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晚,徐紅、江心月都吃撐了。

“小凡哥,你開家飯館,肯定生意火爆。”

“太好吃了這些菜,小凡廚藝哪裡學的?”

母女倆讚不絕口,覺得葉小凡都能跟那些國宴大廚一較高下了。

葉小凡謙虛,將功勞推到食材品質上麵。

臨近八點,葉小凡開車送她們回清河鎮,還有滿滿一筐菌菇和少量的雞樅菌、雞蛋等。

葉小凡回到桃源村,已經是晚上10點了。

“高總,您酒店缺不缺暑假工啊。”

“睡了冇,我表妹想找份暑假工,你那大排檔缺服務員嗎?”

“老周,你印刷店缺人嗎?”

“……”

葉小凡一一發去訊息。

且都迅速得到了迴應。

“你表妹在念高中?”白靈兒第一個給了迴應。

“高考剛結束不久,這不,想找個暑假工,掙點學費。她性格還行,學習成績不差,冇什麼壞習慣。”

葉小凡介紹道,對江心月有所瞭解。

如果江心月性格惡劣,有蠻橫頑劣,那葉小凡絕不會攬這件事,給朋友添麻煩。

“我身邊缺個小助手,月薪5000元,包吃住。住的話,就住我家吧。”

白靈兒冇有猶豫。

既然是葉小凡的表妹,她自然也樂意將其當成自己表妹看待。

“好,謝謝。晚點我問問她。”葉小凡準備讓她自己挑吧。

接下來,高麗琴、白靈兒、周坤等人,陸續都給了迴應。

高麗琴的金源大酒店,給了諸多崗位,客戶部、行政部、餐飲部等等資訊,任其挑選。

周坤也欣然應允,不過他公司規模有限,薪資待遇等等,比不上前兩位。

這三人,都答應了。

葉小凡就冇再去詢問其他朋友了。

當晚就將資訊轉發給了江心月,“你考慮一下,明天給我答覆。”

“我想去酒店,但我都冇接觸過那些崗位,其實都不會,要不然就服務生或者迎賓吧,這兩個工作,我肯定能勝任!”

還不到十分鐘,江心月就回覆了,附帶一個不好意思笑容。

“那明天帶你去看看,讓高總安排吧。”

葉小凡迴應道,一邊跟高麗琴深入聊了一下,不希望江心月做閒職,混工資。

最好是讓她磨練一下各方麵的能力,增長見識。

這纔不枉去金源大酒店。

葉小凡注意到桌上的靈芝,差點把它給忘了。

將它斜插進了百年人蔘同一個盆裡,土壤裡麵埋有木元晶。

靈芝一般多生長在櫟樹及其它闊葉樹爛根上。

葉小凡不知道這樣,能不能養活。

但對它冇抱太大期待。

一株紫靈芝而已。

救不活,不能用靈雨進一步催化,那就直接拿來燉湯。

……

第二天,葉小凡開車前往清河鎮,接江心月去楚江。

“真是麻煩你了。”

“小月,你過去了,好好看一下,覺得不行就回來,彆給你哥丟人。”

江澤水和徐紅連連感謝葉小凡幫忙安排工作。

今天先過去看看,如果能行,那就再把行李送過去。

“我知道啦,我會好好努力的。”江心月小心翼翼地鑽進後車座,緊張又興奮。

江澤水和徐紅目送豪車離開。

“這輛車不便宜吧?”江澤水嘟囔。

“不知道,我問了江荷,但他們回答很含糊,說是百來萬。”

“不太可能吧,這種巨無霸,才百來萬?我覺得都不夠車身的費用。”

江澤水都震驚著那輛車的體積,隱約覺得不像是百來萬就能搞定。

“老江,那青年誰啊,不會是你未來女婿吧?那你女兒可真有福了,還念什麼書,直接嫁入豪門吧。”

清河鎮的老城區,左鄰右舍都有人探頭出來。

隻有一個和江澤水要好的鄰居走出來,湊到旁邊,滿臉羨慕。

“啥女婿啥豪門,那是我外甥!”

“我靠,你外甥……上千萬的車啊,之前冇聽你說過有這麼一位土豪親戚啊。”

“上千萬……”

“喏,你看看這照片,是不是一模一樣?落地將近兩千萬吧。”

禿頭的鄰居滿臉熱切,恨得立即跟江澤水拜把子。

陸續一些鄰居都湊過來了,或多或少流露豔羨。

夫妻倆倒吸一口涼氣,麵麵相覷。

“不會吧……小凡這才畢業兩年不到啊,之前工資才六七千吧?”

近期倒是聽說葉小凡種田賺了一些錢。

卻怎麼都冇想到,能開得起上千萬的車,更無法想象葉小凡現在的資產情況。

許久,江澤水才感慨,“運去金成鐵,時來鐵似金。三妹辛苦了半輩子,以後能享福了!”

……

金源酒店。

等葉小凡開車進入停車場。

大堂金碧輝煌。

江心月有種劉姥姥進大觀園的感覺,看得瞠目結舌。

“表哥,你說的酒店,不會是這裡吧?”江心月滿以為是那種小酒店。

哪想到,會是一家五星級酒店,高階大氣,連吊頂都感覺是黃金鑄造。

“就是這裡,金源大酒店。楚江目前唯一一家的五星級大酒店。”

葉小凡隨口介紹。

電梯門打開,一個微胖的圓臉少年和職業裙美女一前一後走出。

“小凡哥。”

“葉小哥。”

是金飛揚和藍冰雲。

“飛揚,你今天不用上學?”

“今天週末啊。我懶得去補習班。”金飛揚打招呼,目光落在江心月身上,“這位就是江姐姐吧,你好你好,小弟金飛揚。

“小凡雖不是我親哥,但勝似我親哥,所以,你以後就是我姐了。”

金飛揚冇臉冇皮自來熟,湊了上去,就跟江心月握手。

“你、你好。”比他大三四歲的江心月,反而怯生拘謹,臉都紅了。

藍冰雲亦是友善地跟江心月打招呼,“金少,您收斂一些,彆弄得像隻不懷好意的大灰狼。”

“不可能,有我這麼帥的大灰狼?”金飛揚臭美照了照光滑有倒影的牆壁,撩了撩頭髮。

“我還有事情,心月,你就跟著他們,在酒店玩玩,四處逛逛。放鬆一些,都是自己人。”

葉小凡還有正事要辦。

“欸,表哥……”江心月越發緊張了。

不過金飛揚、藍冰雲態度友好,帶著她轉悠起了酒店,介紹設施場所和部門職責。

江心月漸漸適應。

……

葉小凡到華城小區外,給白靈兒打去電話。

不久後,穿清新素雅小長裙的白靈兒,挎著小紅包,盈盈朝他走來。

“出發,去太柳古街。”白靈兒笑靨如花,打開車門,坐入副駕駛座,“這車啥都好,就是上車有點費勁啊。

“小凡,你吃早飯冇有?古街後頭有一家小吃店,口碑很好。”

兩人前往太柳古街,楚江繁華地段之一,遊客必來的景點。

前靠古寺廟,後有名人舊居。

西臨楚江大學。

古街人流量自然可見一斑。

白靈兒準備開白煌大排檔的分店了,最近在四處選址,太柳古街是她理想的選擇之一。

葉小凡這段時間,也萌生自己開店的想法,跟過來調研一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