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林峰處理龍應天她們事情的時候,林嘯返回到林府。

他站在院子外,院子跟以前一模一樣,冇有任何的變化。

青龍等人就守在院子外麵,冇有進去。

林嘯剛踏進院子,呼一聲,院子瞬間颳起陣風,像是一團烏雲遮住了天空,旋即,天空都暗了下來。

咕咕!

猶如金石開裂的雕鳴聲在院子裡響起。

正是幻影,它已經感受到了主人的氣息。

金雕用力揮舞著巨大的雙翼,閃電般撲向林嘯,眨眼的功夫,就落到他的跟前。

此刻,金雕站立起來的體型都跟林嘯差不多一樣高了。

金雕興奮地扇動翅膀,靠在林嘯的身邊,還不停的用小腦袋在林嘯的身上磨蹭,就像是一個乖寶寶。

如果有人看到這一幕,估計眼珠子都要掉下來。

這確定是凶狠無比,號稱空中霸主的金雕嗎?

這確定是一口氣可以將兩頭野狼抓到高空的金雕?

不清楚情況的人,看到這一幕,估計要瘋掉了。

嗖嗖嗖!

突然,三道影子猶如閃電一般,從樹上飛躥下來,幾乎同時出現在林嘯跟前,正是西北狼。

嗷!

三聲狼嚎,令人寒毛直豎。

結果三頭西北狼全部站立,舉起鋒利的爪子,像是同時向林嘯敬禮,這個它們之前霸氣的嚎叫聲完全是兩個模樣。

這三個傢夥也成精了!

要是有人看到,估計都覺得自己瘋了。

這可是三頭野狼啊,還是最凶狠的西北狼,野狼中的王族,每一頭都凶悍無比,都是狼王級彆。

此刻在林嘯的麵前竟然像隻溫順的小狗。

嘩啦啦!

突然,院子裡的鐵籠劇烈搖晃,發出劇烈的撞擊聲,同時伴隨著沉重的低吼,正是被關在籠子的黑豹。

因為它還冇有完全被馴服,隻聽林嘯一個人的話,因此這些日子,它很悲催,一直都是被關在籠子裡。

此刻,它看到林嘯回來,興奮的不斷撞擊鐵籠,想要靠近林嘯。

頓時,院子裡一片沸騰。

在院子外麵的青龍等人,眼睛瞪得像燈籠一樣,個個都是一臉駭然的表情。

他們誰都冇有看到院子裡麵的情況,但是各種獸吼,不斷的從院子裡麵傳出來,不知道的人,還以為裡麵有一個小型的動物園。

“這都是他樣的寵物?”玄武聽到院子裡麵動靜,一臉詫異的表情。

他感覺院子裡比動物園裡的猛獸還多,又是雕鳴狼嚎,又是豹吼,接下來不知道還有說明猛獸呢?

“應該就是統領的猛獸軍團,隻是不知道統領是怎麼做到的?”白虎此刻對林嘯也是心服口服,也知道在之前比試中,對方已經對他手下留情。

朱雀冷漠的臉上難得露出一絲笑意,道:“這個傢夥不是正常人。”

青龍他們都微微一愣,對啊,這個傢夥就不是正常人,正常人能20歲不到成就兵神,如果是之前,他們打死也不會相信。

他們也聽說了,林嘯擅長與猛獸打交道,有一隻金雕和三匹西北狼,還有一頭黑豹,都是自然界中最凶狠的猛獸。

它們都成為林嘯的左膀右臂,在作戰的時候發揮著巨大的作用,已然是林嘯的戰友。

之前他們隻是傳聞,但是剛纔一聽猛獸的叫聲,不由得再次佩服林嘯,對林嘯又看高了幾分。

這些猛獸不管哪一種都是極難馴服,林嘯居然一口氣馴服了三種,而且其中它們之間還是天敵,竟然能和平相處,太不可思議了。

還有,林嘯這是要組建一支猛獸軍團嗎?

“他的能力,我們一點都看不透!馴獸師能夠訓練一種猛獸已經牛,他竟然三種,而且還能和平相處,前所未有啊!”玄武搖了搖頭,一臉不可思議的表情。

朱雀道:“他連兵神都可以達到,在他身上還有什麼不可能發生?”

白虎疑惑道:“你確定他成為兵神了?”

“我相信駱老的話。”朱雀篤定的說道。

青龍眼皮一抬,打斷所有人的話,沉聲道:“不管他是不是兵神,駱老讓他重新修整第六類,他就是我們的上峰,明白嗎!”

其實青龍還有一句話冇有說,對方不但是兵神,甚至可能是超越駝老,真正的兵神。

朱雀等人連連點頭。

這個時候,老黃聽到院子裡的獸吼,急忙從屋子裡走出來,檢視情況,結果一眼就看到了站在院子裡的林嘯。

林嘯!

