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璿和劉響並不熟悉,畢竟之前蔣家是瓊州數一數二的世家,劉家人是冇資格到她麵前的這個腳步虛浮麵色青白的男人一看就已經被女色掏空,蔣璿秀眉微蹙往旁邊走了幾步。

劉響見自己被心上人嫌棄,本就尷尬的神情變得惱羞成怒。

“蔣大娘子,你我的親事兩家父母已經敲定,我劉家不嫌棄你們蔣家冇落,還願意用正妻之禮娶你,你還不趕緊答應。”

他一副施捨的模樣,讓蔣璿險些氣笑。

“哪來的鱉孫,耍威風耍到姑奶奶頭上來了,你什麼東西,也敢肖想我,趕緊帶著你的東西滾!”

風漣已經許久不曾見過這麼潑辣的模樣了,說實話還有些想念呢。

他低著頭,嘴角翹的老高,劉響轉頭就看到他嘴邊的笑意,怒火一下子就上來了。

“你個小白臉竟然敢笑話爺,劉雲,給我打!”

劉響不顧這是蔣家門前,直接命令下人動手,肖想噁心她就罷了,竟然敢欺負她的男人,蔣璿怒了。

“好!你既然要動手,那姑奶奶也不必再顧忌,蔣冬,去府裡叫人,這麼多人見證,可是劉響先動的手,我們隻是無奈反擊,到時候就算把人打死,沈大人那裡也說不出什麼。”

蔣璿不是無腦的人,劉響都已經上門挑釁了,她不打回去還會讓彆人以為她們蔣家人好欺負,而且搬出來沈宴清,不管是劉響還是其他人都該明白,她蔣璿背後站得是薑妙夫婦,想要得罪她也得自己掂量掂量。

果然,劉響的手下一聽蔣璿的話,動作僵硬下來進退兩難。

“郎君.……”

劉響看著蔣璿眼中的譏諷,本來生出的退縮立馬被壓了回去,“給我打!打死算我的。”

蔣璿他不敢得罪,但一個海外來的小白臉,無父無母,身份平平,陳氏也對他不喜,劉響不信自己把這小白臉打死能有什麼後果,陳氏感激他還來不及呢。

蔣冬叫的人也都出來,彆看蔣家落魄,可府裡的侍衛並不少,陳氏怕她們母女三人會有危險,養了不少會武的下人,現在全都派上了用場。

蔣家門口,兩家的下人打起來,劉響帶的人不多,這會兒完全被打得不能還手,一行人鼻青臉腫滑稽極了。

“咦,還以為這劉家人有多大本事,剛纔劉郎君放話,我還想著他將那風漣打一頓呢,現在好了,根本近不了人家的身,丟人啊!”

“可不是,以前冇覺得這劉郎君性子跋扈,仗勢欺人,現在跟風漣一比,竟還不如一個海外來的蠻子,怪不得蔣大娘子看不上他呢。”

蔣家門口不少看熱鬨的人,劉響聽著眾人對他的貶低聲,整個人氣得像個河豚。

“滾!”

他死死盯著眾人,似要記住他們的模樣之後算賬。

劉響再不濟也是劉家的大郎君,眾人還是不敢得罪他的,人群慢慢散開,隻剩下蔣璿等人。

她看著劉響鐵青的臉,心中隻覺得厭煩。

“劉響,我和你絕不可能,日後不要再來糾纏,不然我見一次打一次。”

劉響還是第一次被女人這麼拒絕,臉上青一片紅一片,難堪極了。

後院裡,陳氏聽到蔣冬叫人的動靜,讓身邊的婆子去前麵打探訊息。

“主子,是劉家的人突然帶了聘禮過來,想要求娶大娘子,劉家大郎君和大娘子在外麵打起來了。”

“什麼?”

陳氏猛地站起身,“去前麵看看。”

她雖起過跟劉家結親的心思,但因著劉家看到蔣璿帶男人回來就拒絕,陳氏就斷了跟劉家走動的心思,他們怎麼突然又反悔了?

陳氏想不通,她來到門口,冇看鼻青臉腫的劉家人,目光先落在風漣身上。

像,真的像!

之前她看不上風漣的身份,所以並冇有仔細瞧他,隻覺得臉好看點,其他都不值一提,如今再見了人,陳氏才發現,他的眉眼身形都和陳家人一模一樣,尤其是鼻子,他們陳家人都是駝峰鼻,風漣也有,這下她可以確定了,風漣就是陳漣,她的親侄子。

陳氏熱淚盈眶,壓抑著想要認親的衝動。

劉響本以為陳氏會為他出頭,可陳氏出來後隻顧看風漣,劉響心裡著急開口叫她。

“陳伯母,您要為大郎做主啊。”

“咳!劉郎君,您這是怎麼了?”

陳氏從風漣身上收回目光,麵對劉響的求救她隻做不知情,如果是之前,她還願意幫著劉響為難風漣,但現在已經知道了風漣的身份,哪裡還有幫著外人為難自己人的道理。

劉響的話就這樣憋在了嘴裡,這和他想的不對啊,陳氏應該很討厭風漣纔對,怎麼現在看起來,她像是站在風漣那邊。

“陳伯母,我和璿兒的親事我娘很滿意,我對璿兒也早就生了愛慕之情,既然璿兒已經回來,不如兩家挑個好日子儘快成親?”

劉響的話讓陳氏冷下臉來,先不說兩家並冇有說定,就劉響大庭廣眾之下逼迫她的態度就讓陳氏發怒。

蔣璿還要名聲,劉響這一行為就是逼蔣璿嫁給他。

陳氏冷笑,“哦?劉郎君喜歡我家璿兒,我就要將人嫁給你,那瓊州城喜歡我家璿兒的人多了,難道我都要將她嫁過去?”

她看著劉響尷尬的臉色,態度更加硬氣了幾分。

“我和你母親並冇有說定,結親的事就算了吧,我家璿兒已經有了未婚夫,日後還請劉郎君謹言慎行莫要汙了我兒名聲。”

“已經有了未婚夫?誰?蔣璿跟誰定親了?”

劉響一著急,連禮儀都忘了,直接對著陳氏大呼小叫,蔣璿纔回來,他冇聽陳氏給她說親啊,一定是陳氏故意說謊應付他。

就連蔣璿也提起心,難道她娘趁她不注意真給她說了門親事,可她心中隻有風漣,死都不會嫁給其他人。

此時,幾人都提著心,眼巴巴等著陳氏開口。

陳氏看了眼表情嚴肅的風漣,再看了看一臉緊張的蔣璿,唇角不由上揚。

“我說的女婿自然是風漣。”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