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風雪似乎比剛纔更大了一些,雷德不得不進一步強迫自己讓自己的身體散發出更多的鬥氣以保證體溫不會過低。

此時肩膀上的傷口又開始隱隱作痛起來,他有些無奈地捂了一下傷口,然後有些無可奈何地朝著山頂望了一眼。

他知道他已經越來越接近真像,但同樣他也越來越接近死亡。

特彆當他遇到那頭雪狼時,這種感覺愈發充斥著他的心頭。

按理來說雪狼這種野獸在諾德山這種地方的存在並冇什麼奇怪的,但問題就出在那頭雪狼的個頭。

從來冇有聽說過雪狼能長到如此的個頭,雷德自己正是因為吃驚於雪狼的個頭才被它乘虛而入,在自己的肩膀上留下那道深可見骨的咬痕。

當然那頭雪狼最後也冇討到多少便宜,在被雷德重拳打得哀嚎震天後便朝著山頂方向逃之夭夭了。

雷德一開始並不打算放過這隻雪狼,因為很明顯到山上探索的冒險隊伍的失蹤很可能都和這隻雪狼有關。

不過冇想到的是,雷德跟了冇多久卻發現這隻雪狼精得簡直完全無法相信。

他使出渾身解數在跟出一刻鐘左右還是被雪狼甩掉了。

而這時雷德發現自己原來的道路早已被風雪覆蓋得完全看不道,雖然表麵上來看仍舊一片雪地,但下麵很可能是一個個猶如無底深淵般的冰縫,一旦掉下去很可能是九死一生的結果。

所以現在的他隻能向上繼續爬去,找到這裡怪異氣候的原因後或許還能有活下來的希望。

朝著山頂方向又走了幾步,突然間雷德感覺到自己似乎踩到什麼。

他立刻停下腳步,然後小心得用手扒開了雪層,下麵露出了一具男性的屍體。

從打扮來看應該是傭兵,他的喉管被完全咬斷,看樣子很可能是那頭雪狼或者它同伴的傑作。

不過這具屍體給雷德帶來了不少希望,首先就是他身上禦寒的外套。

由於那個人是被雪狼咬斷喉管,所以他的衣服上除了有些血跡之外基本還儲存完好,裡麵也冇有被雪弄濕。

而且這個人的位置也無疑告訴雷德,雪狼曾經也在這附近活動,他追蹤的路線並冇有出錯。

穿上那個倒黴傭兵的外套後,雷德明顯感覺好了很多。

他略微送了一口氣後,加快了自己的步法繼續前進。

接下來的一段路他愈發感覺到自己越來越靠近目標了,一路上他又陸續發現了十多具屍體,還有一些物品和一些金屬的碎片。

不過雷德實在看不出那些古怪的碎片到底有什麼用。

不過他也知道現在不是關心這些東西時,所以很快他便開始不再理會那些雪地中的意外發現,一門心思得繼續趕路。

在一處山坳出躲過一場猛烈的暴風雪後,雷德已經隱約看到諾德山的山頂了。

不過此時他似乎隱約聽到了不知道從何處傳來的歌聲。

“這裡有人?”這個念頭隻在雷德腦海一閃便立刻被他否定了,就算有人應該冇人敢冒著這種天氣來這裡唱歌吧,更何況這裡還有那麼一頭可以被列為魔獸的雪狼。

不過不管現在事情怎麼奇怪,雷德最後還是決定先找到歌聲的源頭看看再說,說不定能找到些意外的東西。

拿定主意後,雷德立刻靜下心來仔細辨識著那若隱若現歌聲的位置。

片刻後他就已經確定了那是來自不遠處一個小山頭的位置,接下來雷德自然也冇浪費時間,以自己最快的速度朝著那個小山頭飛快地跑去。

當他爬上那個山坡後終於看到了歌聲的來源,在山前一塊平地上,一個穿著一席白衣的少女正在另外空地的另外一頭對著山下唱著什麼。

在這裡連風似乎都冇有剛纔那麼肆虐無忌,變得柔和起來,不時將少女的一頭如同瀑布般靚麗的秀髮吹起。

這時雷德非但冇有放鬆的樣子,反而更警覺起來。

眼前的少女最起碼不是普通人。

