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離西線戰場非常遙遠的地方,蟻聯國清河以北領地的核心位置,這座螞蟻巢穴正呈現出與戰場截然不同但烈度相當的熱火朝天的景緻。

飛在空中的飛騎士,最能察覺到此地的異狀。

隻見地麵上,大致以某處為圓心,一個近似圓形的半徑大約3米的地域,幾乎寸草不生,顯得乾枯而缺少生機,和周圍春天勃勃的新綠形成鮮明的對比。就連這附近一株枝繁葉茂的大樹,在花紅柳綠的這個明媚春天,也隻勉強抽出了少數黃綠色的新葉,奄奄一息,甚至如果這株樹木在下個朔月就枯死也絲毫不會讓螞蟻感到奇怪。

從這裡地麵上不斷蒸騰的水汽,以及春天就呈現出的夏季特有的地表附近空氣扭曲的視覺特效,還有那不言自明的撲麵而來的熱氣,甚至時不時冒出的煙柱,都不難理解這片地方枯焦的原因。

這裡地下顯然有著熱源,而順著體感尋找熱源的中心位置的話,很容易發現就處在這處蟻巢的地麵部分附近。

原來,這裡是[赤鐵城]!

雖然如今朱爵為了避免蟻卵放在一間巢室裡的危險,已經將很多鋼鐵產能分散開來,在清河南北岸構建了多處冶金基地。但是作為蟻聯國第一個冶鐵基地,領地又有著高品位赤鐵礦這一巨大區位優勢,位於清河北岸的[赤鐵城],在整個蟻聯國的冶金業和軍工業中,仍然占據了舉足輕重的地位!

這裡的蟻口也長期在數十萬的規模,糧食甚至需要臨近的巢穴供給才能滿足。如果說產業分工的程度代表著文明發達的程度,這裡無疑是蟻聯國最發達的巢穴之一!

————

此時,有六隻切葉蟻正在返回蟻巢,她們合作搬運著某種長條狀的東西。彆誤會,被搬運的並不是僵死的蟲子,而是某種不能吃的木頭。

她們正從距離巢穴足有十幾米遠的地方返回,光是地麵的路途就將花去不斷的時間。在她們來的方向,在那邊有一片茂密樹林。

如果是其他切葉蟻,去往這片樹林多半是為了收集樹葉、切成碎塊,然後運回去作為菌床。但是這些切葉蟻大顎上夾的卻是切割得整整齊齊的乾木頭,顯然冇法種植真菌,種木耳卻又嫌小了。

原來,冶鐵需要消耗大量燃料,而冶最好的鐵則需要高品質的木炭。這些切葉蟻就是專職負責收集燒製木炭的原料的。

樹林裡有很多老榆樹,密度很高,適合燒炭。螞蟻們早已經將地麵上掉落的那些枯枝資源耗儘,現在螞蟻們隻能爬上樹去蒐集資源。新鮮的樹枝堅韌難采,又需要曬乾才能燒炭,所以螞蟻們一般選擇那些本就乾枯卻冇有脫落的樹枝作為首選目標。

這一工作一般都交給切葉蟻或舉腹蟻來完成,它們的大顎上裝備著鋸齒狀的顎刀,和鐮刀狀的戰鬥顎刀造型不同,很適合慢慢鋸開樹枝。

樹枝被鋸落後,地麵上還有裝備鑿狀顎刀、斧狀顎刀的螞蟻負責將其切割成差不多的大小形狀,最終那些大約人類世界牙簽粗細、葵花籽長度的木料,再由力工螞蟻搬回巢穴。

就連[赤鐵城]的出入口都專門為了搬運物資而重新設計施工,有一個專門的洞口運入木料,洞口寬敞,內部通道也很寬敞而且直上直下、坡度適宜,最適合搬運大件物品。

這樣的洞口顯然不太適合防禦,好在螞蟻本就是生態圈的霸主,[赤鐵城]外圍又有城牆和據點拱衛,就連這座洞口外也有一座碉樓護衛,洞口內還隱藏了有衛兵鎮守的藏兵洞,應對一般的敵襲綽綽有餘。

木料在六名切葉蟻共同搬運下,從地麵下到地下,又逐步深入更深的地下。而隨著越來越往下,四周的溫度也在上升,彷彿她們正在靠近灼熱地心,將要演出一場地心曆險記。

仔細看看,這裡進進出出的螞蟻,都是甲殼枯黃、六肢纖細的模樣,像是被烤乾的枯柴——這是無法避免的職業病症。她們的這一活計,對壽命的損害不比經曆一次冒險要低。

她們要去的是木炭窯,那座3天前才被清空的木炭窯,又在螞蟻們的往來忙碌下被重新塞滿,無數高密度的長條木料被堆成合理的造型,而充當燃料的雜木穿插其中。

一窯木炭隻需要1天就能燒好,畢竟螞蟻建的窯也就足球大,但是等窯降溫卻需要3天,而出窯和重新裝窯則需要一週,這已經是多次優化後的生產效率。

如今清河南岸的很多冶金基地已經開始用煤炭鍊鐵,生產效率會更高一些,至少鐵礦石不需要長時間等待燃料。雖然煤鐵的成品比炭鐵要更硬更脆,不過做一般用途也不在話下。

[赤鐵城]還在堅持木炭鍊鐵,除了距離煤礦產地較遠之外,也是因為這裡的高質量鐵是用來鑄造大口徑火炮、火箭炮等最高精尖武器的,這些武器普遍對鐵的韌性有更高要求,也就決定了成品鐵不能混入太多煤裡的硫元素,木炭燃料在這方麵有著巨大的優勢。

正在備燒的這窯炭,還有其他幾窯,要準備煉的鐵,將會用來製造一種新式武器。為此,代替朱爵施政的蟻聯國主巢的官員們,第一時間就命令[赤鐵城]承擔這項任務,還專門派了一名“欽差”神雄蟻來監工。

現在,這名監工檢查完了最後一座炭窯,這才同意點火封窯。充當技術員的都是些大頭蟻的大工蟻、神工蟻,由她們親自操作最關鍵的步驟。

慢慢的,在監工神雄蟻視線看不見的被封口的炭窯內,火焰熊熊燃燒起來,黑煙從頂部的煙囪口滾滾上升,升出地麵,帶著狂燥的熱量直至融入大氣之中。要等小半天後,煙囪口被濕泥封堵住時,這一股股滾滾黑煙的場景纔會消失。

監工神雄蟻的心思卻冇有在這上麵,就連正在不斷上升的溫度都冇驚醒他。他此時腦海中,還在欣賞著那新式武器的資訊包。

這樣的新式武器,渾身充滿著工業的美感,和粗糙原始的殺意。

真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