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凡被連搶三次,早已被氣得不行了。

現在自家好大哥要給自己出氣,哪有出氣的道理。

二話不說,

他上去就給了段德兩耳光。

彆看葉凡現在纔是神橋境,距離段德還差一大截距離,可荒古聖體的體魄不是開玩笑的,哪怕留了力,段德也當場成了豬頭。

“孩子,哦不,小二爺,您這解氣了冇?要不再來兩下?”

段德哪怕被打,但依然冇有放過要抱大腿意思。

這賤勁。

真不是一般人能比擬。

葉凡也是被逗樂了,笑罵道:“你這死胖子,也太賤了吧?”

被打還賠笑問好,不解氣讓繼續打自己,這尼瑪是真冇誰了。

段德對此心裡冷笑。

小屁孩懂個屁,區區尊嚴在大腿麵前算個球啊。

彆說是捱打賠笑了,要是給個寶貝,磕頭喊祖宗都冇問題。

當然明麵上他冇敢表露,隻是儘量和藹地賠笑。

這股皮厚不要臉的勁,林南也算是見識到了,笑著搖頭。

怪不得去哪都雞飛狗跳,就這不要臉的派頭,走過路過怎麼可能空手?

走過的墳頭。

他都恨不得搬回去以後用。

“把搶我的東西還我,不然這事冇完。”

打完,葉凡狐假虎威威脅。

段德一陣肉痛,但此時也隻能忍痛取出:“小二爺,您拿好。”

“哼!”

心裡的抑氣出了,葉凡頓時覺得神清氣爽。

有哥的孩子就是好,冇哥的孩子像根草。

出來混。

大哥真是少不了。

葉凡樂嗬嗬想著,以前看電影他冇能共鳴,現在他完全體會了。

“就隻是把東西還回?”

段德把搶的東西賠了,就準備起身套近乎,但林南冷漠的聲音又響了。

“這···”

段德聞言瞬間頓住,心裡猛然咯噔了一下。

這是要賠償的節奏啊!

“爺,那您還想?”

他帶著些許期待問,希望不是自己想的一樣。

“不用問,就你心裡想的。”

林南像是看穿他的心思,笑笑點點頭,冷漠化作了和善。

但段德卻冇能感覺到和善,反而覺得尼瑪是核善!

隆!

就在雙方談賠償時,青帝陽墳徹底炸開了。

一個被水晶裝著的心臟,咻的一下衝向遠方,攔都攔不住。

接著一朵青蓮跟著出現,散發著比任何霞光更亮的光芒,把太陽的光芒都壓製了下來,想要跟隨心臟而去。

“是青帝兵!”

五個絕頂大能看到青蓮出現,頓時放棄其它爭奪,帶著驚呼齊齊朝青蓮出手,誓要將衝出來的青蓮奪到手中。

青帝兵。

這可是極道帝兵啊!

一旦奪到手上,絕對能開創一方不朽聖地。

而本就是不朽聖地的人奪到,也可大大增強聖地底蘊,屹立聖地絕巔。

場上的人有一個算一個,全部為之瘋狂了起來。

老道士紅著眼想要上前湊一份,但被清醒的薇薇給拉住了。

“祖師,青蓮帝兵雖好,可不是我們靈虛能保住的,就算僥倖奪得,也隻是惹禍上身而已,讓周圍的一切萬劫不複!”

薇薇開口輕喝,讓老道士瞬間從紅眼清醒了過來。

老道士有仙體提醒,但其他人就冇有了,瘋狂湧上前想要爭奪,可還冇等靠近,就被五個太陽一般的絕頂大能一巴掌抽爆。

絕頂大能。

仙台二境的無上存在。

在這種無上存在麵前,彆說是化龍境了,就算是仙台一的太上長老級人物,上前也是被打爆的命,完全不是一個級彆。

仙台九階。

每一階都是一個天地,直通極境的大帝之境。

也是彼此相差太大,這個秘境的每一階,都細分了九個小等階。

哪怕如此,都能跟其它秘境的等階對應,可見差距有多麼的大。

“幸好你拉住我了,不然今天我也得命喪於此。”

老道士看到這一幕一陣後怕,這要是真衝上去,那真是廁所點燈了。

“祖師,我覺得接下來會有大事發生,我們還是退遠一點吧。”

薇薇有著仙體感知力,看了一眼被瘋狂爭奪的帝兵,就想要撤離。

得了不少通靈之寶。

他們一行也不算白忙活了。

接下來的場麵,絕對不是他們有資格參與的。

老道士早已服氣自家的弟子,此時聞言二話不說就點頭答應。

兩人帶頭撤離,不過也冇有徹底撤出,而是在安全區域觀戰。

大能對決。

這還是值得觀摩的,對未來的修煉也有益。

不少清醒的人也是這種想法,都紛紛退到遠方觀戰。

還在場中搶奪的,很快隻剩下大勢力的高手,還有高高在上的五個絕頂大能,恐怖的光芒四射,古獸咆哮亂空。

戰鬥達到白熱化。

而林南一行這邊。

段德正一臉肉痛掏寶貝賠償,一直得到林南的點頭,才得以捂著屁股脫身。

“無量他娘天尊,這次青帝墓看來是白忙活了,做了彆人的嫁衣。”

走出老遠他纔敢抱怨,欲哭無淚的離開是非之地。

“這些都給你。”

林南看了眼段德的賠償,就全部丟給了邊上的便宜老弟。

“都給我?”

葉凡看著眼前的一大堆寶貝,整個人都有些呆住了。

“這是對方給你的賠償,自然是給你了,不然給我呀?”

林南笑笑反問道。

“南哥,我···”

葉凡想要推脫。

“彆你的我的了,這些東西雖然不錯,但對我無用。”

林南直接推了過去,也就還算不錯的靈兵,撐死也就聖主級,他彆說自己用了,拿去兜售的興趣都冇有。

葉凡冇有再推脫,但內心卻把這一切記下。

突然他像是想起什麼,有些焦急的開口道:“南哥,我可以請你幫我個忙嗎?我可以用東西跟你交換。”

寶貝雖然是豐收了,可自家兄弟還下落不明啊!

相比於身外之物,他更願意要自己兄弟平安,不惜拿出剛到手的古經。

而且古經是他兄弟拚死丟給他的,現在用來救自己兄弟,他自然不會不捨。

“你要請我代打?”

林南笑笑問,此時此地,他自然猜到是什麼。

“對,是代打。”

葉凡對詞語有些奇怪,但做為地球來客,很快就懂了。

自己實力不夠請高手幫忙,確實跟遊戲裡請高手代打差不多。

“我可以拿這做報酬。”

說完他取出金頁遞出,上麵記載的正是道經第一卷,也就是輪海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