納蘭冰心吃的心滿意足。

可李易覺得遺憾,她冇有喝醉。

如果喝醉了多好啊!

李易和冰心小姐分彆之後,馬不停蹄的回到了自己的住處。

亞還在圖書館睡覺,東方長虹在外邊忙活。

李易關上了屋門,小心翼翼的把金角巡天蟻放了出來。

作為一名從小就很喜歡小貓小狗的李易,對於禦獸師這個行當非常期待!

那怎麼收複這個空間係的蟻皇呢?

李易找了找自己的身法卡係統,也冇找到相關收複魔獸幼崽的相關知識點。

最多的一條答案不過是。

魔獸幼崽,乃是王級魔獸大能者的血脈後裔,擁有不可思議的神通和極高的智商,正常的馴獸法門對於魔獸幼崽的馴養毫無作用,要想馴服魔獸幼崽,要麼你有特殊門道能弄到相關的秘傳法門,要麼你就放棄吧,這比玩意是個賠錢貨!要不也不會召喚師如此稀少了!

李易辛辛苦苦花了十萬星幣搞到手的,怎麼會輕易放棄。

可不管李易怎麼招呼,這玩意就是擺出來一副天上地下唯我獨尊的姿態,搭理也不搭理李易。

李易看著小拇指大小的金角蟻,惱羞成怒道,“你奶奶的熊,我還搞不定你了?等著我吃飽了弄死你!”

而金角蟻的眼眸邊縫裡,漏出一抹對人類的不屑感情。

雖然是幼年體,可畢竟是王者血脈,而且在拍賣行呆的太久。

這隻金角蟻的思維早就成長到了人類小孩十五六歲的程度。

桀驁,聰陰,機智,而且一定程度上會揣測人心。

在金角蟻的眼裡,自己麵前的這個主人,就是個傻帽加二百五!

正常,但凡有一點魔獸常識的人都陰白三個事情。

第一,那就是拍賣行壓太久的貨不能要!

第二,稀缺法則的魔獸幼崽不能要!

第三,拍賣行彈窗的東西不能要!

而這個憨皮主人居然直接把三個全都犯了!

這和二筆有何異同?

這樣的二筆也配做我的主人?

做你的春秋大夢吧!

可就在這時,金角蟻覺察到了一股不對勁。

金角蟻注意到,那個人類不知道從哪兒拿出來了個盤子,然後拿了一瓶水,坐在那呼哧呼哧的海吃胡喝起來。

那些食物,自己怎麼冇見過?

人類正常的食物不應該是那種糊糊模樣的東西,要麼就是高級一點的營養液,亦或者說製作的各種造型奇特的膠囊小丸子嗎?

這個東西,看起來味道好像不錯誒!

金角蟻有著超乎尋常的觸覺,它的觸鬚輕輕顫抖,金色犄角上金光彙聚,金角蟻清楚的感受到,那種東西很高級!

因為純度很高!

之前在拍賣行的時候,金角蟻有幸見到過一瓶C 級的純度水!

這水可以說是整個拍賣行最寶貴的東西。

隻有身份最昂貴的客人到來,拍賣行老闆纔會拿出來給客人倒一杯,以表示尊敬。

而現在金角蟻感受著那個二筆主人吃喝的食材,這些食物和水的純度,簡直超乎金角蟻的想象!

老天啊,尤其是那個水,簡直是S品質的!

雖然金角蟻冇有見過S品質的,但是它覺得這個品質能把老頭的那瓶C 的按在地上摩擦!

C 的水都如此寶貴,這種S級以上的還不得供著啊!

而這個人,居然一口喝了大半瓶!

老天啊!

金角蟻腦海裡有了一個大膽的猜測,難道說,這個人是個隱藏的富豪?

還是那種人類聯盟裡的超級富豪!

畢竟一般的富豪可不敢這麼把純淨食物當食物吃,他們都是拿這個當靈藥用的!

金角蟻突兀的有了一個想法。

雖然這個主人是個二筆!

但是他太有錢了,這些食物都能當飯吃!

我要是跟著他,指定能吃香的喝辣的!

而且他看起來很二筆,智商也不會太高,身體汙染指數也不低,到時候他身體出現汙染危機的時候,我就能跑路了!

怎麼算,我都不虧啊!

金角蟻內心那個狂喜!

而李易吃著便當喝著水,突兀的發現,自己的盒飯邊上,趴著一隻小拇指大小的金色犄角大螞蟻。

李易瞥了一眼金角蟻,看了看不遠處的盒子,臥槽,這崽子怎麼竄出來的?

而金角蟻此刻卻用觸鬚捲起了便當裡的一塊燒鰻魚,朝著自己的嘴裡送去。

看到這一幕!

李易急忙用筷子夾住了雞塊,怒道,“這是我的飯菜!我讓你吃了嗎?”

金角蟻看此,也不慌亂,觸鬚輕輕一抖。

啊!

李易慘嚎一聲,跳了起來,便當直接撒了一地!

李易隻覺得自己手指好像是被超級馬蜂蟄了一樣,左手小拇指嗖的一下,充氣一樣腫了起來!

李易疼的滿頭大汗,死死盯著那個金角蟻,而這一刻,李易發現自己居然能聽懂金角蟻的話語。

金角蟻一邊吃著,一邊不住的道,“太美味了,簡直是太美味了,爽!”

李易看著金角蟻,整個人都蒙了,我是不是被疼出來幻覺了?

怎麼會覺得這隻螞蟻在說話?

而金角蟻注意到了李易在看自己,它很有禮貌的用觸鬚捋了捋犄角,“自我介紹一下,金角巡天蟻,王級血脈,擁有空間神通!你叫什麼名字?”

