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虞軍的士兵們,當然看著天帝審判之劍,之上威壓,也不由得無比恐懼起來。

“天啊,這巨大的利劍,是什麼東西,實在是太恐怖了?”

“我為什麼看著這恐怖的利劍,渾身都是忍不住瘋狂顫抖了起來!!”

“我怎麼感覺到了,一旦這空中的一把巨劍揮動下來,砍殺下來的時候,我們都是要死啊!!”

劉虞軍的士兵們,無比恐懼。

忍不住喃喃自語之間,身軀都是瘋狂顫抖了起來。

而葉天也是毫無猶豫,直接將弑神槍再度是朝著下方的劉虞軍的士兵們,一點。

口中怒吼一聲。

“天帝審判之劍,給我斬落下去吧,將這一些該死的螻蟻,全部斬殺!!”

一聲怒吼。

漆黑粗大弑神槍,朝著下方一點。

立刻,恐怖巨大無儘,散發驚人威壓的天帝審判之劍,開始轟然斬落下去。

砰!!

一聲恐怖的巨響之後。

大地之上出現了無比駭然的一幕。

無數的劉虞軍士兵們,直接被天帝審判之劍,斬殺了!

地麵之上出現了一道長達數千裡。寬達數百裡的血路!!

無數的劉虞軍士兵們,都是瞬間身軀粉碎一空。

在這血路之內爆炸開來,化作了無儘的血霧。

讓空氣之內都是彌散開來了無數的血液味道。

讓戰場都是變成了一副彷彿是人間地獄一般的恐怖模樣。

看著自己無數的戰友都是瞬間便是被斬殺了。

當然了,周圍看著的劉虞軍士兵們,都是不由得無儘恐懼了起來。

一些劉虞軍的士兵們,更是身軀都是瘋狂顫抖了起來,握不住手中的武器了。

“怎麼可能有如此恐怖的武器,這莫非乃是天神之審判不成?簡直是太嚇人了啊!!”

“恐怖。恐怖,簡直就是大恐怖了啊!!”

“大將軍的力量神威,根本不是我們這一些普通的士兵們所能夠擋住的啊!!”

“我們還是快逃跑吧,要是再不跑的話,大將軍會將我們全部斬殺在這裡的啊!!”

無數的劉虞軍士兵們,看到了戰友死亡的一幕幕。

都是不由得無儘恐懼了起來。

他們慘叫一聲之後,便是朝著四麵八方的方向開始瘋狂逃竄了出去!!

瞬間,便是又是好幾千萬的劉虞軍士兵們,都是加入到了逃跑陣地之內。

而空中的天帝審判之劍,還是在一次次的斬落下去,

將無數的劉虞軍士兵們都是斬殺了。

唯獨是少數的劉虞軍士兵們,還是在堅持。

他們都是劉虞的死忠,對於劉虞忠心耿耿的存在

鮮於銀和鮮於輔對視一眼之後,也都是看出來了對方的恐懼之色。

他們兩人,也是全部都被葉天的天帝審判之劍那無比恐怖的威力是徹底震驚了。

“天啊,葉天大將軍的天帝審判之劍那威力簡直就是太恐怖了,不愧是我們大漢帝國第一戰神啊!!”

“怕是此戰我們都是必敗無疑了!!”

兩人的眸子之內都不由得露出絕望之色,和對於大將軍的天帝審判之劍恐懼。

他們感受到了現在兩方的差距實在是太大了。

不過他們對於劉虞都是忠心耿耿的模樣。

此刻,還是咬牙,率領剩下來的殘部,繼續朝著葉天軍猛然衝了過去!!

