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等會他來了?他是什麼人?”海月升眯起眼睛,緊緊地盯著秦頌。

其實原本他是想要在秦頌剛出現的第一霎那就動手的,但此人實在是看起來無比詭異。而且在他的身上,似乎時刻盪漾著一種極為磅礴的靈氣,這才導致他冇有動手。可越是如此,就越是讓他漸漸的不敢動手了。正所謂一而衰再而竭,就是這樣的道理。

“他……你們如果見到了他,應該就知道怎麼回事了。”秦頌搖了搖頭,他大刀金馬地坐在所有人的中間,“現在天烈城的戰爭已經結束了,龍忌已死,你們的子嗣也死了。不過,你們倒是有機會可以幡然悔悟,就看你們能不能抓住這個千載難逢的機會了。”

他說著,目光驟然淩冽了起來,“不介意動手殺人,其實如果我願意,早在我剛開始出現的時候,你們這裡的人就會死傷大半。我之所以冇有這麼做,是看在同樣來自於地窟的份兒上,先給你們提個醒。但如果還是執迷不悟……那,也就不能怪我了。”

雲夢澤忍不住冷笑著,現在正是他最為意氣風發的時候。剛剛率領眾人幾乎要完成天烈城的圍剿,而且也才和海月升談妥當。眼看著雲家就要起飛,他當然不願意妥協。更重要的是,秦頌隻是一個人來這裡。在他看來,簡直就是瘋子一樣的行為。

他緩緩地向前走去,每走一步,力量就在不斷地攀升著,“小雜碎,你還真當自己是個人物了?嗬嗬,獸族國度是個什麼貨色,我實在是太清楚不過了。今天我能夠給你時間說這麼多,已經是夠給你麵子了。好了,你可以去死了,獸族國度也可以去死了!”

話音落下,雲夢澤就大喊起來,“都給我上!殺了此獠,蕩平獸族國度!”

“殺殺殺!”一眾雲家的弟子,全都群情激憤地大喊著。正如雲夢澤所感受的那樣,現在的雲家,實在是來到了最為鼎盛的時期。哪怕是以前最巔峰的時候,都絕對冇有現在這般意氣風發。能夠統一聖域的機會,可不是那麼容易出現的。

原本這些人就在等著天烈城被破的訊息,卻等來了秦頌這個小角色,自然是怒不可遏。正好渾身的力氣冇有地方釋放,頓時都運轉起了狂暴的靈氣,朝著秦頌狂湧而來!刹那間,整個空間都似乎狠狠震盪了一下,雲家的總壇,醞釀著恐怖的能量!

麵對著來自四麵八方的磅礴靈氣,秦頌微微歎息一聲。

在他的眼神之中,閃過一抹難以言喻的殺意,“既然如此,那可就都是你們逼我的。嗬嗬,事到如今,給了你們機會居然也不抓住,那就怪不得我了。反正即便是讓你們活下來,也肯定是禍國殃民,冇有任何作用。倒不如死了一了百了,重新投胎做人吧!”

秦頌大手一揮,雙手結印如蓮。頓時,在他的身後就升騰起來了一個洪水猛獸。它正是秦頌的天地法相,當這頭猛獸出現的霎那,也攜帶著無儘的洪水衝向周圍的所有人。緊接著,距離秦頌最近的那一圈人紛紛狂噴鮮血,整個人化作了漫天血雨。

“這……這是哪門子功法!”雲夢澤硬生生地止住了自己前衝的時候,連忙雙手結印想要保護住自身。但那洪水實在是太過磅礴了,每一滴水,都蘊含著濃烈的殺伐之氣。所到之處,狠狠沖刷著周圍的一切。任何人碰到,都頃刻間化為了血水。

“這是你們逼我的,我已經給了你們機會,但還是不中用啊!”

秦頌冷笑連連,嘴裡說著這些話,手上更是冇有停,“這是遠古洪水,根據史詩之中的記載,當年就是因為這一場洪水,全天下死了不找多少人。幸虧有禹神真王……不,應該叫大禹聖人了,他幾次治水,才終於化解了這場劫難。雲夢澤,你們就死在這洪水之中吧!”

那頭猛獸不住地翻騰著,洪水愈發濃烈,很快就淹冇了雲家總壇的一切。就連雲夢澤都狂噴鮮血,怒目圓瞪,不可思議地盯著秦頌,根本不相信這一切都是真的。他渾身顫抖著,臉色冇有半點血色。根本想不到,秦頌為何會這等強悍的神通法門。

他緊緊地和海月升靠在了一起,兩個人麵如金紙,顯然也堅持不了多久了。

“不愧是準王級彆的高手,在這等洪水沖刷之下,居然還能夠存活。”

就在此時,葉平帶著蘇摩等人匆匆趕來,“雲夢澤、海月升,正如秦頌所言,剛剛已經給了你們機會。但可惜的是,你們卻並冇有抓住。既然如此,那我就隻好送你們上路了。希望在這洪水的侵襲之中,你們可以重新審視自我。”

話音落下,那洪水的奔流彷彿又更勝一籌,朝著二人猛烈沖刷起來。

“不……不,居然真的是你!”海月升狂噴鮮血,不可置信地抬起了頭,“你……你是人族的葉平?蘇摩!你們,你們居然聯手了?不可能啊,蘇摩,難道你都忘記了嗎?就是葉平他殺了你最喜歡的兒子,可你卻做出這種違背天地道義的事情……”

“什麼是天地道義?海月升,你還是如此執迷不悟,果然不能留下。”

蘇摩的聲音冷酷無比,他冷冷地說道,“我們的道,纔是真正的道。人道,纔是一切的王道。這一次雲家、海家被滅,你們兩個的執迷不悟,纔是罪魁禍首。從此以後,整個天地之間,都將再度融為一體,重現遠古時期的人道鼎盛。而你們這些毒瘤,當誅!”

海月升眼睛瞪得溜圓,似乎是要把眼球瞪出來了一般。

他正要說什麼,但洪水實在是太過猛烈,他終於無法抵擋。

隻見不過是幾個呼吸的時間,他的整個身體就被這濃烈的洪水所包裹,卷積著。肉眼可見的他的屍骨,很快就消弭於無形。不隻是他,一眾海家、雲家的子嗣,也是如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