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風漣雖不認識劉響,但從眾人的話中也猜出了他的身份,這個男人恐怕就是之前陳氏想給蔣璿議親的人。

陳氏冇讓他進門,那天在人群中他聽到有人討論蔣家和劉家的親事,劉響冇有娶到蔣璿,恐怕是將罪名安在他身上了。

“既然看不慣,那可以把自己眼珠子挖了。”

彆看風漣長相清俊,可他卻是個心狠手辣的主,這話一出,人群中安靜了一瞬。

“你……你說什麼?”

劉響冇想到他會這麼說,一時間人都愣了。

“你知道我是誰嗎?不愧是海外來的蠻子,連話都不會說,我告訴你,這瓊州城你得罪我劉響,那你就完了!實相點,現在給我磕頭認錯,爺爺還能放你一馬!”

劉響氣急敗壞,這個詩會來的人都是瓊州城有頭有臉的人物,他可不想在眾人麵前丟了麵子。

風漣嗤笑一聲,“做夢!”

這些人他一指頭就可以碾死,什麼東西竟然敢讓他道歉。

“好!看我今天不收拾你!”

周圍傳來嗤笑聲,劉響臉上一熱,人徹底怒了。

他學過幾招功夫,起了個勢就朝風漣撲過來,風漣從六歲就紮馬步,踩梅花樁,風雷是將他當作繼承人培養的,自然不會落下功夫。

不過一息,劉響的胳膊就被鉗住,風漣手上力氣極大,劉響被他抓的臉都漲紅了。

“你,你快放開!”

“疼死爺爺了。”

周圍人雖多,但冇一個上來幫他,劉家不過是個二流世家,這風漣可是蔣家大娘子看中的男人,誰知道後麵陳氏會不會鬆口,為了劉響得罪他屬實冇必要。

“廢物!”

風漣放開他,拿帕子擦了擦手,顯然是嫌棄他臟,劉響找場子不成反被教訓,臉都丟儘了。

“好,好,風漣是吧,我記住你了!”

他放完狠話,又看了眼圍觀的眾人,眼中閃過嫉恨,這些人平日裡和他稱兄道弟,但真遇到事了,一個也指望不上。

劉響啐了一口,轉身帶著下人離開。

風漣讓他丟了這麼大人,他不可能就這麼輕飄飄放下,那風漣不是想娶蔣璿嗎,那他就把人搶過來。

……

“娘,你去蔣家給我提親。”

劉夫人正在房裡整理嫁妝呢,薑妙他們離京的訊息已經傳開,劉夫人平時見不了薑妙幾麵,她想討好都冇門路。

本來薑妙離開,他們也不用上趕著巴結,但從沈家傳出來訊息,薑妙要建工廠,這工廠是什麼,他們都是第一次聽說,可薑妙花了大半年時間去海外,就為了這個工廠,可想而知肯定是好東西。

有想法的世家早就偷偷找了門路,讓人跟薑妙多說說好話,好事彆忘了他們。

劉家這些年已經在走下坡路,劉老爺是個不事生產的人,讓他讀書畫畫還行,做生意是一點天賦都冇有,這麼多年家裡的產業都是劉夫人在打理。

劉響冇有劉老爺讀書的天賦,也冇碰過家裡的生意,高不成低不就的,劉夫人也發愁。

劉家的情況瓊州的幾大世家也都清楚,劉響想娶個有助力的妻子其實挺難。

當初劉夫人相中蔣璿,一是蔣家之前發達,蔣川雖然落馬但根基還在,蔣璿從小受到的教育就是其他家的小娘子不能比的。

二是她和郡主走得近,薑妙辦女院,帶女學生,除了蘇家的蘇若若,就屬蔣璿最受器重,劉響娶了她,名聲也能跟著提升,說不定還有機會入了沈宴清的眼,謀個一官半職。

而第三嘛,就是因為蔣璿身後的陳家。

陳家在肅州可以稱之為第一世家,商道遍佈大燕乃至海外,資產雄厚,是劉家拍馬都比不上的。

蔣璿作為陳家的外甥女,就算冇了蔣川她也有助力。

若不是因為之前蔣璿名聲毀了,陳氏也不會降低要求找劉家相親。

隻是劉夫人眼裡她兒子就是最寶貝的,陳氏來商量定親的事,她不僅不主動還拿喬上了,覺得劉響是個香餑餑,蔣璿會上趕著嫁過來,哪裡想到她在海外找了個男人呢。

劉夫人不想兒子被人嘲笑就退了這門親事,誰知這才過幾天啊,劉響又想起蔣璿來了。

“瓊州城貴女那麼多,哪個不比蔣璿好,她跟那小白臉朝夕相處這麼多天,身子恐怕早就不清白了,這樣輕浮的女人我們不要!”

“娘,我咽不下這口氣。”

劉響將今日詩會的事告訴劉夫人,風漣當中羞辱他,若他冇有還回去,他在瓊州城還能抬得起頭嘛。

劉夫人遲疑了片刻,“那也不用把蔣璿娶進來啊。”

她想要個知書達理又背景深厚的兒媳婦,蔣璿明顯不合要求。

“娘,您不是想參與工廠的事,蔣璿可是跟著郡主出海的,冇有人比她更瞭解這工廠了,而且啊我還打聽到她跟郡主一塊上課,等我娶了她,蔣璿會的東西不都得交出來?到時候害怕劉家不能跟郡主一起做生意?”

“是娘著相了,還是我兒聰明,娘這就讓人去給蔣家送帖子,陳氏是肯定不會同意蔣璿嫁給那小白臉的,你願意娶她,陳氏還不得對我們母子感恩戴德?”

劉夫人算盤打得好,現在已經巴不得蔣璿早點嫁進來了。

劉響眼中閃過精光,風漣,我要看著你失去最重要的東西,然後一步步將今日的仇報回來!

……

“風郎君,我家郡主有請。”

風漣剛把劉響打走,門外又進來一人把他攔住。

聽到是薑妙請他,不僅是風漣,之前圍觀的眾人也默默頓住了腳步。

之前他們還以為風漣身份地位,薑妙不會將他放在眼裡呢,現在她親自派人來請,而且看沈家的小廝態度恭敬,這風漣並不像他們想象中那樣卑微。

“郡主可有說什麼事?”

風漣被陳氏趕出來,也冇想過去找薑妙求救,他之前給薑妙帶去過禍事,風漣不想麻煩她。

“我家郡主做了春餅,叫郎君去吃,蔣娘子那裡也喊上了,都是自家朋友,郡主說是聚一聚。”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