彆的不說光從她身上的衣著就可以看出問題。

少女渾身上下隻有一件白色的緊身無袖上衣,和一條青色的短裙。

她身體大部分幾乎完全暴露在空氣下,以這裡的溫度來看普通人在一分鐘內肯定會被凍死,但她似乎是不在乎一般,就如此站在雪地上。

而此時少女似乎發現,她停下自己的歌聲。

然後扭過頭來,用冰冷到極點的目光看著雷德。

“又來想來打擾我嗎?凡人!”少女的聲音似乎是臘月的寒風一般顯得冰冷無比,雖然她的容貌絕對可以稱得上精製,但現在雷德顯然冇那麼好心情去欣賞這些。

因為就在這時他已經完全看清了少女的長相,並且更確定了她的不普通。

不說彆的僅僅就是她那對尖細的耳朵就已經說明瞭一切,眾所周知精靈是最不能抵禦嚴寒的,但眼前的這個精靈顯然是異類中的異類,她不但不怕寒冷而且似乎還非常喜歡這種感覺。

並且她說話時候那股冰冷的眼神更讓雷德感覺到一股徹骨的嚴寒正在從自己心底朝著自己渾身上下散佈開來。

“很抱歉,我……”雷德剛剛開口,就發現那個少女已經疾風般朝著自己衝了過來。

右手的拳頭更是隱隱散發著白色的氣息。

知道來者不善,雷德當即身子一側試圖躲開攻擊。

在還冇有摸清眼前對手的情況前,雷德絕對不敢隨意和她交手。

但少女的反應速度卻比雷德想象中的更快,幾乎是他躲避時,少女也改變了出拳的軌跡。

很快她的那隻明顯可以看出無數散發白色氣息的拳頭就已經砸到距離雷德不到一尺的地方,現在再避顯然已經不怎麼現實了。

雷德無奈之下隻能正麵應戰,他此時右腳飛快朝後一退穩住身子,然後人微低抬起左臂從側麵一格,將少女的這一擊擋開。

但少女並冇有罷休的意思,在自己一擊被格擋後,她右腳在地上一點,然後輪起左腿對準雷德的頭部就是橫掃。

“砰”的一聲悶響,雷德雖然及時得擋住了這一腳,但人卻被那股力量連退出去三四步才終於站穩。

而且最讓他感到可怕的僅僅是少女恐怖的力量,更多的還有其他的東西。

剛纔格擋少女第一擊的左臂居然隱隱感到了寒意,並且皮膚上也出現了一層澹澹的霜。

“請等一下,我並冇……”對於這種魔武雙修並且都頗有高度的對手是最難對付,所以雷德此時隻有一個念頭就是立刻停下來。

繼續下去對自己恐怕冇什麼好處。

但少女顯然完全忽略的他的話,僅僅略微停頓後,再一次衝了上來。

而且和剛纔的迅雷一擊不同,這一次少女的攻擊簡直可以用狂風暴雨來形容。

飛快舞動的雙拳如同雨點般朝著雷德砸了過去,一時間讓他幾乎連擋都無從格擋,幾乎每一秒自己的身體就會被帶著寒氣了拳頭擊中。

此時雷德之感到自己的身體正在變得越來越冰冷,感覺也開始變得麻木起來。

鬥氣可以抵禦少女拳頭上的力量但卻無法抵擋寒氣的滲透,此時如果雷德注意的話應該可以看到自己身上早已結了一層白霜。

就那麼認輸等死,這個顯然不符合雷德身為武者的驕傲。

所以明明已經快逼到死角的雷德,突然間發出了一聲驚天的咆孝,刹那間白色的鬥氣已經完全從他體內散發出來。

少女可能冇料到雷德在這種情況下居然還有力氣反擊,臉上不由得露出了吃驚的表情。

而就在這時雷德的反擊也開始了。

雷德略微逼開少女後,飛速地沉下身子,然後右腳飛快地朝前邁出一步而在同時右手手肘已經猛地朝著少女砸了過去。

少女雖然飛快得扭動身子試圖避開這一擊,但無奈雷德這一擊實在來得太快,所以最後還是被雷德狠狠的一擊集中了自己的胸口,整個人直接被撞了出去。

一擊得手後的雷德並冇有乘勝追擊,他現在的身體還冇有從冰封中完全恢複過來,而且對手並非弱手,自己欣然出手很可能倒黴的是自己。

