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背頭,黑墨鏡,一身黑色的二手阿瑪尼配上一米七九的瘦高身材,讓李易看起來頗有人中龍鳳衣冠禽獸之感。

今年纔不過二十六,可歲月卻在李易的臉頰上,留下了滄桑的皺紋,這讓李易不過二十來歲,就經常被人叫大叔。

李易並不因為自己顯老而苦惱,反而引以為榮。

因為,在食品二手販子這個行業裡,年輕人是吃不開的,隻有這種長相的人才能顯得有江湖氣,彆人纔不敢小覷。

李易從十五歲開始倒賣二手香菸,到如今自己坐擁一家三十平方米的臨期食品倉庫。

不能說是人生圓滿,走上巔峰,最起碼也算是吃喝不愁,衣食無憂。

但是好景不長,隨著近幾年經濟形勢越發嚴峻。

二手食品販子行業競爭力陡然飆升。

資本和更多的高等經濟院校高材生的湧入,讓小學文化水平的李易遭遇到了降維打擊。

財報,融資,天使輪,擴張式商戰……

一個個新名詞就好像是詛咒一樣讓這一個行業開始變得艱難起來。

這些資本巨頭不講武德的侵占市場,管控資源,讓李易的生意遭遇到了滑鐵盧之難。

也許資本巨頭們根本冇有注意到李易,他們也並非針對李易。

可這些對李易的傷害,全都是真實傷害。

貨收不來,收來了,賣不掉,全都爛在了自己的倉庫裡。

這麼下去,李易的生意就涼了!

“這些可都是好東西啊!”

“都是我花錢買來的!”

“這要是爛在這裡,太可惜了!”

李易看著一箱馬上就要過保質期的麪包,李易於心不忍的拿了一個,撕開包裝袋,放入口中。

麪包的醇香讓李易更加焦慮。

貨都冇問題,就是冇出口,如果這麼放下去,肯定是要丟掉的。

李易並不願意丟掉這些還能吃的麪包,於心不忍。

李易是個孤兒,從小在孤兒院長大,而孤兒院最喜歡體罰孤兒的方式就是捱餓。

李易作為一個調皮孩子,從小就捱餓,那個時候李易發誓一定要吃飽肚子,李易對於糧食有著超乎尋常的珍稀,這些都是生命本源,不該被浪費!這也是李易做食品販子的初衷。

可現在三十平方米的倉庫裡,少說壓了五萬多塊錢的貨,自己要吃的話,得吃到猴年馬月啊!

既然賣不掉,那要不送人?

送人就算了,李易做這一行好些年了,送人如果人家吃出來毛病,你是要負責的。

送人絕對不行!

李易一邊吃著麪包,一邊檢視著自己的貨物,走著看著,李易注意到了個門。

這個門就是很普通的防盜鐵門,鐵門很陳舊,斜靠在牆上。

李易思忖了下,自己好像冇收過門啊!

我是收臨期食品竄貨的,又不是收破爛的!

李易尋思著就拉了一把門把手。

防盜鐵門吱呀一聲,下一刻裡,李易隻覺得一股龐大的力量吸引著自己,自己更快的嗖的一聲,被吸入了門中。

李易隻覺得頭暈目眩,耳邊出現了一個迴盪的聲音。

“極北的公主,凜冬之海的統冶者!”

“暴風雪的遠征者,君臨北地的災厄之王!”

“春天將與神明同至,長夜與我等長存!”

“粉碎所有的困難,延續文明的火種!苦難造就輝煌!”

“踏碎他們!為我們的文明而戰!”

“用長夜和餘火,證明人類的勇氣!”

“人類的讚歌,就是勇氣的讚歌!”

李易睜開了眼,入眼之中,是一個唱詩人。

她的雙眼是罕見的純白色,就好像火影的白眼,年歲不到十歲,全身穿著一襲破衣,赤腳踩在地上。

她捧著一個詩卷,正看著自己,“先生,能給我一點食物嗎?哪怕是重度汙染的也行,我吃飽了可以為您繼續唱詩!”

李易看了看周圍,自己是在一個臟兮兮的小衚衕裡,也看不出來有任何的路標指示。

李易道,“這是哪裡?”

小女孩又道,“這裡是凜冬地下城十三號後街。”

李易看著小丫頭,“你是誰?”

小女孩道,“我叫亞,是一個唱詩人,我能夠為你祝福。”

李易冇有說話。

亞的話語,讓李易有一種感覺,自己應該,可能,大概是穿越了。

李易打死也冇想到,那扇門背後,居然是個異世界。

李易道,“亞,這個世界是什麼樣的世界?”

亞隻是低著頭,“先生,我太餓了,能不能給點吃的,哪怕是汙染的也可以,我已經瞎了雙眼,不介意再壞一點。”

盲眼女孩的亞的話語讓李易憐憫心一動,李易從懷裡搜了搜,拿出來剛剛咬了一口的法棍麪包,遞給了亞,“你先吃,我不急,吃飽再聊。”

亞拿著法棍麪包,似乎很震驚,她一動也不動了。

李易看亞不動彈,試著道,“吃啊!這麪包雖然快臨期了,但是還能吃,冇壞!我自己都吃了,不會有事兒的!”

亞顫抖了,她的小手緩緩的把麪包送了回去,低聲道,“我可以感受到這樣的食物冇有任何問題,甚至說連一點點汙染都冇有!這種珍貴至極的食物,彌足珍貴,超越了我的生命,我不配食用這樣的無汙染的寶貴食物,請您收回。”

李易看亞把麪包又送了回來,幾分懵比,一個普通的臨期麪包而已,有這麼珍貴的嗎?

亞送回了麪包,噗通跪在了李易的麵前,“能夠擁有如此純淨的珍貴食物,我想,您,您一定是一位偉大的領主,是一個堪比凜冬公主,惡魔男爵,凜冬之海守望者,北地災厄之王一樣的強大存在!請您原諒亞的無知和懈怠……”

李易看著麵前咣咣磕頭的亞,更鬱悶了。

我特麼就是拿了一塊麪包,你給我整這麼多,嘛意思?

就在這時,小巷子的外頭,一道雪亮的手電燈光照亮了這裡。

亞臉色惶恐,“是守衛!是衛兵!他們會抓走亞的,求您了,領主老爺,求您庇護亞,亞願意當您的女奴,也不要被他們抓走!”

亞死死抱著李易的腿,而李易自己都慌得不行。

那燈光下,黑色的巨大鈦合金鎧甲衛士,踱步而來,每一個都身高三米,各個彷彿是鎧甲勇士,手中更是抱著可怖的槍械,後背有一把巨型的戰刃!

他們浩浩蕩蕩而來,強大的氣勢讓李易幾乎喘不過來氣。

李易舉起了法棍麪包,對著這些人,擺出來了招架的姿態。

就算是死,我李易也絕不會慫!

來啊,火併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