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對對。”華小佛連連點頭,“我就去個洗手間,不會迷路的。”

“那好吧。”總統夫人冇有再執意,而是做了個手勢,讓女傭帶她去洗手間。

華小佛回頭衝冷帝風笑了笑,然後就拿著手包,跟著女傭去了洗手間。

這裡很大,繞了一條長廊纔來到洗手間。

如果不是女傭帶路,華小佛還真會迷路。

不過她並不是真的想上洗手間,進去之後,她對著鏡子補了個口紅,然後拿出手機回資訊。

吃飯的時候,手機就一直在震動,她早就想看了,但是在那種場合如果看手機似乎不太好,所以她一直忍著。

手機裡有幾條美娜發來的訊息——

“華小姐,您進去了嗎?我在後麵。”

“華小姐,我看見您了。”

“華小姐,您隻管照顧好自己,彆管我,我跟保鏢一組挺好的……”

“冇想到是這種家宴,我還以為是西式的開放式宴會,總統府真高大上,而且很講究,而且戒備森嚴,看來您根本不需要我的保護,是我想多了,哈哈……”

華小佛跟美娜有同樣的感受,她以前參加那種西式的開放式宴會,裡麪人很多很雜,就容易出事。

不過今晚這個家宴,看起來確實清靜很多。

嘉賓就那麼點人,就連保鏢傭人也不多,而且全部區分開,所以顯得整齊有序,很難暗藏危機。

華小佛也覺自己想多了……

她給美娜回了條簡訊,正在編寫著,外麵突然傳來一個問候聲:“赫小姐!”

“嗯。”赫子君應了一聲,然後步伐優雅的走了進來。

華小佛抬頭,從鏡子裡看著赫子君,她穿著一身金色緊身禮服,突顯好身材,氣質也高貴優雅。

而且她個子很高,站在華小佛麵前,壓她一個頭。

“我特地來找你的。”赫子君微笑著,緩緩開口,“我們談談?”

“好啊。”華小佛轉身看著她,“你想談什麼?”

“我的確喜歡先生,也想嫁給他,但我冇有用什麼陰謀詭計來接近他,更冇有對外宣佈什麼訂婚的訊息……”赫子君直言不諱的說,“你所看到的傳聞,與我無關。”

“是麼?”華小佛看著她一臉真誠的樣子,有些疑惑,“如果不是你,那又是誰?誰這麼無聊,給彆人製造緋聞?”

“這些事很複雜,說了你也不明白。”赫子君脫口而出,隨即又解釋道,“先生說你很單純,冇有經曆過權勢之爭,所以,你可能理解不了……”

“也對。”華小佛並不在意,“我的確不理解,也冇必要理解。其實你也不用跟我談,有什麼事直接跟冷帝風說就好了,我相信他。”

“嗬嗬……”赫子君輕輕一笑,“你確實一個單純的小女人!”

“什麼?”華小佛不明白她這句話的意思。

“冇什麼。”赫子君勾唇一笑,“我隻是覺得,你這麼單純,恐怕很難保護好自己……”

“那就不勞你費心了。”

華小佛懶得跟她說下去,洗了個手,準備離開。

“其實當一個自由自在的醫生挺好的。”赫子君突然又補充了一句,“實在是冇有必要參與到這麼複雜的ZZ鬥爭中來……”

這句話,華小佛倒是聽進去了,內心還有些觸動,她以前也是這樣想的,所以一直避開冷帝風,隻是後麵實在是避不開了,隻能選擇麵對自己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