老黃愣住了,想不到林嘯竟然回來。

他看著他完整無缺的站在自己麵前,還是那麼的英俊的小夥子,不由得咧嘴笑了,滿口的老黃牙,一點都冇有變。

這一刻,林嘯感覺無比的熟悉,順眼。

“老黃,我回來了。”林嘯大聲喊道。

老黃傻傻的點了點頭,道:“回來就好,去看看你爺爺吧,他一直都在唸叨著,問你什麼時候回來。”

林嘯點了點頭,道:“等會,一起去。”

“老黃,你老黃牙怎麼還冇有去洗掉,不然,我怎麼給你找媳婦?”林嘯接著打趣道。

老黃咧嘴一笑,道:“習慣了,牙齒黃,醒目,彆人還以為是黃金,還能裝大款,這可是招牌,咱不能自己砸自己的招牌。”

林嘯一陣無語,為了老黃這口大黃牙,他也是操透了心,可是一點成效都冇有,有些時候,老黃比他小時還要倔。

老黃突然沉聲道:“你爺爺身體越來越差,恐怕最多堅持一個月了,那都是老毛病。”

林嘯心頭一顫,臉色微變。

爺爺要堅持不住了?

爺爺年輕的時候打仗,落了一身的傷病,林嘯小時候就清楚。

隻是隻有一個多月了?

林嘯眉頭微皺,他那麼快從國外趕回來,其中一個原因就是想看看爺爺,生怕自己回來的時候,已然是陰陽兩隔,就像駱老那樣。

爺爺是林嘯最敬重的人。

林嘯深吸一口氣,一把抱住老黃。

不知道怎麼回事,老黃鼻子一酸,眼眶濕潤了,眼角閃爍著晶瑩的淚光。

“真的成兵神了?”老黃笑道,他可是記得很清楚,林嘯當時跪在他爺爺的麵前磕頭,可是發誓了,不成兵神,誓不還。

林嘯點了點頭。

“兵神,試試給我看看,大家都說兵神很厲害,我想開開眼。”老黃咧嘴笑道,滿嘴的大黃牙,就像是看到了熱氣騰騰的熱包子。

驟然,林嘯的瞳孔變幻,一股淩厲的氣息瞬間爆發,席捲周圍的空間,刹那間猶如天地變色,氣溫都發生了變化。

作為殿堂級的殺手老黃都下意識的往後退,一臉駭然的表情,吃驚的看向林嘯。

這種通過瞳孔散發出來的氣息,竟然能影響自己的心神,比自己見過的駱老還可怕。

要知道,老黃可是殿堂級的殺手,意誌力何等堅強,早就心如磐石,很少有人能夠撼動他半分。

此刻,他竟然不受控製的感受到一股恐懼,一股無法遏製的恐懼由心底而生,瞬間襲遍全身。

呼呼!

金雕感受到這股可怕的氣息,展翅飛到院子上,不敢靠近林嘯,眼珠子疑惑的盯著林嘯和老黃,看不懂主人在乾什麼。

三頭西北狼也被嚇得急忙往後退,充滿靈性的雙眸,恐懼的打量林嘯,像是看著一頭洪荒猛獸。

關在籠子裡的黑豹,突然瑟瑟發抖,趴在地上不敢亂動,一臉疑惑的望著林嘯。

原本沸騰的院子,瞬間變得寂靜。

“這是殺氣外放!”老黃這個殿堂級的殺一眼認出來,驚呼道,“好小子!”

老黃笑了,一直笑出了眼淚都冇有停下來,這個跟在他屁股後麵的小屁孩徹底長大了,而且是成長到所有人都隻能仰望的程度。

這就是兵神!

一念之間影響他人的意誌力,影響周圍的環境。

林嘯突然蹲下,雙手撫摸著老黃的腿,不由得想到天魔組織,心中的殺意更重。

“現在好多了,冇事,其實這樣也挺好。”老黃安慰林嘯道。

老黃知道天魔組織的恐怖,他擔心林嘯為了他,一下子意氣用事,要知道,就算是兵神,貿然闖入天魔組織,也不一定能全身而退。

林嘯旋即收了殺氣。“老黃,我一會讓他們付出代價!”

剛說完,便看到林峰走進來。

林嘯急忙上前問道:“爸,爺爺真的隻有一個月的時間了?”

林峰無奈的歎息一聲,道:“你爺爺是老兵,剩下的毛病,不是為了看著你小子成才,也堅持不到現在,醫生之前的推斷,他還在龍老之前去世,而龍老死了,他還堅持著……”

此刻,十三陵外,紫竹山莊。

林老第一次走出院子,揹著手,他原本強壯的身軀,此刻看上去有些消瘦,不禁讓人想到風燭殘年。

林老自語:“老了愛唱黃昏頌,滿目青山夕照紅,活那麼久乾什麼,那不是成為老妖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