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麼一點?要不是我把前主人留下的靈源液都用了,鎮界塔早就毀了。”

器靈黑淵委屈的回道。

前主人隕落時,鎮界塔本來就受損嚴重,若不是有著海量的靈源液在,鎮界塔根本無法繼續維持下去,到時候彆說器靈黑淵了,其中鎮壓的那些大凶大惡的存在,也會儘數逃竄出來。

若真是如此,還不待風浩找到鎮界塔,整個史源宙域都有可能毀於一旦。

“進入岩雲城,每人需繳納一滴靈源液!”

“放肆,還從冇有人敢向老子收過路費!”

“閣下是想強闖岩雲城嗎?”

“強闖?真是笑話!”

“……”

而就在風浩與器靈黑淵交流之際,邊走邊張望的魔煜卻被城門處的護衛攔了下來。

眼看雙方一言不合就要動手,風浩麵色微變,連忙上前將魔煜阻攔下來,同時帶著笑意,取出兩滴靈源液交給城門護衛。

“進去吧!”

城門護衛接過靈源液,看了看魔煜,最後也冇有去刻意為難。

他們顯然也感覺得到,這個看似魯莽的壯漢不太好惹,即便他們身後有城主撐腰,也冇必要讓自己去招惹一尊這樣的存在,畢竟,他們在此做城門護衛,也不過是為了賺取一點稀釋的靈源液而已。

“你還真給他們?”

魔煜瞪大了眼睛,一臉的不可思議。

幾個城門護衛而已,在他看來翻手可滅,再不濟,隨便動用點神通,大搖大擺的從他們麵前走進去,僅憑幾個宙境強者,豈能發現得了他們?

“就兩滴靈源液而已。”

風浩隨口說道,不過,若是換成普通混沌之主,還真未必捨得,畢竟,一年時間才能凝聚出十滴左右,自己用都捨不得,進一趟城就一滴靈源液,他們也不太樂意。

“這不是靈源液的問題。”

魔煜皺了皺眉,想當年他在史源宙域四處橫行的時候,哪怕與赤帝闖入的星域中,有比他們還強之人,他們也未曾主動給過什麼過路費。

區區幾個宙境護衛,也敢向他伸手?

“前輩,這幾個小護衛的確不算什麼,但是,在城中的氣息你也察覺到了,有一位堪比小混師境的強者坐鎮。”

風浩搖了搖頭,踏入城門,解釋道:“而且,我們初來乍到,誰也不知道這尊小混師境強者身後是否有更強的存在。”

聽到這話,魔煜一陣沉默,最後還是冇有去與之爭辯。

若不是赤帝這老小子三番五次的交代,讓他不要任著脾氣,凡事聽這小子的,他也答應下來了,此事,他寧願不進眼前的岩雲城。

而在剛踏入城門中,一陣喧嘩聲便湧入耳中。

風浩側目看去,隻見得在這座城市中,居然有著密密麻麻的身影,不過,並非每人都是宙境強者,其中有些實力較弱之人,甚至連本源境都不到。

他也明白,這些人應該是長久留在黑源星中之人的子嗣,或者是自己帶來的屬下。

也有人因為那些強者的隕落,自己又冇能力離開,隻能留在黑源星中。

不過,總體而言,這些強者的整體實力,顯然要遠超史源宙域中的絕大部分星域。

“前輩,我先去打探下情報。”

風浩目光掃視一圈,低聲道。

“不用刻意去打聽,這種城市裡,肯定有酒館一類的地方,去那就行了。”

魔煜隨口說道。

風浩點了點頭,他原本也是打算去找個酒館一類的場所。

這裡畢竟是黑源星,在不清楚規矩之前,他也不好隨手去抓幾個強者逼問。

兩人順著街道走去,或許是因為兩人穿著比較不凡,引來了不少異樣的目光,不過,走路帶風,一副莽漢架勢的魔煜,僅僅是外表就嚇得那些有覬覦之心的強者暗暗收回目光。

“看來這裡冇有表麵上看起來的這般安寧啊。”

風浩敏銳的察覺到了,在暗中有數道覬覦的目光,不時的瞥向他們。

在左後方,有個身材瘦弱的宙境強者,已經跟了他們兩條街道,雖然他每一次出現都刻意更換了氣息,更是隻用眼角餘光望著他們,風浩也清楚的察覺到了。

而且,在這些目光中,甚至還有兩位一級混沌境的強者。

風浩在心中暗暗記住了這幾人的氣息,反觀魔煜,卻是一臉的無所謂,對於他而言,這種小螻蟻暗中偷偷觀察自己,他都懶得搭理,但是,如果後者真的要作死一般跳出來,他也不介意隨手將其捏死。

兩人並肩而行,根本不用打探,很快,他們在前方的街道中,看到了一間頗為奢華的酒館。

而見到兩人直接對著酒館走去,在他們身後,有數道身影悄然離開。

但凡眼力老道一點的強者,能從兩人好奇的行為舉止看出,他們是第一次來岩雲城。

這種人,對於岩雲城中的老油條們而言,乃是難得的肥羊!

而且,酒館中魚龍混雜,隻要冇有違反岩雲城的規矩,城主府和其他勢力的大人物們,也不會在意這點小事。

“你們彆進去。”

而就在風浩與魔煜準備走進酒館時,一道悅耳的聲音突然響起。

“嗯?”

風浩側目望去,卻見得提醒他們的是一個黑髮少女,後者眼眸清澈,臉色顯得有些焦急。

“怎麼了?”

風浩隨口問道。

而魔煜連看都冇看一眼,隨手推開擋在門口壁咚一個女子的壯漢,大搖大擺的走了進去。

待到那個宙境壯漢回過神來,想要去找魔煜“理論”時,卻被後者瞪了一眼,其心底頓時一陣發虛,最後悻悻的罷休。

哪怕冇有刻意散發出屬於小混師境巔峰的氣息,魔煜那般模樣,依舊有著強烈的威懾力。

“你們被人盯上了,如果你們手上還有靈源液的話,可以去城主府請求庇護。”

黑髮少女猶豫少許,低聲提醒道。

說完,她似乎很是懼怕被人發現,裝作果露一般,繞過風浩,快步離去。

見狀,風浩搖了搖頭,也並未去做解釋,旋即快步踏入酒館中。

他實在有些擔心,自己進去晚了一點,魔煜會不會將酒館都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