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紅粉仙王?是您?”

看到此女,洛天不由臉色一變,失聲道,紅粉仙王是當年上古,絕頂仙王之一,和前道尊的惡念天始是一個級彆的存在,後來,紅粉仙王被天始所算計,不幸隕落,一縷怨念不滅,後來成為陰靈山主,傳承萬代,上次,陰靈山覆滅,洛天曾和她最後的道殘唸對過話,知道了她的過往。

“你認得我?”

這幻象一怔,俯視洛天。

“前輩天賦萬古少有,以前可是有望成為道尊的存在,卻是受到了小人天始的算計,怨念難平,暫居陰靈山……”

洛天緩緩的說出紅塵仙王的過往。

“既然你知道了,那也應該知道我的強大,洛天,放棄自己的路吧,行不通,成為絕頂仙王是你的最終歸宿!”

紅塵仙王幻象淡淡的說道,無喜無悲。

“前輩,我的路,我自己走,通不通不是您說了算,散去吧,我不想和您為敵,”

明知道對方是幻象,洛天還是以禮相待,對於紅塵仙王,洛天心中尊重無比。

“天地間道尊唯一,你放棄了道統,對是道的大不敬,為了天地秩序規則,看來,我隻能出手了,”

紅塵仙王神色冷漠,一隻玉手晶瑩剔透,對著洛天輕輕抓來,一時間,風雲齊動,天地變色,宇宙乾坤在她的掌心運轉,強大的能量驚天,整片天地都在為她而動。

“那就恕在下放肆了,”

洛天真身抬頭,釋放出淩厲的殺機,身形騰

空而上,一拳狠狠的轟了過來。

不是真身,隻是天劫所產生的幻象,洛天不會客氣,隻所以說這麼多,那也是洛天對這尊當年的絕頂仙王王的尊重而已,再無其他。

轟轟……

洛天這一拳如同長虹貫日,蒼鷹擊於殿上,宇宙蒼穹一下子掀起滔天巨浪,直接把紅塵仙王擊退。

一拳,僅僅一拳,就把紅塵仙王擊退,潛出能量鮮血,紅塵仙王不可思議的望著洛天。

“你隻是幻象,如果真身不覆滅,真身在此,全力應赴,現在的我,不見得是您的對手!”

洛天虛空而立,黑袍獵獵,髮絲飛舞,髮絲下,冷眸望向紅塵仙王淡淡的說道。

“如果是真身的話,倒不能阻止你這等天劫了,正因為是幻象,我等才能現身,”

浩瀚的天際,出現了一道白光,如同白晝,明亮而刺眼,所過之處,任何一縷光芒似乎都能照射黑暗,連人體識海似乎都給照亮了。

隻要有這樣的光芒在,這個世界,空間,宇宙,似乎永遠都冇有黑暗。

“光明仙王?”

看來,洛天失聲。

光明仙王是消失已久的仙王,能在這種天劫中以幻象情況出現,說明,這尊強大無比的仙王也隕落了。

“是啊,我是光明,代表這個世間的光明,有我在,我不會允許這個世界有黑暗的存在的,”

光明仙王是一個身材魁梧的中年人,渾身上下沐浴著光明,此刻,處在洛天的天劫之中,和紅塵

仙王並排,望著洛天和善的說道。

“光明,隻是一種道,這個世界有光明就會有黑暗,不然的話,您也不會隕落不是麼?”

望著光明仙王,洛天淡淡的說道。

“哪怕隕落,我也不會允許這個世間有黑暗的存在的,小子,你的道偏離了道統,已經違背了道的總綱,收手吧,迴歸正統,”

光明仙王神色威嚴無比,如同一輪烈日豔陽,照的人睜不開眼睛,隻有洛天的天劫能夠滲透進去,參雜著電閃雷鳴,為這白色的光明,增加了幾道顏色。

“迴歸正統?你等可知,鴻蒙早已經隕落,屍沉血海,萬年不腐,有怨難伸,有意難平,就是因為,被他惡念天始所害,你現在讓我走鴻蒙道統,到底是何用心?”

洛天盯著光明仙王厲聲喝道。

鴻蒙道統大部分現在還掌握在天始的手裡,現在走這條路,且不說,不是洛天的話,即使是,他也不想走,因為,那樣很容易就會成為天始的傀儡,被他利用。

當然,荒天花女不一樣,她是最為古老的大聖,自身可以遮蔽天地氣機,再加上洛天的相助,不會受到鴻蒙惡念天始的乾擾。

“我隻是尊從道意,僅此而已!”

光明仙王認真的說道。

“你們兩個出手吧,”

洛天不想和這等迂腐的幻象再辯論下去,他們的出現,就是阻止自己渡劫的,說再多也是廢話。

“光明領域!”

光明仙王是一個極乾脆的人,幻

象同樣如此,一聲輕喝,身形暴漲,強大的光明瞬間擴散,一下子把洛天照在了其中。

“這個世間,唯光明故!但願我的光明能夠驅除你內心的黑暗,廟宇清明,永存世間,”

光明仙王那浩大的聲音響起,光明能量無孔不入,進入洛天的身體,識海,道道光明如同億萬萬如同萬蟻灼心,在淨化著洛天。

“好強大的光明神通,你應該普度眾生,走佛道那條路,而你卻是僅僅把神通,當作了你道灑的本源,你錯了!”

洛天昂藏身軀一震,頓時,那些光明能量就溢位體外,再也無法入侵他半分。

“既然如此,那我隻能行使光明懲罰了,”

光明仙王迴應,無數的光明,集聚成一把天際巨斧,對著洛天劈了下來。

“現在,你的內心也不光明瞭啊,”

洛天歎息,大手伸出,無窮的宇宙能量彙集,直接抵住了光明斧的劈下。

單手擋住了絕頂仙王強大的一擊!

當然,這隻是光明幻象,全盛時候的光明仙王可是恐怖無比。

“天劫之下,你竟然有如此戰力,直接視天劫為無物麼,紅塵降世!”

與此同時,紅塵仙王也出手了,紅塵領悟展開,那是一派可怕的紅塵世界,充滿了祥和,也充滿了殺機。

“紅塵?我也懂,我曆經的紅塵大劫何止萬世!”

洛天輕喝,在他的身後,出現了一個巨大的虛影,和本尊一般無二,和分身合二為一,徜徉在這紅

塵領域之中,不傷分毫。

諸天紅英也是修練的紅塵道法,對於紅塵的感悟,也許不比紅塵仙王,不過,也差不多了,對於紅塵之中的萬般諸事,洛天深有體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