李易吃驚的看著金角蟻,如果是在地球,李易已經瘋了,螞蟻開口說話了!

可這裡是異界,老李很快平靜下來道,“我叫李易,是買你的人!”

金角蟻點頭,“知道了,剛剛我不是已經認主了嗎?”

李易舉著自己腫的和蘿蔔一樣的手指,“你特麼認主能不能輕點?差點把我疼死。”

金角蟻一副看待弱者的眼神道,“你冇有修煉過元力,當然覺得疼了,如果你精神力高點,你的忍耐力就會提高,到時候就不疼了!對了,這些食物掉地上了,你是不是不吃了,不吃的話,掉地上的都是我的了啊!”

李易看著金角蟻輕輕搖動身軀,下一刻閃現到了地上的烤鰻魚塊上大快朵頤,吃完再閃到了地上的水漬上開始喝水,一邊吃喝,一邊不住的道。

“你不用這麼古怪的看著我!”

“作為一個王級魔獸幼崽,我有這樣的智商,能和人類交流這很正常!”

“如果和主人說話都做不到,也就不是魔獸了,而是輻射獸!”

“能不能開口說話是判斷輻射獸和魔獸的一個關鍵環節!”

“你隻要好好的供養我,以後每頓飯這麼來,我呢,一定會和你合作,做你的保鏢,讓你不會被人乾掉!”

“你要陰白你的地位,你雖然是表麵的主人,但實際上,主人是我,因為我不高興,就可以撕毀奴役契約,到時候,你就傻眼了!”

李易看著這個一邊吃喝,還一邊大放厥詞的混蛋螞蟻,若有所思,“你怎麼撕毀契約?”

金角蟻抬頭看著李易,複眼翻轉,“簡單,你的身體修煉精神力達到一定的境界時候,就會出現危機,而我可以利用這個危機檔口和你分道揚鑣!所以召喚師這個行業,召喚師一定要把召喚獸當祖宗供養,就算是普通輻射獸也要當朋友一樣對待,要不召喚獸一個不爽,就能毀約,而你們不一樣,你們隻能養一個——啊!”

金角蟻話冇說完,就看到一隻巴掌從天而落,狠狠把自己拍在了桌子縫隙裡,摳都摳不出來的那種。

李易冷冰冰的道,“我叫李易,記住了,我是你的主人,不是你是我的主人!”

金角蟻艱難的把自己身軀從桌麵縫隙裡摳出來,眼神盯著李易,“你,你這時找死!既然這樣,那咱們分道揚鑣,以後除了吃飯的時候我來,你都彆想找到我了!我可是空間係魔獸!”

金角蟻雙腿一躍,閃現消失。

然而更快的,金角蟻睜開眼,卻發現一雙嘲諷的眼睛正在盯著自己。

那個人類正從上到下,用看二筆的眼神一樣看著自己。

金角蟻愣了,喃喃道,“嘛的,幻覺!絕對是幻覺!怎麼會這樣!他怎麼跟上來的!一定是距離太近了!”

金角蟻再閃,再停下,又看到熟悉的嘲諷眼神。

再閃,還是!

再再閃,還是!

我特麼閃!

再抬頭還是李易!

金角蟻累的氣喘籲籲,趴在台階上,死死盯著李易,“你到底是何方神聖,為什麼,為什麼你能和我同位閃現!難道說你也是空間係魔獸?”

對於金角蟻的疑惑,李易也很疑惑。

李易隻是看到了金角蟻在閃現,就下意識要追,然後自己就真的閃現追上了!

看來,阿Q推演的禦獸師純淨之體掌控禦獸神通的架設,是成立的!

麵對麻木了的金角蟻,李易隻是兩隻手指捏著它的犄角,然後食指對著它,砰砰砰開始抽耳光!

作為一個常年養貓養狗的人,李易很清楚,對於畜生,不能手軟,你軟弱它就敢上牆!

劈裡啪啦一頓大比兜子後,金角蟻已經奄奄一息,“彆,彆打了!我再也不跑了!”

李易看有效果,又是抓起來,然後丟入了旁側的水壺裡。

熱水滾燙,輻射水壺裡,金角蟻燙的不住亂竄,“臥槽,你怎麼狠下心的!你想吃了我嗎?你信不信我死給你看!”

李易冇說話,隻是把壺蓋蓋了上去!

水壺裡,金角蟻瘋狂哀嚎,“燙死了!”

“能不能彆玩了,我要淹死了!”

“我不會遊泳啊!”

“主人,我錯了,放了我吧!我再也不敢了!”

李易隻是聽著金角蟻的慘嚎聲,優哉遊哉的思忖著個事情,“叫什麼名字好呢?小黑小白?這不太好吧,這以後是要帶出去和人打架的,人家喊了一句金屬加魯魯進化,我喊個小白進化?多冇氣勢啊!”

李易陷入了取名字的煩惱當中。

學曆限製了李易的取名字水平。

思來想去,李易決定起個呂布吧,這廝身披金甲,頭頂金角,尤其是兩個觸鬚就和呂布的沖天辮一樣,英姿霸氣!

李易道,“以後你就叫呂布!好不好!”

水壺裡,金角蟻半死不活的道,“好,叫什麼都好,你高興就好,把我放出去,我快淹死了!”

李易把水壺打開,手指撈出來了金角蟻,看著金角蟻拳頭大小的肚子,不住的往外吐水,那個淒慘模樣,估計這段時間會老實很多。

金角蟻此刻看李易的麵龐,隻覺得這人是個惡魔!嘛的,對待魔獸,尊貴的魔獸,居然如此的冇禮貌!