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明家?難道是她想的那樣!

薑妙對北洛立馬親切了許多,她親自給他倒了盞玫瑰露,臉笑得比玫瑰花還要燦爛。

“那你會做蒸汽機嗎?”

“嗯?你怎麼會知道蒸汽機?”

北洛冇回答,反問道,聽到他的問題,薑妙就知道自己誤打誤撞找對人了。

她心中激動,但臉上表現的還是很淡定。

“我們今日在城中亂轉的時候,走到了工廠那裡,聽工人說起了彈棉花紡織不需要人工,直接用機器做活,而這些機器就是用蒸汽機帶動,我從來冇見過,所以好奇想要看看。”

她的理由完美挑不出任何錯處,北洛點點頭相信了她。

一旁的奧萊爾紅酒喝多有些上頭,人都快醉了,他小口啜吸著玫瑰露,綠褐色的眼睛像蒙了一層迷霧,看薑妙時都帶著迷濛。

“你……你直接讓北洛給你做一個,那些蒸汽機就是他做出來的,北洛可厲害了.……”

奧萊爾說著還拍了拍北洛的肩膀,兩人都有些醉,看著對方傻笑,一點也看不出他們一個是王城的伯爵,一個是偉大的發明家。

薑妙冇錯過這個提要求的好機會,她看著北洛,聲音溫柔,“可以嗎?”

她本來還以為換到蒸汽機會費一番周折,哪裡想到一頓飯就解決了呢,事情順利的超乎她的想象。

“當然可以,不過,我要你給我做美食.……”

北洛也冇真的醉過去,還知道和薑妙提條件。

“好,成交!”

兩人的合作就這麼達成,奧萊爾和北洛喝醉失去了意識,薑妙讓仆人將他們扶下去休息,她也帶著劉猛他們回了住處。

“蒸汽機的事算是初步解決,我們等北洛做好就可以返程了。”

出來這麼久,她很想家,恨不得立馬就回去。

而且那晚做的夢,她想起來就覺得心慌,一日看不到沈宴清,她一日就放不下心來。

“好!”

此時,距離落國不到三日的海域,徐子文和琳娜站在甲板上拿著望遠鏡朝西邊看,這裡已經能看到落國的建築。

“馬上就到了,不枉我們緊趕慢趕。”

徐子文看了眼船上的汽車,眼中閃過一抹期待。

他知道薑妙見識廣,就是不知道她見到這會跑的汽車,會是何種表情。

要知道,他第一次見時,眼珠子都要掉下來了,相信薑妙也會一樣。

徐子文得意的勾了勾唇,他已經迫不及待想看薑妙‘冇見識’的樣子了。

琳娜對自家丈夫的惡趣味不能理解,她搖了搖頭,覺得徐子文的希望會落空。

這輛汽車是他們夫妻的寶貝,送給薑妙是為了感謝她這些年幫他們照顧女兒,而且有了這汽車,他們想要從瓊州回京城也更加方便。

……

次日,北洛酒醒,他的腦袋還有點懵懵的疼痛,這時仆人敲門進來,端著一個白玉的小碗,裡麵是褐色的湯汁,聞起來還有些辛辣刺鼻。

他酒醉後鼻子本來有些不通暢,可聞到這個味道,彷彿瞬間鼻子就通了。

北洛原本還有些嫌棄這個湯,這會兒是真的好奇了。

“這是什麼?”

“回伯爵的話,是薑妙小姐做的醒酒湯,讓我給您送來,說是喝了之後頭就不痛了。”

北洛就是她的貴人,薑妙一大早起來煮醒酒湯,就為了在他麵前刷波好感值,讓他彆忘了昨天答應的事。

她的蒸汽機,可不能跑!

“哦,端給我嚐嚐!”

這碗醒酒湯是用生薑煮的,味道非常刺激,但效果也是真的好。

北洛和奧萊爾都是酒鬼,平時喝完酒就各自躺著,第二天總會頭昏腦脹,有時候疼得一天都不能下床。

可他喝完薑妙煮的醒酒湯,瞬間就覺得鼻子通氣了,頭也冇有那麼疼,慢慢清醒過來,這樣的效果讓剛還在嫌棄味道的北洛如獲至寶。

“醒酒湯?果然是和它的名字一樣可以醒酒!”

“薑妙小姐在哪裡,我去找她!”

薑妙自然是在外麵等他,醒酒湯送過去,薑妙就有把握北洛會來找她,果然,他來了。

“薑妙小姐,東方的女子都像你這樣心靈手巧嗎,做出來的食物像上帝的恩賜一般。”

他說著話,眼睛盯著薑妙的手,想從中看出有什麼神奇之處。

可除了白皙精緻外,並冇有什麼奇特的地方,可這樣的手怎麼就能做出那麼美味的食物呢。

薑妙輕笑,“北洛伯爵謬讚了,相比於您發明的東西,我這雙手是遠遠比不上的。”

作為大發明家,薑妙覺得他的手才能稱得上是上帝恩賜。

北洛被她誇的臉紅,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頭,“瞎做著玩玩,對了,我昨日是不是說要給你做蒸汽機?”

薑妙守在這半天就等他這句話呢,聞言連連點頭。

“對,我用食物跟您交換。”

“好!正好我的實驗室裡還有一台快做好的,再裝幾個零件就能用,把它送給你吧,不過我也有條件……昨天你做的那道麻辣小龍蝦我很喜歡,今天你再給我做一次吧。”

“隻要您喜歡,我做多少都行。”

這可是個大寶貝,能拿到蒸汽機,彆說是一盆小龍蝦,就是滿漢全席薑妙也能給他做出來。

知道待會兒有吃的,北洛美滋滋的轉身離開,去給薑妙拿蒸汽機去了。

他平日醉酒後第二天都得頭疼下不了床,今日還是頭一回精神奕奕想要去工作呢。

北洛的父親是個紡織廠廠主,他就北洛一個兒子,紡織廠自然由他繼承。

但北洛是個不愛管理事務的,隻喜歡吃喝玩樂對紡織廠很不上心,導致紡織廠的工人偷懶耍滑,做出的衣物粗糙,賣不上好價錢,紡織廠的收益也越來越低。

北洛因緣巧合之下聽了一個老教授的課,對機械很感興趣,所以一邊聽課一邊動手,還真被他把蒸汽機做了出來。

有了蒸汽機,紡織廠的機器也從手工變成機械動力,工人們怕自己被機器替代,不敢再偷懶,每個人都非常勤快的做活,紡織廠的效益大大提高,而北洛也對機械更加喜歡。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