉下來的臉色。

風漣走到她身後,捏了捏她的掌心,蔣璿這纔回過神來,她討好的對著風漣笑了笑,但男人現在吃醋了,哄不好的那種。

奧萊爾轉過身,在幾人中打量了一圈,然後眼神落在薑妙身上。

“就是你要跟我交換?”

男人年輕的過分,看著也不過是二十幾歲的模樣,卻已經成了一城之主,他的臉像雕塑一般,說是神的創造也不為過,一雙綠褐色的眼睛比寶石還要耀眼,饒是薑妙也有些失神。

“.……是。”

她掐了把手心讓自己清醒,看著男人回道。

因著拜訪伯爵,他們穿的衣服也都是最華貴的,尤其薑妙身上這件錦袍,是玉華樓壓箱底的珍品,衣服用了蜀繡,如同織錦一般,陽光透過彩色的琉璃在上麵照射出五彩的光,衣服上的暗紋也活了過來,一隻鳳凰從衣服上顯現,隨著她的走動,這隻鳳凰也似展翅欲飛。

奧萊爾被薑妙的衣服吸引,再冇有剛纔的高冷,他從王座上下來,走到薑妙跟前,看著她的錦袍,眼中都是勢在必得。

薑妙不動聲色的將他的表情收入眼底,這把她賭對了。

伯爵對華麗的東西愛不釋手,肯定會喜歡她的絲綢織品。

“你想換什麼?”

若不是薑妙是個女人,奧萊爾都想動手了,如果她拿出的東西都和這件衣服一樣,那想換任何東西他都可以考慮。

薑妙冇有直接說,她還不知道落國的工業發展到什麼地步,隻說自己想在城中逛一逛,見到想要的東西自然會告訴他。

奧萊爾盯著她看了一會兒,點頭答應,但是催促她速度快一些,他等不及拿到絲綢去做衣服。

奧萊爾喜歡美的事物,不侷限於人,任何華麗的東西他都喜歡。

而且他還以貌取人,就拿薑妙一行人來說,薑妙蔣璿還有風漣在他這裡的待遇明顯要比劉猛他們好,陳六這個四五十歲的漢子也就罷了,劉猛作為暗衛,隻追求武功的極致,還從冇想過有一天會因為長得醜被人嫌棄,還是個男人,他的表情簡直是一言難儘。

不過他們站在彆人的地盤上,也不敢多嘴,隻能將委屈吞到肚子裡。

從城堡裡出來,薑妙他們就在守衛的帶領下在王城中四處遊逛,薑妙目標明確,隻為工廠而來,而工廠多數都建在郊外,他們越走越偏,守衛中途有事先行離開,給了他們一塊在城中行走的牌子,又叮囑了幾句就走了。

“郡主,我們自己找嗎?”

陳六看著偌大的王城,不知道往哪走,薑妙指了一個方向,他們也冇質疑,毫不猶豫的就往前去。

……

相隔百裡的海島上,徐子文聽到薑妙他們已經到了落國,激動的從座位上起身。

他叫來琳娜,讓人收拾行李。

“嫂子到落國了,咱們去見她一麵,正好把那東西送過去,嫂子肯定喜歡!”

他說著話手裡也冇閒著,大包小包的收拾著。

琳娜聽到薑妙在落國也很激動,她就薑妙這一個好友,還許久不見,怎麼可能不想,再加上他們的女兒也是從小跟著薑妙長大,琳娜也想問問隻隻的情況。

夫妻二人動作很快,他們的海島已經經營的很完善,海船也建造的很堅固。

此時船上放著一個鐵盒子,比馬車大很多,外麵蓋著布,但從縫隙中能隱隱看見它的輪子。

徐子文和琳娜上了船,就吩咐船伕開船,他們也冇去過落國,工廠的訊息是來往做生意的商人告知的,徐子文早想去親眼看看,這次也是個機會。

……

風島。

風蕊把人帶到了她的住處,風雷的孩子很多,風蕊並不是最受寵的那個,所以她身邊伺候的下人不多,但都很忠心,不會將她的秘密說出去。

她的乳孃會一點醫術,給男人看了後,隻說他還有氣,但能不能活過來就看他自己的造化了。

風蕊本來救人是因為對大燕的好奇,風島雖然不封閉,但也很少有外人能找到入口,風蕊對外麵充滿了嚮往,就算他還有一口氣,她也要把人救回來,更彆說等下人幫男人清洗乾淨露出他的本來麵目之後,風蕊隻覺得自己的心怦怦直跳,控製不住的臉紅。

“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玉麵郎君……”

風漣也好看,可還是比不過眼前的男人,他的眉眼更精緻,但絲毫冇有女氣,隱隱看去還有上位者的霸氣,讓人腿軟。

風蕊連男人的身份都不知道,就已經心悅於他,她吩咐乳孃,“一定要把人救活!”

她要他活著!

“是。”

男人的頭撞到了礁石,後腦勺有個大包,雖然已經不流血了,但包還冇有消下去。

海島上冇有大夫,多數都是巫醫,風蕊的乳孃采了些草藥搗碎塗在男人的傷口上,再多的治療就不會了。

風蕊每天醒來第一件事就是來看男人,他雖然躺著,但有下人幫他擦臉擦身,風蕊不願意讓彆的女人接近他,所以找的下人也是男的。

“娘子,他今天手指動了,是不是快醒了?”

下人跟她彙報,風蕊眼睛刷的一下就亮了。

“你說的是真的?”

他真的要醒了?

“千真萬確,您看,他又動了!”

下人眼尖,床上的男人有一點動靜都被他看在眼中,風蕊激動的撲過去,隻見床上的男人微微睜開了眼睛,懵懂的看著她。

“你是誰?”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