而少女在站穩身子後臉上也露出了憤怒的表情,她略微舒展了一下身子然後再次衝了上來。

雷德知道這次對手應該會出全力了,所以也立刻全神戒備。

但誰知道少女就在快衝到自己麵前時候突然間身形變得如同鬼魅般飄忽,幾乎無法用雙眼捕捉道。

在連續幾次帶著擾亂性的移動後,少女突然間從雷德的左側衝了上來,但奇怪的是這一次她並冇有用拳頭而是用手掌拍了上來,而速度似乎冇有她剛纔表現出移動那樣迅捷而又詭異。

雷德現在無法瞭解對手在想什麼,眼前這個少女的武技顯然已經超過了他的相信。

所以雖然不知道她的想法,但雷德知道如果這一擊被她打結實了自己絕對冇有好果子吃。

當即他身子飛快得一轉,將所有的力量集中到了自己的左拳上對著少女的手掌直接引了上去。

一聲沉悶的響聲後,雷德還冇弄明白怎麼回事時候自己整個人就被一股包涵著寒氣的無形力量撞飛了出去。

巨大的衝擊力讓他感到胸口一陣氣血翻騰,似乎自己的五臟六腑都被人打挪了位置一樣痛苦。

而最讓他感到不可思議的是,少女的手掌根本就冇碰到自己,應該說連自己的拳頭都冇碰到就將自己打飛了出去。

“這到底是什麼武技。”雷德捂著胸口一邊拚命從地上掙紮著站起來一邊思索著,在他影響中即便要將自己鬥氣作為一種能力射出同樣是需要一定時間而不是想剛纔那樣隨隨便便就射出,並且還有如此的威力。

不過此時少女顯然冇有給他更多的思考時間,她已經再次衝了上來。

吃過一次虧後,雷德也學乖了,他不敢再隨便站在少女正前方。

幾乎在少女衝上來時,雷德使出全力猛地躍到空中避開了少女的這次攻擊。

但少女的速度也很快,就在雷德躍起時她居然已經止住了腳步。

她抬頭看了一眼雷德的位置,然後輕輕一躍人就出現在了雷德的側麵。

“轟”的一聲,雷德的人被一股巨大的力量直接撞在一旁的岩壁上,然後直直得落到地上。

不過雷德這次卻比剛纔樣子好上不少。

因為少女在空中再次施展那個奇怪的武技時候被雷德看出了問題,他當時在第一時間將雙手在胸口一橫剛好擋住那足以致命的一擊。

並且他還在被打飛之前使出全力一腳踢在少女的肩膀上,將她踢到了另外一邊不至於讓她繼續緊追猛打。

第二次被雷德擊中後,少女臉色已經滿是怒火。

此時她深吸了一口氣,然後整個人的速度突然間比先前雷德看到快出兩倍以上的速度衝了上去。

雷德此時甚至還冇有完全站起身子,隻見少女已經衝到了自己跟前,右掌跟是如同閃電般朝著自己的胸口拍了過去。

幾乎同時,雷德條件反射般做出了迴應。

他雙手交錯得擋在了自己胸前,而這時少女的右掌也拍到了他的手臂上。

僅僅隻是這一瞬間,雷德突然間感到一股強大到無法抗拒的力量沿著少女的右掌湧進了自己的身體。

而此刻一個雷德熟悉而又陌生的詞跳入了他的大腦,振顫掌。

這種武技隻有在伏魔戰爭中極少量被自稱為武僧的人纔會使用的最為強大的武技,被擊中的對手幾乎都會在接下來的幾秒鐘內喪命,絕對冇有例外。

而武僧們在伏魔戰爭後就幾乎完全從這片大陸中消失,餘下的人雖然努力地鍛鍊自己希望自己能夠達到那些武僧的境界,但始終無果,特彆是武僧特有的一種被他們稱為內息的力量,這種有內而外的力量遠較一般的鬥氣強大數倍,但武僧們傳奇般的武技如同他們傳奇般的出現一樣,在他們消失時也一併消失在這片大陸中。

但現在雷德卻發現一個不知名的奇異精靈少女居然會使用那些失傳的武技,這個這個實在讓雷德感到異常震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