兩方很快便是交戰在了一起。

瞬間,劉虞軍的士兵們便是根本不是天帝城大軍的對手,被不斷斬殺。

不過依舊是堅持,想要最後一搏殺。

尤其是鮮於銀和鮮於輔作為劉虞現在麾下頂級的大將。

更是格外的英勇的模樣。

鮮於銀和鮮於輔乃是兄弟,而都是在武道上造詣不凡。

鮮於銀手中持著一把長槍,上麵罡氣也是吞吐不定的模樣。

威力頗為的驚人。

連連橫掃穿刺之間,在陣地之前縱橫。

靠著自己的實力,接連斬殺了十幾個天帝城的士兵們。

不過鮮於銀的英勇表現,也是很快便是被葉天軍的大將趙雲給發現了。

趙雲騎乘在夜照玉獅子之上,手持龍膽亮銀槍,上麵銀白色的罡氣環繞,威力無窮。

也是相當的驚人恐怖的存在。

手中的龍膽亮銀槍不斷橫掃之下。罡氣利刃不斷呼嘯而出。

將大片大片的劉虞軍的士兵們,如同是割草一般斬殺了。

凡是趙雲所在的位置,都是變成了一片恐怖的死亡區域。

地麵之上滿是那一些劉虞軍的士兵們,的屍體,武器還有殘肢斷臂的存在。

轉眼之間,至少是數萬的劉虞軍的士兵們,

都是被趙雲輕鬆斬殺了。

此刻,看到了鮮於銀在擊殺天帝城的士兵們。

趙雲也是眸子一眯了起來。

“顯然,此人乃是劉虞軍之內的大將之才的人物,要不然不可能能夠擊殺我們天帝城的士兵們!”

“我們天帝城的士兵們。不是一般的劉虞軍士兵能擊殺的。

天帝城的士兵們。都是可以以一當百的勇士!!”

“現在便是我衝殺上去,將此人斬殺的時候了!擒賊先擒王!!”

當即,趙雲眸子一閃,無數殺氣暴湧而出。

便是駕馭戰馬瘋狂朝著那鮮於銀方向以驚人速度狂衝了過去。

衝鋒的一路過程之內。

趙雲手中的龍膽亮銀槍也是從來冇有停過的。

手中的龍膽亮銀槍不斷橫掃之內。

恐怖的銀白色罡氣威力無窮一般,呼嘯一般。

將大片大片的劉虞軍的士兵們,都是身軀撕裂,給斬殺了!!

而鮮於銀這一邊。

看到了以驚人速度狂衝而來的趙雲,當然也不由得眸子一縮,大駭了起來。

感受到了趙雲的驚人的氣勢,顯然趙雲不是簡單的人物。

鮮於銀不由駭然自語說道:“此人乃是何人,是天帝城的大將,不然不可能有如此恐怖的氣勢的!!

還是先衝上去,將他斬殺了!”

鮮於銀咬牙上前。

直接是揮動手中的長槍,上麵的罡氣吞吐不定。

招式極為流暢,便是朝著趙雲的方向猛然劈刺了過去。

“狂龍出海!!”

一聲怒吼之後,這無數的赤紅色罡氣,便是從他手中的長槍之內開始暴湧而出。

又是迅速便是迅速化作了一條張牙舞爪的狂龍。

氣勢滔天。

朝著趙雲的方向猛然狂衝了過去、

不過看到了這一條張牙舞爪的狂龍衝來。

趙雲不過是不屑冷笑而已。

“七探盤蛇槍!!”

趙雲怒吼一聲之後,手中的龍膽亮銀槍也是如同蝴蝶一般在空中飛舞了起來。

恐怖的銀白色罡氣,從他手中的龍膽亮銀槍呼嘯而出。

也是化作了一道恐怖長蛇,呼嘯而出。

朝著鮮於銀的方向開始猛然殺了過去、

轟!

一聲巨響之後。

鮮於銀之前的,那一條張牙舞爪的狂龍。直接便是被轟碎,粉碎在了空氣之內。

隨之趙雲手中的長槍,轟出的那一條長蛇。

則是繼續朝著鮮於銀的方向轟殺了過去。

氣勢滔天的模樣。

鮮於銀頓時不由得臉上露出來了恐懼之色:

“怎麼可能,這白袍小將乃是何等高手,居然是如此的強悍,連我的招式都是被瞬間化解了!

我可是劉虞軍第一大將啊!”

鮮於銀露出來了駭然之色。

但也是根本便是冇有辦法阻擋了。

這趙雲手中的長槍,轟出的銀蛇呼嘯。

匆匆之間,直接便是轟殺在了鮮於銀的身軀之上。

砰!!

一聲巨響之後。

鮮於銀的身軀直接便是崩碎了開來。

化作了無數的血霧,碎肉,到處都是了。

就此劉虞軍第一大將,鮮於銀便是被葉天麾下的大將,趙雲便是輕鬆給直接秒殺了。

而戰場的其他方向。

另外一位劉虞軍大將,鮮於輔,也是在大戰之中。

他乃是鮮於銀的兄弟,也是深受劉虞信任的武將。

此刻渾身都是穿著漆黑的重甲,手中握著一把寒光閃閃的鬼頭大刀。

身上也是無數的殺氣在其上繚繞,顯然也是一位身經百戰的大將。

此刻的鮮於輔,表現的也是頗為英勇的模樣。

手中持著大刀,一馬當先百世衝鋒在了最前麵的位置。

鬼頭大刀之上帶著無堅不摧的漆黑罡氣,頗為的恐怖。

將一個個天帝城的士兵們給斬殺了不少。

“你們來一個,我殺一個!!”

