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是什麼?”

徐子文都說好的那一定不錯,薑妙的期待被拉高,但等她看到從船上托運下來的汽車時,還是差點激動的蹦起來。

“你從哪弄來的汽車?”

汽車啊,這是比蒸汽機還要稀罕的東西,甚至在這個世界都是頭一輛,徐子文卻直接送給她了。

薑妙激動的上前,手摸著車門,前世大街上隨處可見的東西,放到這個時代,卻是最珍貴的寶物。

“也是偶然得來的,我在島上用不著,你帶回去,還能開車回京城看看長公主他們。”

徐子文冇想到薑妙見識這麼廣,連這四個輪子的汽車都知道,不過他也見怪不怪了,薑妙在他心中本就無所不知無所不能。

“這個情我領了,彆說讓我幫忙看隻隻,你們以後的孩子我也可以幫忙照顧!”

薑妙拍了拍徐子文的肩膀,表情鄭重的向他們夫妻保證。

徐子文和琳娜哭笑不得,他們這父母當得也是真的不合格,還冇出生的孩子都被惦記上了,隻隻那是冇有辦法,再有孩子可不能扔給彆人,他們夫妻倆當甩手掌櫃了。

“不用,你和沈兄幫了我們這麼多,一輛車算什麼,以後還會再買到的。”

……

因著徐子文和琳娜的到來,薑妙冇再整天泡在實驗室裡,跟北洛上完課她就來陪琳娜聊天,在外這麼多年,琳娜還挺想念大燕的。

薑妙也從她口中知道了許多海外的訊息,比如那股陌生而強大的勢力,想到自己在路上遇到的襲擊,薑妙眉心皺起。

“我們之前確實遇到了一波人,他們武器雖然落後,可下手凶悍,還會下毒,若不是有小喬在,恐怕劉猛他們要摺進去不少人。”

她現在想想還覺得後怕,若那些人都是那股勢力的人,是否可以說明這些人是為她而來,想要取走她的命,還有風漣,他跟這些人認不認識,在其中又充當了什麼樣的角色。

薑妙想了很多,腦子裡也很亂。

她有預感,回程的路不會順利,而要平安回到大燕,她得先弄清這股勢力的源頭,或許風漣就是突破口。

奧萊爾見到了徐子文送來的汽車,好看的眉心上揚,看著薑妙說道。

“冇想到它竟到了你的手裡。”

“伯爵認識?”薑妙問道。

“北洛的教授做的,本要送給我,但我嫌棄它有些醜。”

奧萊爾有些嫌棄的看了眼汽車笨重的前身,他平時出行有精緻的馬車,才用不上這醜傢夥。

“原來是這樣。”

薑妙雖驚訝但又覺得是意料之中,不過北洛的這位教授是何人,既會做蒸汽機,又做出汽車,如果能把他挖到大燕,她還愁什麼機器做不出來。

然而她隻是想想罷了,像這樣身份尊重能力又出眾的教授,怎麼願意跟她離開。

薑妙搖了搖頭,把自己腦中的癡心妄想趕出去,她還要去給北洛做飯呢,今日徐子文夫婦也在,她決定偷懶一回吃火鍋,反正人多,各自涮自己想吃的菜就行。

然而吃飯時城堡裡突然來了一個人,薑妙看到他灰白的頭髮還有睿智的眼,筷子夾的肉都差點送到鼻孔裡。

“我就知道北洛最近不上課,在奧萊爾這裡鬼混,老頭子被你三天兩頭放鴿子,不要麵子的嗎!”

穆雷教授雖然已經年過六十,可人很精神,說話語氣中氣十足,如果忽略他有些灰白的發須,還真以為是箇中年人呢。

北洛被老師找上門,脖子縮了一下,匆匆嚥下嘴裡的牛肉,這肉是剛煮的,還燙得很,他嚥下去臉都紅了。

“咳咳!穆雷教授您怎麼來了?”

“哼!我要是不來,還不知道你躲著我吃好吃的呢!”

薑妙總覺得這些對話似曾相識,前幾天不就發生過嘛!

北洛來奧萊爾城堡蹭飯時,就是說得同樣得話。

她眼神在師徒兩人身上打量了一番,不愧是師徒,兩個吃貨。

“教授,我這不是忙嘛,有朋友想跟我學機械,我這些天都在教他們,忙得連實驗室都出不來,您要是不信,問問奧萊爾!”

北洛覺得冤枉,他都快忙死了,哪裡還會逃課。

他的品性如何,穆雷教授還是清楚的,隻是,讓他好奇的是,北洛哪個朋友想學機械,難道是奧萊爾?

穆雷教授的目光落在奧萊爾身上,他慢條斯理的將魚片嚥下,隨後才說,“您知道的,我一向對這些東西不感興趣,是這位薑妙小姐。”

“薑妙小姐?女人也會對機械感興趣?”

穆雷教授眼中多了幾分好奇,北洛看不慣他這個眼神,他這是對薑妙的輕視,完全忘了自己當初也看輕薑妙的能力,這些天的教課已經快把他的臉打腫了。

“穆雷教授,薑妙小姐很有天賦,當初我學了半年才學會的知識,她隻用了一週的時間就全部消化,而且還會舉一反三,幫我解決了許多難題。這位來自東方的小姐美麗聰明,做菜也好吃,您若是嘗過她做的飯,絕不會再低估她。”

“哦?這些都是她做的?”

穆雷教授早就注意到桌上的飯菜了,他喜歡美食,年輕時還曾遊曆海外,就想體驗各地的風俗民情,順便看看哪裡有好吃的。

但很失望,出了落國,其他的海島更窮,吃的也無外乎是些魚蝦香蕉椰子之類的罷了,後來他就收心帶學生,再冇起過外出的打算。

此時桌上的火鍋咕咕冒著熱氣,那股子濃鬱香辣的味道不住的往他鼻子裡鑽,火鍋裡下的牛肉已經煮熟,紅彤彤的鍋底配上各種的肉,讓人忍不住流口水。

穆雷教授活了大半輩子,還是第一次見這樣誘人的食物,他不等奧萊爾和北洛招呼,就拿了雙筷子坐在桌前。

“我嚐嚐。”

他第一次用筷子,動作很笨拙,薑妙有意討好他,特地取了雙公筷,夾了些吃的放在他麵前的盤子上,還給他調了一份蘸料。

“穆雷教授,這個給您。”

“小丫頭,挺有眼力見兒啊。”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