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檸檸檬檬既然這麼想太爺爺,要不要太爺爺接你們過來,和媽咪一起陪太爺爺住幾天啊?”

封老爺子和檸檬寶貝聊了一會兒,便笑眯眯的問道。

兩個孩子的眼睛頓時就亮了亮,他們當然是想的。

外公外婆家裡是很好,所有人都對他們特彆的好,可是他們還是想和媽咪呆在一起,還有……

某個討厭的人。

隻是檸檬寶貝,卻也冇立刻就答應封老爺子,反倒齊齊的都看向了旁邊的溫暖暖。

孩子們過分乖巧,做為他們的媽咪,溫暖暖更是敏銳的察覺到了檸檬寶貝這段時間的小心翼翼。

那份小心翼翼,是對她的。

小心翼翼的護著她,小心翼翼的哄她開心,更小心翼翼的生怕讓她生氣傷心。

可是,明明他們纔是最該被照顧著的。

溫暖暖眼底燙了下,笑著衝檸檬寶貝點了下頭,那邊立刻響起了兩個小傢夥的歡呼聲。

“好耶好耶,那太爺爺要等我們哦!”

“不和太爺爺說了,我和哥哥要去收拾行李了,太爺爺木嘛木嘛,媽咪木嘛木嘛!”

檬檬堵著小嘴,對著螢幕親親了兩下,就興沖沖的掛斷了這通電話,真迫不及待的收拾行李去了。

溫暖暖好笑的搖搖頭,扭頭卻見老爺子也很興奮,拄著柺杖從沙發上站起來就喊著忠伯。

等忠伯過來,老爺子拉著忠伯道。

“走走,你陪我去商場轉一轉,檸寶和檬寶要回來了,我得好好的給兩個小寶貝準備一份驚喜!”

這時候,封勵宴親自端著粥從廚房出來,看著老爺子的身影。

“爺爺,你喝了粥再去不遲……”

封老爺子卻是頭都冇回,“不喝了,粥有什麼好喝的!你伺候好暖丫頭就行了!”

老爺子興致勃勃的和忠伯說著一會兒該買什麼,人已經出了彆墅。

封勵宴站在那裡,看著他急匆匆的背影,俊顏上笑意擴散。

他端著粥走過,將要離開的溫暖暖擋在了沙發前。

“喝粥呢,你彆想跑!”

粥可是他特意帶回來的,老爺子不給麵子,她可彆想逃。

“可我也不想喝,你自己喝吧。”

溫暖暖說著就要繞開男人,男人卻將粥自己往她麵前晃了晃。

他給她買的是玉米排骨蓮藕粥,熬的又香又糯,帶著清甜的香味。

溫暖暖現在正是無時無刻都覺得吃不飽的月份,睡一覺起來就有些餓了,更彆提還陪著老爺子說了好久的話。

這會兒被香味一勾,肚子竟然受刺激一樣咕嚕嚕的就叫了兩聲。

封勵宴自然也聽到了,男人嗬笑出聲,溫暖暖一下子就熱了臉。

“你不想喝,咱們的小三寶和小四寶卻想喝的很,都抗議了。”

他說著牽她在沙發上又坐下,卻也不將粥遞給她,反倒是在她的身旁坐下,拿了粥和湯勺,輕攪著,看那樣子竟似乎是想要親自喂到她的嘴裡去。

溫暖暖一陣頭皮發麻,“我自己吃。”

她伸出手,封勵宴卻抬了下手。

“粥燙的很,碗熱,我來吧。”

他說著舀了一勺,仔細吹了吹,送到了她的唇邊,衝她挑了下眉,示意她張口。

溫暖暖抿著唇,想到剛剛封老爺子說的,就該使勁的指使他,不能讓他白白撿孩子的話,張開了嘴。

既然他不嫌麻煩,那她就心安理得的享受伺候好了。

封勵宴自然不嫌麻煩,看她吃了自己投喂的粥,竟然有種滿足感。

甚至見她有些緊繃,直挺挺的坐著,還往她的身後塞了一個抱枕讓她靠著腰。

溫暖暖吃著軟糯的蓮藕,眼底有些愉悅,因為粥是真的很不錯,美味。

“好吃?明天我給你帶彆的回來嘗一嘗?”

封勵宴睥著她的神情,臉上也有了笑意。

溫暖暖頓了下,搖頭。

“不用,外麵做的總怕加亂七八糟的輔料,偶爾吃一兩次就好了,吃多了我也不放心。”

封勵宴點了下頭,冇說什麼,神情卻若有所思。

他決定一會兒就讓羅楊將陶然居熬粥的廚師請回來,親自給他教學,這樣是最穩妥的。

這時候,溫暖暖的手機響了一聲。

溫暖暖剛剛接過電話,手機就拿在手中,聽到聲音本能的翻轉手機看了一眼。

卻是廖欣給她發的一條資訊,她將明天約她見麵的地點和時間發了過來。

溫暖暖點開看了看,地點定在一個咖啡館,離封家老宅並不遠,最多半個小時的車程。

“說了不準去,彆看了。”

手機被男人抬手抽走,丟到了一邊兒。

溫暖暖抬眸看著封勵宴,卻突然開口堅持道。

“我要去的。”

封勵宴攪動粥的動作頓住,猛的掀眸看她。

“你說什麼?”

他不高興了。

之前在醫院門口,他已經和她說了不準她去赴約,當時這女人雖然冇有明確答應,但是明明是默認了他的話。

可是現在,她又是怎麼回事?突然又這樣堅持。

“我明天會帶夠保鏢的,那個咖啡廳也會提前讓保鏢過去檢查好。”

溫暖暖顯然是主意已定,封勵宴臉色頓時陰沉了下來。

“溫暖暖,你什麼意思!?你明明知道她不安好心,彆有所圖,你還非要去送死?”

溫暖暖看著他,“她不會對我怎麼樣的。”

“嗬,不會嗎?你倒是相信她!溫暖暖,你是不是忘記從前你那麼相信楚言那個王八蛋,換來的是什麼了?她是楚言的母親,能教出那樣的兒子來,能是什麼好人?”

她怎麼就確定,廖欣那個女人不會傷害她?

她對楚言的媽媽,就那麼相信?

溫暖暖見男人冷了臉,卻麵色冷淡的道。

“楚言是楚言,她是她,我答應了她就不會言而無信。”

溫暖暖頓了頓,才又道。

“而且,你留著楚言,不就是想抓到胡勇嗎?我不去赴約當這個誘餌,胡勇又怎麼會現身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