誌林點好菜:“嚴道友,你喝什麼酒?”

“不好意思,我功法特殊,不喝酒。有靈飲就可以。”

誌林有點失望:“修士還有不喝酒的?要不就來一點點?”

“哥,你是為自己喝酒找藉口吧。我是修士,我就不喝酒嘛。你今天也不能喝,喝多了就惹事。”

“好好,不喝酒就不喝酒。”誌林很寵愛他的妹妹。

嚴子休想起了參加廣交會時遇到的於淑芬,她的哥哥就是為了給妹妹報仇不惜去學邪術。

如果昨天雙琴真的被欺負了,誌林會不會像於淑芬的哥哥那樣做呢?

他心裡默默祝福這兄妹倆一生平安。

“謝謝雙琴道友的諒解。這獨一味檔次不低,恐怕要讓誌林道友破費了。”

“哪裡話。”誌林豪氣地一揮手,“你幫了我妹妹,那可是大事。”

“好吧。”嚴子休換了個話題,“兩位在紫霧城住了多久了?”

誌林主動介紹道:“住了五六年了。我喜歡煉器,混了一幫朋友。我妹妹喜歡煉丹。有時候我就和朋友們去深山采一些靈藥,讓我妹妹學煉丹。用不完的藥材,就擺攤去賣。”

“原來雙琴道友還是煉丹師,失敬失敬。”嚴子休覺得遇到同行了。

雙琴臉色微微一紅:“我哪裡是煉丹師,說是煉丹學徒還差不多。學了好幾年,成丹率最高隻有四成。”

“四成也不錯啦。好多人連三成還不到呢。”誌林安慰道。

按一般修士來說,五六年能達到四成的成丹率確實不錯了。有幾個人能和嚴子休相比呢。

“嚴道友,我聞著你身上有淡淡的丹香,莫非你也喜歡煉丹?”雙琴問道。

“是的。我是學醫道的,對煉丹有興趣。”

“那你煉丹能達到幾成?”雙琴顯得有些興奮。

穩定在五成,是煉丹師;七成,是煉丹大師;九成,是煉丹宗師。十成,是大宗師。大宗師就不會失手了。

嚴子休後麵幾爐的成丹率是九成,屬於煉丹宗師的級彆。

不過他覺得還是往低了說比較好:“馬馬虎虎,六七成吧。”

“啊?!”兄妹倆都吃驚地看著他,“六七成?那可是煉丹師啊。再努努力就是煉丹大師啦。”

“煉丹師很少嗎?”

“修仙界最缺的就是丹藥和煉丹師。你彆看坊市上有那麼多靈花靈草和丹藥,那是相對集中的地方。修仙界修士更多。”

嚴子休想想也是,那茶香道友當風信子辛苦一個月,掙的靈石,也就是買兩棵十年份的靈炎草。

這時,飯菜送了上來。

“嚴道友,請品嚐。”

嚴子休嚐了嚐,果然是風味獨特。他吃了兩口菜,誇了一句:“好手藝!不瞞兩位說,我報了神霄門的特長考覈,在昇仙大會上參加煉丹考覈。你們在這裡住得比較長。以前的昇仙大會中,什麼樣的成丹率會被錄用?”

“嚴道友,你隻要能保證六七成的成丹率,絕對會被錄用。”誌林肯定地說。

“我要有嚴道友這樣的成丹率,早就被錄用了。”雙琴羨慕地說。

“噢?莫非雙琴道友也想加入神霄門?”嚴子休問。

“看你這話說的。誰想當散修呢。”

嚴子休覺得既然有緣,幫他們兄妹一把,也不是不可以。神霄門雖然是固化的體係,也比散修好一點點。

再說,他對神霄門並冇有敵意。他要對付的隻是神霄門中的極少數人。

“那兩位加入神霄門的障礙是什麼呢?”

誌林雙手一攤:“珍稀材料啊。那都是有靈石冇地方買的材料。每次昇仙大會公佈的材料,都極為稀少。必須深入妖族的領域,纔有可能找到一些。唉,哪一次去的人不是打生打死。去者成百歸無十啊。”

百分之九十的隕落率,是夠慘烈的。

雙琴說:“我們兄妹打鬥不行,靈根不行。所以哥哥努力找材料,我努力學煉丹。”

“那過去都公佈了哪些材料,能不能讓我看看?”嚴子休問。

“每次材料清單,都是提前一個月公佈。這就是今年的。”誌林拿出一張紙遞過來。

嚴子休接過來看了看,對照仙府的寶藏,覺得都是很稀鬆平常的東西。當然他不能這麼直接說出來。

他想了想說:“我來的地方,叫伏龍山。那裡人族和妖族毗鄰而居。我幫誌林道友想想辦法吧。”

誌林聞言大喜,抓住嚴子休的手:“嚴道友,你此話當真?!你,你需要多少靈石?”

嚴子休一笑:“我欺騙你做什麼呢?靈石到時候再說吧,應該用不了多少。”

雙琴提醒道:“哥。你看你。”

誌林也發覺了自己的失態,把手收了回來:“嘿嘿,我是太想加入宗門了。”

他夾了幾口菜:“嚴道友,材料的事我覺得不著急。我有個不情之請,不知道當講不當講。”

“不用客氣。請說吧。”嚴子休見他剛纔還有些失態,怎麼又不著急了呢?

“不知道嚴道友願不願意指點我妹妹的煉丹術。她要是能加入宗門,我就放心了。”

“哥……”雙琴的眼睛濕潤了。她知道哥哥是想把人情讓給她。

嚴子休的心中頗為感動:“誌林道友放心。材料的事,我會放在心上。雙琴道友的煉丹術,我也會儘心的。再過四天吧,到時候我看看她的煉丹過程。”

嚴子休有仙府煉丹術做底氣,幫助雙琴把成丹率從四成提高到五成,覺得問題不大。

“來,我以這靈飲代酒,敬你一杯!”誌林心情大好。

如果兄妹都能進入宗門,那多好啊。雙琴也精神振奮,跟著舉杯:“敬嚴道友!”

“好。祝你們兄妹早日心願圓滿!”

……

回到住處,嚴子休用神識探了探靈獸袋裡的白鶴千裡雪,一切正常。他已經給了這傢夥大量的仙府靈果,足夠它在靈獸袋裡麵修煉一年半載的。不到必需的時候,不讓它出來見人。

……

再入修仙界的第四到六天。

嚴子休除了早晚練功,就是煉丹。

他把練氣期修士用的其他幾種常見丹藥,都摸熟了,都能達到九成以上的成丹率。不過,想自由降低成丹率還不行。

第七天,他按約定指導雙琴的煉丹術。

誌林對這事很重視,冇有出門,也陪著觀看。

雙琴現場煉了一爐納氣丹,成丹率三成。

嚴子休回想了一下她的煉丹經過,思索了一下:“雙琴道友,你的煉丹是自學的吧?”

雙琴低下了頭:“是,冇錢找師傅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