鮮於輔怒吼起來,手中長刀大封大劈之勢,極為的恐怖,不斷斬殺。

就算是一般的天帝城的士兵們也不是他的對手,給殺了不少。

不過他麾下的士兵們。

根本不是天帝城的士兵們對手,被紛紛斬殺。

隻有鮮於輔一個人苦苦支撐著大局。

此刻看到了鮮於輔的勇敢模樣。

葉天軍的大將,張遼也是大怒了起來。

“此人看來乃是劉虞軍的武將,實力不俗,絕對不能讓他繼續擊殺下去了。

不然我們的士氣會降低,必須將此人給斬殺了!!”

張遼穿著銀色的鎧甲,身上的殺氣沖天。

直接一馬當先便是朝著鮮於輔的方向開始狂衝了過去。

一路上一些劉虞軍的大軍們想要阻攔張遼的腳步。

也被張遼手中的長槍給輕鬆斬殺了。

很快,張遼速度驚人,便是衝到了鮮於輔的麵前。

他怒吼一聲:“記住了,殺你的人,乃是葉天軍大將張遼張文遠!!”

一聲怒吼之後,張遼便是化作了銀白色的閃電模樣,朝著鮮於輔的方向開始狂衝而去。

鮮於輔也是大駭不已,看出來了張遼的身上殺氣恐怖。

怕乃是天下都是頂級的高手。

他慌忙是怒吼一聲:“巨浪滔天!!”

隨著話語,鮮於輔手中的鬼頭大刀開始猛然斬落朝著地麵而去。

轟!!!

一聲恐怖的巨響之後。

地麵都是直接撕裂了開來。

隨之,無數的無堅不摧的恐怖罡氣,便是開始從地麵之下開始狂衝而出了起來。

化作了無數的層層疊疊的恐怖巨浪,朝著張遼的方向開始狂衝了過去!!

這層層疊疊的恐怖罡氣巨浪,可謂是威力頗為恐怖的模樣

若是一般人看見了,怕是瞬間便是要被秒殺了。。

不過張遼看到了之後,卻不過是冷笑而已。

“區區這一些雕蟲小技,莫非也是想要殺我不成,簡直就是笑話一般!”

張遼冷笑,手中的長槍隻是隨手一揮動。

便是狂暴的罡氣,從他的手中的長槍之內便是暴湧而出、

將那層層疊疊的恐怖罡氣巨浪,都是給化解,輕易消滅了!!

而鮮於輔看到了這一幕之後,當然也不由得大駭了起來、

“怎麼可能?此人的實力居然是如此的恐怖,如此輕易便是化解了我的招式。

此人的實力怕是遠在我之上啊!”

鮮於輔大駭之餘,知道自己不是張遼的對手。

張遼的實力和氣勢都是遠遠在他之上。

當即也是再無猶豫,拍馬便是想要朝著後麵的方向開始逃竄了出去。

但是張遼當然也不會是放過於他的。

當即便是銀光一閃。

以驚人的速度,朝著鮮於輔的方向開始追殺了過去。

居然是轉瞬之間,便是已然來到了鮮於輔的身後位置!!

隨之手中的長槍橫掃之下,便是瘋狂朝著鮮於輔的方向開始橫掃了過去。

“不好,此人的速度怎麼會是如此之快,簡直就是驚人啊!!”

鮮於輔不由得大駭了起來。

“給我擋住此招式!!”

鮮於輔怒吼一聲,手中的長刀,便是想要擋住張遼的長槍。

不過張遼的長槍之上帶著無堅不摧的罡氣。

而且論起力量,張遼的力量也是遠遠在鮮於輔之上的。

張遼的長槍,又是哪裡那麼好擋住的。

隻是瞬間,兩人的武器交錯瞬間。

就聽得轟然一聲之後。

鮮於輔手中的長刀,便是直接一下子被轟飛了出去,隨之掉落在了地麵之上。

鮮於輔之手臂,更是如同是巨大鐵錘錘擊一般,更是劇痛無比了起來!!

“怎麼會這般,此人的實力怎麼會如此的恐怖!!”

鮮於輔不由得大驚失色了起來。

此刻方纔是知道了張遼的恐怖。

不過當然張遼也不會放過這麼好的擊殺鮮於輔的機會的。

當即手中的長槍罡氣吞吐不定之下。

直接一槍便是朝著鮮於輔方向轟殺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