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冇有理會前者齜牙咧嘴的樣子,雷係武王陰冷的問道“你喜歡跳舞嗎?”

楚雄還冇有明白他話裡的意思,氣盾上的電流瞬間變大。

下一秒,‘嘩啦’一聲,背後腰間部位的氣盾冒起了青煙,一個口子在狂暴的雷電侵襲下裂開。

瞬間,宛如漩渦遇見了海水,雷電順著氣盾上的洞口鑽了進去,一發不可收拾。

“糟糕!”

如今再想補救已是為時已晚,楚雄此刻隻覺得頭皮發麻,身上的每一寸肌肉和經脈在收縮著,麵部的表情根本不受控製的扭曲著,頭腦還算清醒,可是想要擺脫困境卻是無法辦到,隻能任由雷電蹂躪。

在所有人的注視下,半空中,楚雄真真切切感受到了不能自已的痙攣,身體冒著紫光不停的抽搐,這段‘尬舞’讓人望而生畏。

縱然用上了符文之力變成這個狀態,在與兩名勢均力敵的武王戰鬥也是自顧不暇的,金巴特氣的牙癢癢,看著楚雄被電的冇有還手之力,他也隻能在心裡乾著急。

‘啪啦……’

一陣刺眼的雷電光芒在炸響聲中爆發,頓時火光伴隨著電弧四射而出,宛如煙花綻放。

楚雄應聲帶著濃煙被炸出了老遠,從高空上一頭就紮到了地麵上,身體捲縮成一團不停的抽搐,此時的他已經感受不到身體的存在,麻痹帶來的痛感還是他成為傀儡以後第一次感受到。

雷係武王立在楚雄頭頂上方,泛著紫光的大手輕輕一揮,頓時,一條彎彎扭扭的電弧朝著楚雄奔來。

前者冇想取楚雄的性命,隻是用這道電弧將其束縛住,然後去幫同伴將金巴特給製服。

已經失去行動能力的楚雄乖乖的被電弧束縛住全身,雷電之力再次不停的蹂躪他。

眼睛憤怒一瞪,他知道如果再不做點什麼,落在對方手裡一定冇有生還的可能。

意識強製控製身體,抽搐的手腳在顫抖中緩緩伸展開,體內的靈氣奮起反抗,就是想要擺脫雷電的枷鎖。

剛想轉身去幫同伴的雷係武王察覺到了楚雄氣息的變化。

雙眼落在對方那凶狠的臉上,一雙腥紅的眼睛好像要將自己生吞活剝了一般。

雷係武王始終保持著冷漠傲視的表情,說道“既然你不想安分,那就讓你徹底失去戰鬥力吧!”

說著,手臂緩緩抬了一下,伸出食指對準了躺在地上的楚雄。

頓時,雷屬性靈氣從靈脈處往指尖溢位,一道紫光就出現在了指尖上,狂暴的能量彙聚出可怕的力量,如果這股能量擊在同階中人身上,即便不死也要脫上一層皮。

臉部不停抽搐的楚雄強製鎮定了下來,一股股渾厚的靈氣總算在努力下運轉了起來。

不敢有所遲疑,躺在地上的整個身體在冇有外力下猛然挺起。

額頭、脖子、手臂青筋暴起,楚雄高聲咆哮了一聲,宛如猛獸附體。

頓時,用儘了全身的力量猛然一繃,那一卷卷束縛著身體的電繩被扯的寸寸斷開,在準備觸碰到地麵的時候就是化作一團熒光消失不見。

身體各處的麻痹痛感依舊,楚雄也顧不上那麼多了,因為對方蓄勢待發的能量著實不小,如果被擊中腦袋可就真要喪命當場。

指尖的紫色光芒在緩慢旋轉下如耀日當空,等能量聚集到了一個程度上,雷係武王衛士嘴角一勾,淡淡的說道“讓你嚐嚐我一指雷的威力如何!”

“水之·遊龍出洞。”

楚雄低喝了一聲雙手快速結印,刹那間,水係靈氣在楚雄身前彙聚,一條栩栩如生長約十米的水龍形成。

水龍擺動著巨大的軀體,朝著對方憤怒咆哮了一聲,旋即,一聲龍吟咆哮聲在空氣中迴盪。

紫光中,一道有手臂那麼粗的雷光狂猛暴唳的射向地上的楚雄。

天地間最為狂暴的能量,龍吟聲在那雷電‘轟隆隆’的炸響聲中弱不可聞,這種毀天滅地之威也隻有雷係強者才能做的出這種聲勢了。

水係對戰雷係修煉者冇有什麼優勢可言,反而被剋製的死死的。

在目光的焦聚下,雷電之威劈在了那條水龍的身上,霎那間,十米長的龍身被雷電覆蓋,一道道電弧在它的身上翻騰消失又翻騰。

下一秒,‘嘭’的一聲炸響震耳發聵,水龍的軀體承受不住太大的狂暴能量直接在半空中爆體,一陣水霧宛如春天的雨水疾射而下。

楚雄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在水龍爆體消散以後,他連續倒退了好幾步,好不容易穩住身形以後竟是吐出了一口鮮血,原本就蒼白的臉上變得更加的難看。

“雕蟲小技也敢賣弄,覺悟吧!”

雷係武王衛士俯視著楚雄露出不屑,手臂再次往上微微一抬對準了前者。

一道雷電再次劈出,從遠處一看,那就是老天在發怒。

“金牌聖盾!”

千鈞一髮之際,金巴特繞開了那兩名衛士的糾纏,擋在楚雄麵前舉起了他的拿手防禦絕活‘金牌聖盾’。

在龐大的靈氣輸出下,金盾如同實物一樣厚重結實的擋在了身前,盾牌上那不知名的麵獸猙獰著雙目露著獠牙,似乎就想以此來對抗這狂暴的威力。

‘轟隆……’

雷電不偏不移劈在了金盾上麵,電光、火光、金光摻和在一起濺射當場,看起來是多麼的絢麗,可是這種絢麗的背後往往都是驚心動魄的。

實力差距太大,在濃煙翻滾瀰漫之下,金巴特被爆炸的衝擊力撞的連連後退,楚雄的胸膛頂著前者也不能停下。

等到將力量全部卸去,楚雄低頭一看,隻見自己的胸膛已是濕漉漉一片。

鮮血的腥味刺鼻,楚雄仔細檢視了自己的身體冇發現有傷口,可是胸膛的血……

想到這裡,他的目光移向了金巴特的身體上,這不看還好,一看便是嚇了一跳。

隻見金巴特前胸直至後背被洞穿了一個口子,鮮肉往外翻著,一股股鮮血像噴泉一樣往外溢位。

順著金巴特身上的洞口看去,前者的金盾被那道雷電劈出了一個大大的洞口,盾牌上的麵獸早已麵目全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